作者: 朱穎

  [ 美國從中國進口的份額從2019年的18.4%下降到2022年的17.1%,而中國從美國進口的份額從5.9%小幅上升至6.5%。 ]

貿易曾經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經過多年中美關係的變化,中美經貿關係在美國叫喊脫鉤或去風險的背景下,依據保持着密不可分的關係。但由於拜登政府維持了特朗普政府對華加徵的關稅,對華實施出口限制和投資限制措施,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中美經貿關係的進一步加深。11月份的習近平主席訪美爲穩定中美經貿關係奠定了基礎。中美之間設立的兩個經濟金融工作組,將有助於中美經貿關係的發展。

中美貿易創歷史新高

按照美國方面的統計,2022年中美兩國的商品和服務貿易總額估計爲7584億美元,美國對中國出口額爲1955億美元,從中國進口額爲5629億美元,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爲3674億美元。2022年美國對中國的商品出口爲1540億美元,比2021年增長1.7%(26億美元),比2012年增長39%。2022年,美國從中國的商品進口總額爲5363億美元,比2021年增長6.3%(320億美元),比2012年增長26%。2022年美國對中國的服務貿易順差估計爲149億美元,比2021年下降17.3%。

2022年美國對中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爲1261億美元,比2021年增長9.0%。美國在中國的直接投資以製造業、批發貿易、金融和保險業爲主。2022年中國對美國的外國直接投資爲287億美元,比2021年下降7.2%。中國在美國的直接投資以製造業、房地產和存款機構爲主。

儘管存在緊張和摩擦,中美經貿在2022年仍創下歷史新高,這表明世界兩個經濟大國之間不可能經濟脫鉤。美國前總統特朗普發起的貿易摩擦,導致某些產品和類別的貿易流量(例如波音對中國的銷售和中美半導體貿易)下降,但中美貿易在2019~2022年期間仍然增長。儘管存在政治和經濟爭端,兩國貿易總額的持續增長反映了私營企業在這種商業關係中看到的互惠互利。由此判斷,根據地緣政治關係的現狀,中美經貿關係仍有可能擴大。

中美貿易的結構性變動

2019~2022年中美雙邊貿易的分析顯示,中國正在將部分外國商品的採購從美國轉向多元化,美國對中國的汽車和飛機出口幾乎消失,半導體、液化天然氣和煤炭的出口也大幅下降。美國某些產品的進口也已轉向中國以外的來源地。這表明中美兩國各自的對外貿易發生了轉移。

從進出口記錄看,筆者選取中美兩國與墨西哥、越南、巴西等作爲觀察中美貿易轉移的對象。墨西哥、越南是美國財政部長耶倫在2022年4月的演講中首次引入“友岸外包”暗示的貿易轉移對象。選取巴西的意義是巴西擁有大量資源礦藏,能平衡巴西與這些國家的貿易。

2019年美國對中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出口佔美國貨物出口的比重分別爲6.5%、15.6%、2.6%、0.7%。2019年美國從中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進口占美國貨物進口的比重分別爲18.4%、14.1%、1.2%、2.7%。

2019年中國對美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出口佔中國出口的比重分別爲16.8%、1.9%、1.4%、3.9%。中國從美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進口占中國進口的比重分別爲5.9%、0.7%、3.8%、3.1%。

2022年美國對中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出口佔美國貨物出口的比重分別爲7.5%、15.7%、2.6%、0.6%。2022年美國從中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進口占美國貨物進口的比重分別爲17.1%、13.6%、1.2%、4.0%。

2022年中國對美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出口佔中國出口的比重分別爲16.2%、2.2%、1.7%、4.1%。中國從美國、墨西哥、巴西、越南的貨物進口占中國進口的比重分別爲6.5%、0.6%、4%、3.2%。

以上四組數據顯示,2019~2022年,總體上中美貨物貿易仍然是繼續增長的,但中國對美國貨物出口略有下降。這一下降的背景是美國對中國進口產品的簡單平均關稅從3.1%大幅上升至19.3%。貿易受阻的產品是半導體、汽車零部件和電子產品,但這些產品貿易量下降被大豆、棉花和玉米等貿易量的增加有所抵消。所以,中美貨物貿易總體上是增長的。

美國從中國進口的份額從2019年的18.4%下降到2022年的17.1%,而中國從美國進口的份額從5.9%小幅上升至6.5%。中國對美國農產品的採購量增加了兩倍多,即從2019年的100億美元增加到2022年的360億美元,背後的原因是中國爲了應對世界市場狀況,但在過去10年,中國對美國農業的依賴程度有所下降。

以上四組數據也顯示,美國與越南的貨物貿易發生了變化。2019~2022年,美國從越南貨物進口的比重從2.7%上升至4.0%。而同一時期中國對墨西哥貨物出口比重從1.9%上升至2.2%。這些數據變化的背後是中美兩國進出口夥伴選擇的變化,越南、墨西哥都會成爲中美貿易轉移的對象。

中美貿易密不可分的經典案例

第一,英偉達離不開中國市場。英偉達幾乎成爲AI芯片的代名詞。2023年英偉達第三財季利潤和收入再創新高,收入爲181億美元,超過此前預期的162億美元,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其服務於AI的數據中心業務的強勁銷售。英偉達預計第四財季收入將再創新高,達到200億美元。該公司首席執行官黃仁勳聲稱:“我堅信數據中心業務增長能保持到2025年。”

但英偉達的負面因素是美國政府對華實施的出口限制。英偉達首席財務官科萊特·克雷斯表示,第四財季對中國和其他地區(包括越南和中東某些國家)的銷售額將大幅下降。對中國和其他受影響地區的銷售額在過去幾個季度中佔英偉達數據中心收入的20%~25%。美國的限制政策給英偉達勢不可擋的發展勢頭蒙上了一層陰影,一些投資者也想知道,該公司令人驚歎的增長勢頭還能持續多久。數據中心需求的持續旺盛能否抵消中國市場的影響,這個大問題也許在下個季度會變得更加明朗。

第二,波音公司與中國密不可分。中國是波音的重要市場。新冠疫情暴發之前,波音737客機約三分之一交付給了中國。據波音預測,在未來20年全球飛機需求量中,中國將佔20%。波音表示,這意味着中國預計將需要6500架737Max這樣的單通道客機,以及1500多架波音787夢想客機這樣的大型雙通道客機。

雖然波音對中國的銷量和交付量大幅下降,但它並未完全被中國市場排除。波音曾在2020年向中國租賃公司“工銀金租”出售了少量飛機,後者也在2021年和2022年接收了十幾架737Max。最近幾年裏,波音還向中國客戶銷售和交付了數十架波音777機型的貨機。自737Max復飛以來的三年裏,波音已從全球各地收到了逾2100份該機型的新訂單,不包括取消的訂單。

近幾年中美政治關係的變化不利於在華美資企業的存在,個別美資企業離開了中國。這些個別現象不等於說美資企業對中國實施投資脫鉤。

有評論說,習近平主席來到舊金山,肩負着穩定中美關係和恢復投資者對中國經濟信心的雙重使命。中國改革開放的步伐不會停止,美資企業對華投資依據是它們獲取競爭優勢的重要來源。

(作者繫上海市世界經濟學會常務理事、上海師範大學天華學院商學院經濟學教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