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美联储降息预期升温,海外股市、黄金价格在过去几周一片繁荣,美股距离历史新高仅不到5%,而黄金价格则在上周一度创下历史新高2135美元。然而,上周五公布的非农就业数据,暂时让市场重拾理性。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11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19.9万人,高于预期18.3万人和前值15万人;11月失业率降至3.7%,预期和前值均为3.9%,时薪增速同比仍达4%。数据发布后,CME利率期货显示,市场预计2024年一季度降息的概率从一天前的53.5%暴跌至35.4%。上周日,一季度降息预期稳定在45%附近。

近期金价是最受市场关注的资产类别之一。受数据影响,金价亦从高处坠落,截至过去一周收盘,国际金价现货报2004美元/盎司,一度跌穿2000美元大关最低至1994.8美元。由于黄金是非生息资产,利率水平或利率预期往往和金价呈反比,利率预期的变化直接影响到金价。

施罗德首席投资官吉尔伦德(Johanna Kyrklund)日前在上海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此前市场对美联储明年一季度就会降息的预期过于激进。市场一直低估了财政刺激的力量,人们把钱花在了服务业上,这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提升了薪资。在她看来,即使薪资增速开始见顶,但就业市场仍很强劲,美联储可以至少在二季度之前都按兵不动。

非农就业数据超预期

美国11月非农就业数据的超预期令人惊讶,因为上周早些时候其他劳动力市场指标整体上显示疲软迹象。

“例如,ISM制造业PMI就业分项为45.8,较上月的46.8下降了一个百分点,表明服务业就业全面萎缩;ADP就业报告显示净新增10.3万个就业岗位,低于预期,与上月向下修正后的10.6万个基本持平。”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韦勒告诉记者,非农数据一直以来就以难预测著称,因而超预期并不令人奇怪,这也显示了美国就业市场的韧性。未来的焦点将放在本周二的美国CPI通胀数据上,这二者很可能会影响美联储在明年预计降息方面的决定。

当前有观点认为,降息预期过于激进,此前市场预计一季度就会降息。但亦有主流观点认为,其实美联储短期内不具备降息的基础。一方面,美国的通胀水平即使有所下行,但也仍远超2%的目标。10月核心PCE物价指数同比增速从9月的3.7%回落至3.5%;当前美国经济仍较强劲,就业市场紧俏,并没有降息的必要。

上周开始降息预期被引爆,这也主要因为美联储理事、票委、鹰派代表之一的沃勒(Christopher Waller)的一席话——当前利率水平已足够使通胀回归到2%的目标水平,并表示若数据在未来3~5个月持续下降将考虑降息,这与经济是否衰退或放缓无关。该言论一出,利率市场押注明年将有约110BP即最多5次的降息幅度,为9月以来最激进的预测。不过,在非农数据出炉后,这种预期开始不断调整。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国际机构投资经理和策略师认为,至少到明年一季度美联储不会降息,降息甚至可能要到下半年。12月的FOMC议息会议结果要到12月14日才能揭晓,假如“点阵图”显示2024年年底前利率维持5%~5.25%区间,也就比目前利率只低25BP,市场对降息的预期或有所降温,美元或再次受到追捧,这对金价而言可能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瑞银预计降息时间点要到明年7月。该机构方面对记者表示:“由于对美联储2024年降息的乐观预测升温,债券价格在11月走高。彭博美债综合指数11月的总回报率达到4.5%,为1985年5月以来表现最佳的一个月,彭博全球综合指数也上涨了5%,创下2008年12月以来单月最佳表现。”

“债券上涨主要源自于人们对明年降息的期待日益高涨,过去一周的市场定价表明,到2024年12月,美联储将降息五次,每次25BP。最早在明年3月首次降息的可能性为65%。我们认为市场的乐观情绪或许有些过度。我们的基准情景是,美联储明年将降息2到3次,具体时间取决于数据,但最有可能从明年7月开始。美联储官员已开始试图冷却市场预期。”

纽约联储行长威廉姆斯此前表示,“适宜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保持限制性立场,以完全恢复平衡,并持续地将通胀率带回到2%的长期目标。”他的讲话推动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11月30日上涨7BP;美联储主席鲍威尔12月1日表示,“现在信心十足地作出结论我们已经采取了足够的限制性立场,或者推测政策何时可能会放松,还为时过早。我们做好了在适当时候进一步收紧政策的准备”。

金价短期超涨后陷入震荡

各大机构对于金价的看好观点并未逆转,但由于此前行情进展过快,短期机构预计金价将陷入震荡。

一般来说,年底最后一个月的波动率通常较低,但2023年的12月似乎就出现了不寻常的状况。金价在刚开始的12月便连连突破了2020、2022年的两个历史高点,冲上2135美元的历史新高水平,可以说杀了市场一个措手不及。上周一,国际黄金现货一度冲上2035美元,“最初的上涨势头可能是因为空头止损,周一亚洲早盘交易量低,但价格很快逆转。”StoneX资深策略师斯考特(David Scutt)当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也伴随着当时降息预期的不断升温。对于黄金这一非生息资产而言,降息意味着投资者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将降低,反之亦然。

“从2018~2022年的过去5年来,黄金在12月的ATR指标 (平均真实波幅)平均数为18,但刚刚的几天,截至目前12月的ATR平均数是38,5个交易日以来ATR都超过了26,也就是说2023年12月的波幅率有望大幅超过过去5年的平均。”FXTM富拓首席中文市场分析师杨傲正对记者表示。这也不难说明,短期金价的超调幅度可能较大。

通常来说,波幅扩大后会出现连续上涨或连续下跌,也代表了金价在这个12月将有出现更大波幅或波幅持续的可能。“从价格上看,黄金在突破历史新高后也出现大规模的下跌,目前已重新回到2000~2030美元区间内,没有站稳在2063美元的前历史高点上方。在这一刻,黄金的技术面显得格外重要。”杨傲正表示,技术上,2020和2022年黄金触及历史新高后基本都没法站稳在2000美元上方,其后更大幅下跌,因此,这一次黄金创新高,周线和月线图上,黄金需要站稳在2060~2070美元区间上方才有望进一步上涨并再一次突破2135美元的历史新高水平,否则可能在反弹一波之后再次回撤至2000美元水平,也有可能进一步跌至2000美元下方。

就中长期而言,黄金的动能仍然存在。世界黄金协会研究负责人安凯 (Juan Carlos Artigas)上周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四大因素驱动金价——经济扩张水平、风险和不确定性、机会成本(利率)以及市场动能。就风险和不确定性的因素而言,安凯认为,今年以来,地缘政治风险、欧美银行业危机等都推动金价不断走高。明年将是全球大选年,其中,美国、印度大选是最重要的,投资者可能会为不确定性进行一定的投资对冲;从机会成本来看,历来加息的转折点都是金价腾飞之际,降息意味着投资者持有黄金的机会成本将降低。

此外,全球央行今年以来购金需求强劲,今年三季度全球央行净购黄金337吨,为有史以来第三高的季度净购金量,2023年全年的央行购金量有望比肩甚至超出去年的高位(1136吨)。

不过,在近几个月内,金价的后续动能取决于美联储的行动能否符合或超出市场预期。此外,美元的走势也是关键,一般与金价呈负相关性。

一般而言,圣诞行情是指股市在年底前上涨的趋势。韦勒对记者表示,自1928年以来,标普500指数的平均回报率在12月是第三高,而且12月的胜率最高,达72.6%。同时,12月是美元最惨的月份,12月的平均回报率为-0.8%。此外,它的胜率最低,仅为34.7%,这意味着它在65.3%的时间内收高。“如果我们看一下美元在12月的每日表现,就会发现自1971年以来的数据呈稳步下降趋势,12月6日达到峰值,12月16日(下一次FOMC会议两天后)达到下一个低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