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曹璐

[ 《规定》内容包括四大方面,分别是合理调降公募基金的证券交易佣金费率、降低证券交易佣金分配比例上限、强化公募基金证券交易佣金分配行为监管,以及明确公募基金管理人证券交易佣金年度汇总支出情况的披露要求。 ]

[ 若以2022年全年数据进行测算,新规实施后,预计公募基金股票交易佣金总额将由188.68亿元下降至126.36亿元,同比下滑33.03%,将为投资者节省62.32亿元的投资成本。 ]

公募基金降费改革正在持续推进,在业内讨论已久的公募基金行业佣金改革迎来相关规定的征求意见稿。从改革进度来看,公募基金行业第二阶段费率改革工作正式启动,这也意味着,基金万分之八的佣金费率或将成为历史。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公募基金费率中枢下移是未来行业的长期趋势,基金费率改革是短期的阵痛和长期的利好并存,金融机构需更多思考如何在保有自身优势的同时寻求合适的合作方,并将更多优质的资源引入自身生态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

让利62亿元

12月8日晚,证监会研究制定了《关于加强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证券交易管理的规定(征求意见稿)》(下称《规定》)。《规定》共十六条,主要是为了优化完善交易佣金分配制度,进一步强化对公募基金证券交易佣金分配行为的监管。

那么,公募基金有哪些费用?一般而言,费用主要可以分为两大部分,一部分是显性费用,包括在持有期间产生的管理费、托管费、销售服务费,以及交易期间产生的认购费、申购费、赎回费。另一部分则是基金运作时的一些隐性费用,如客户维护费、交易佣金等。

所谓交易佣金,是由于基金公司不具备沪深交易所的会员资格,因此必须通过租用券商交易席位才能交易,并根据交易量付给券商佣金。近年来,随着公募基金行业的快速发展,规模扩张迅猛但增速正逐步放缓,交易佣金也随之变化。

Wind数据显示,2020年至2022年,公募基金的年度总佣金额分别为139.17亿元、220.79亿元、187.47亿元。截至2023年上半年末,这一数字为96.21亿元。此次改革重点就是这一环节。

整体而言,《规定》内容包括四大方面,分别是合理调降公募基金的证券交易佣金费率、降低证券交易佣金分配比例上限、强化公募基金证券交易佣金分配行为监管,以及明确公募基金管理人证券交易佣金年度汇总支出情况的披露要求。

其中,在备受市场关注的调降交易佣金费率方面,要求被动股票型基金产品不得通过证券交易佣金支付研究服务等费用,且股票交易佣金费率原则上不得超过市场平均股票交易佣金费率水平。

此外,其他类型基金产品通过证券交易佣金支付研究服务费用的,股票交易佣金费率原则上不得超过市场平均股票交易佣金费率水平的两倍。若基金管理人与证券公司约定的股票交易佣金费率高于上述标准,需在三个月内完成交易佣金费率调整。

对于投资者而言,交易佣金是从基金资产中扣除的,佣金下调显然是对投资成本的减负。若以2022年全年数据进行测算,新规实施后,预计公募基金股票交易佣金总额将由188.68亿元下降至126.36亿元,同比下滑33.03%,将为投资者节省62.32亿元的投资成本。

开源证券以33%佣金降幅进行估算,市场平均净佣金率为万分之二点六四,2022年被动股票指基佣金率万分之五,降至行业平均水平则佣金将从9.9亿元降至5.3亿元,其他类型基金佣金率为万分之七点八,降至行业平均两倍则佣金将由178.8亿元降至121亿元。

商业模式该如何转变

除了明确并合理调降证券交易佣金费率水平外,《规定》也降低了交易佣金的分配比例上限。征求意见稿显示,一家基金管理人通过一家证券公司进行证券交易的年交易佣金总额,不得超过其当年所有基金证券交易佣金总额的15%,而此前的佣金分配比例上限为30%。

事实上,已有部分公募基金股权关联券商交易佣金分配比例接近上限30%。下调单一券商获取的交易佣金总额的上限,意味着这类券商的交易佣金收入将受到压缩,超出规定的部分佣金将向行业分流。

开源证券以53家券商系公募基金样本数据进行测算得出,2022年以来,25家基金公司支付给券商大股东的佣金超过15%,超出部分佣金合计4.8亿元,占25家基金公司总佣金的8%,占全市场总佣金的3%。

与此同时,考虑到小管理人的交易单元管理的难度和券商运营交易单元的成本,对权益类基金管理规模不足10亿元的管理人,维持佣金分配比例上限30%。在业内人士看来,未来中小公募基金或与少数券商形成深度绑定。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规定》中明确提出禁止渠道返佣和转移支付,如严禁将交易单元租用、交易佣金分配等与基金销售、保有规模挂钩;严禁基金公司与券商就基金交易量、佣金进行利益交换,严禁使用交易佣金向第三方转移支付费用等。

《规定》还强调了公募交易佣金要保持公开透明性,完善披露机制;要求券商防范基金销售与证券交易、研究服务等业务的利益冲突,完善基金销售业务内部考核机制等方面。

整体而言,此次公募交易佣金改革重点在于规范佣金使用,禁止佣金换基金销售费用、软佣等行为。在申万宏源证券分析师罗钻辉看来,预计未来公募佣金市场将更倾斜于交易能力、研究实力等综合实力强的券商,行业竞争格局进一步优化。

平安证券分析师王维逸也认为,头部券商综合业务优势明显、客群多元、人才储备充足、研究能力领先,有望在佣金率下降、市场竞争加剧的背景下进一步提升市场份额,行业集中度或将上行。

此外,业内有不少观点表示,此举将加速卖方投顾向买方投顾的转化。如王维逸认为,头部券商财富管理转型较快,基金代销及基金投顾收入领先,有望率先完成买方投顾业务转型,以研究赋能买方投顾业务、补足业绩缺口。

另一位券商人士也表示,伴随佣金率下降,未来研究业务或将从卖方服务为主转向加强对内的业务赋能。部分头部券商已经开始探索研究赋能业务发展的全产业链协同模式,充分发挥领先研究能力对投行、投资、财富管理等业务链的支持作用,将研究业务与各业务线紧密配合促进价值转化,规模效应有望凸显。

我国公募基金行业发展至今有25年,已成为资本市场重要的机构投资者。今年7月,公募基金费率改革正式开始,将按照“管理费用、交易费用、销售费用”的实施路径分阶段推进,随着降佣和交易低迷带来总佣金收缩,对公募、渠道、卖方研究、软件等业务链均带来一定变化。

一位公募行业人士与记者交流时表示,改革涉及的公募基金、证券公司、财富管理机构、银行理财、基金代销等机构共同让利给投资者,根本目的是通过降低基金运作成本,提高投资者收益,最终是为了优化投资者体验。金融机构需更多思考如何在保有自身优势的同时寻求合适的合作方,并将更多优质的资源引入自身生态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