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12月11日讯(编辑 周子意)到目前为止,美联储的一系列激进加息的举措令美国通货膨胀如愿下降,甚至通胀下降的速度还超出了许多美联储官员的预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美联储何时可以开始降息以及降息幅度。

在周三(12月13日)结束的今年最后一次政策会议上,美联储将做出议息决定。目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连续第三次维持基准利率在5.25%-5.5%之间不变。

周日(12月10日)美联储知名观察员、有“新美联储通讯社”之称的Nick Timiraos发布了他的最新研判。

Timiraos认为,美联储官员不太可能在本周就何时降息进行严肃的讨论,而且可能在未来几个月都不会讨论,除非经济的疲软程度超出预期。

不过,Timiraos也指出,美联储不会将利率无限期地维持在目前的限制性水平。官员们将在周三会议后公布最新的利率预测(点阵图),其中多数人料会预计明年将降息。

美联储的两难处境

Timiraos在研判中写道,美联储正试图平衡两种风险:

若他们放松政策的步伐过慢,那么经济最终在加息的重压下崩溃,导致数百万人失业。

若他们过早放宽政策,那么通胀将持续稳定在3%的水平,而无法到达2%的目标。

前美联储高级经济学家、现就职于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David Wilcox表示,“如果他们现在降息,未来再次加息,那将是非常困难的。”

Wilcox补充道,“与此同时,他们需要做好放松货币政策的准备,因为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通胀正在令人信服地下降。”

两个降息前景

Timiraos还指出,美联储可能会在两种情况下考虑是否降息以及何时降息。

首先,美联储可能因为经济正在放缓,失业率上升速度快于预期而降息。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古尔斯比上月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失业率开始以与以往衰退一致的方式上升,我们的政策就回到了正常的道路。“

第二种前景是,即便经济表现继续良好,美联储也可能会继续降息,原因是月度通胀数据已恢复到更接近疫情前的低水平。在通胀下降的同时保持利率稳定,意味着经通胀调整后的实际利率上升,这是美联储不希望看到的。因此,美联储官员们可以降低名义利率,将实际利率维持在稳定的水平。

Timiraos称,美联储官员们一直不愿接受有关降息的公开对话,因为他们担心华尔街会争先恐后地进行降息假设,并预计降息幅度超过应有的水平。

而这种反应本身可能会降低借贷成本,使美联储更难保持经济增长的缓慢程度以完成抗击通胀的斗争。

美联储理事沃勒近期表示,如果通胀表现特别好,理论上美联储可能在春季前开始降息。沃勒的话加剧了人们对这种可能性的乐观情绪,因为他自2021年以来一直是收紧政策的主要倡导者。

最后一英里

目前,市场人士对于通货膨胀的“最后一英里”(最后阶段)观点不一,这也关系到美联储何时降息的预期。

部分人士认为,将通胀率从目前的3%降至美联储2%的目标将会非常困难,因为这需要在经济中创造更多的疲软,比如失业工人或闲置工厂。 前IMF首席经济学家Raghuram Rajan指出,“在看到更多的劳动力市场疲软之前,我不认为(美联储)会宣布‘任务完成’。”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行长Neel Kashkari上月接受采访时表示,“鉴于货币政策的运作滞后,这确实可能导致我们过度收紧。我不知道如何避免这种情况,”

不过,也有阵营认为“最后一英里”没有想象中困难。芝加哥联储行长古尔斯比本月早些时候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我们的通胀率停滞在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