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央行中,除了挪威央行可能会提高借贷成本外,大多数央行官员都面临着金融市场压力。

本周,全球迎来今年最后一次超级央行周,10国集团(G10)交易货币最多的经济体中的半数,同时也是占全球经济规模60%的经济体都将在未来60小时内议息。

最引人注目的将是周三(13日)的美联储,周四紧随其后的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通胀数据的同步走弱和一些经济疲软的证据促使市场加大了对这些主要央行2024年上半年降息的押注。这一观点与这些央行三个多月前阐述的“将在更长时间内维持高利率”的信号相冲突。因而,主要央行中,除了挪威央行可能会提高借贷成本外,大多数央行官员都面临着金融市场的压力,主要任务都是如何降低市场对央行即将降息的预期。

摩根大通(JPMorgan)全球研究主席张愉珍(Joyce Chang)称:“这些央行估计会表示,我们正在观望反通胀趋势能否持续。“因而,摩根大通认为,降息不会早于明年下半年。”

此外,本周还有瑞士央行、挪威央行、俄罗斯央行、巴西央行、墨西哥央行和秘鲁央行等数家央行也将宣布年内最后一次利率决议。大多数拉美经济体目前都已开启降息周期,巴西和秘鲁央行本周可能都会再次降息。

美联储会怎么说

市场普遍预计,由于仍需评估自2022年初以来一系列激进加息的滞后影响,本周美联储将连续第三次暂停加息,将联邦基金利率保持在5.25%~5.5%的22年高点。虽然再次暂停加息几无悬念,但更引人关注的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本周将面临一项艰难的沟通挑战。

一方面,眼下美国经济形势复杂。尽管劳动力市场具有弹性,消费者支出稳健,但确实有迹象表明经济增长放缓,通胀也会进而下降。因而,为了保持货币政策灵活性,美联储还没准备好向市场传达出利率已经达到“足够限制性”、足以将通胀降至2%目标位的水平,因此他们没有准备好更详细地公开讨论在什么情况下,美联储明年会开始降息。但另一方面,金融市场不相信美联储关于可能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警告。投资者认为,美国经济已放缓到不需要进一步加息的程度。同时,他们还押注,即将到来的数据将迫使美联储比预期更早降息。

市场的这种预期也在最近几周令美国的金融状况趋于宽松,一定程度上威胁到美联储收紧金融环境的政策目标。在2021年前一直担任美联储董事会高级顾问、现就职于杜克大学的米尔德(Ellen Meade)称:“美联储可能认为,除非出现意外的事态发展,否则他们已经完成了本轮加息,但在与市场沟通上存在风险和成本,因此他们必须降低市场的降息预期。无论如何,眼下是一个微妙的时刻,因为金融状况在货币政策接下来的走向上非常重要。”

市场预计,鲍威尔在此次新闻发布会上将再次重申,即使通胀继续放缓,宣布政策转向仍“为时过早”。对于接下来的每次决策,美联储都将非常“谨慎”。在此之前,美联储将率先发布利率决议和一系列经济预测,汇总联储官员对利率、经济增长、失业和通胀的预测。

经济学家普遍预计,美联储的声明将保持不变,仍会包括概述美联储将考虑的条件,即要确定“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能合适地将通胀恢复到2%的额外政策”。因为如果取消这一政策可能会向市场发出过于直接的信号,表明美联储确实已经完成了历史性加息周期。此外,9月点阵图暗示,美联储官员预测联邦基金利率今年将达到5.5%~5.75%的峰值,2024年将下降半个百分点,经济学家们此次也将密切关注官员们是否调升对降息幅度的预测。一些经济学家认为,鉴于通胀前景略为温和,美联储可能会将2024年降息幅度上调25个百分点。

纽约联储前高级官员、现任德银美国利率研究主管拉斯金(Matthew Raskin)表示,维持此前的降息幅度预测将有助于向市场传递出“即使消费者价格增速放缓,美联储也不准备突然政策转向”的讯号。任何超出这一范围的信号都可能使美联储货币政策前景更加复杂化。德银预计,美联储将从明年6月开始降息,全年降息幅度为1.75个百分点。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对降息时点的预测相同,但预计全年将仅降息1个百分点。

欧央行、英国央行何时降息

同样,在欧元区数据显示通胀和经济活动低于预期后,投资者近期大幅增加了对欧洲央行明年降息的押注,德国国债收益率在过去一个月下跌了40多个基点。上周,连欧洲央行著名鹰派人物、执委会成员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也转向“鸽派”,即不支持进一步加息,并表示通胀率下降“显著”,市场认为这是一个迹象,表明降息可能比预期更快。

市场目前对欧洲央行明年五次、每次25个基点的降息已进行全面定价,分歧仅在于会否有第六次降息。但就在一个月前,市场还仅仅只押注三次降息。并且,对首次降息出现在明年3月的押注概率也升至70%。

这无疑是一个相当极端的前景预测,因为欧央行的政策制定者虽然也意识到欧元区很可能陷入衰退,也承认劳动力市场正在显示出转向的迹象,但他们并不完全相信通胀风险已经过去,他们希望看到更多的工资数据,因此不急于采取行动。因而,分析师预计,欧央行行长拉加德可能会试图缓和市场的降息预期,核心内容包括给出新的预测,并就增长和通胀风险发表观点。

联邦爱马仕(Federated Hermes)高级固定收益投资组合经理加维(Orla Garvey)称:“拉加德很容易表现出对市场更强硬的态度。我们将关注她是否或如何调整她的‘更长期、更高利率’话语。”

资管公司TwentyFour的投资组合经理香侬(Gordon Shannon)认为,拉加德的“鹰派”表态可能会使得市场放弃对明年3月开始降息的押注。“欧央行可能会更加强硬一点,明确表明他们需要在明年3月之后继续看到通胀放缓的证据。”他称,如此一来,“这意味着明年3月降息将成为不可能选项。”

市场同样预计英国央行将连续第三次维持利率不变,并发出警告称,对抗通胀的斗争远未结束。

也与美国和欧元区一样,市场预计英国明年将面临滞涨,因而押注英国央行将于明年6月开始降息,目前基准利率位于5.25%的15年高点。然而,英国央行官员此次预计也将重申他们的态度,即在劳动力市场仍然紧张和服务业价格压力的情况下,政策需要在“更长”的时间内保持“限制性”,以阻止通胀率超过2%的目标。

彭博经济学家汉森(Dan Hanson)称,“我们预计英国央行将加倍强调这一情况,即因为服务业通胀仍过高,并有初步迹象表明经济可能在第四季度恢复了一些势头,实现2%的通胀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货币政策可能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限制性。”

还有这些央行也将议息

在本周议息的其他央行中,瑞士的通胀比欧元区还要弱,已降至远低于2%目标位上限的程度。但市场押注,瑞士央行可能会晚于欧洲央行降息,瑞郎兑欧元汇率因而已在上周升至近9年前瑞士央行放弃汇率上限以来的最高水平。即便如此,市场分析师认为,由于瑞士经济增长乏力,央行官员们在周四公布最新利率决议时,将需要考虑借贷成本对经济前景的影响。瑞银集团的经济学家预计,瑞士央行将在明年6月首次降息。

挪威央行本周面临着是否进行最后一次加息25个基点的艰难选择。最近的经济数据可能会鼓励该行官员们忽略潜在的克朗疲软风险,在经济降温时保持观望。该行近期的一项关键情绪调查显示,由于企业面临更多的闲置产能和更少的招聘问题,本季度经济发展或将停滞,在2024年初出现紧缩。

同时,挪威最新的经济数据再显疲软,其化石燃料行业缓解了通胀居高不下和信贷成本上升的部分影响,但建筑活动急剧下降,零售活动也在放缓。

上周,俄罗斯央行称,价格和信贷的强劲增长保持在先前水平,通胀预期仍然处于高位;将通胀率在2024年恢复至4%目标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紧缩货币政策;居民储蓄活动增加,某些领域贷款需求开始下降;过渡到物价增长放缓将需要时间;数据显示第四季度经济增长放缓;年度通胀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增长。

基于此,彭博的俄罗斯经济学家伊萨科夫(Alexander Isakov)预计,在10月将关键利率上调200个基点之后,俄罗斯央行本周五可能将利率再上调100个基点至16%。

此前,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曾表示,为抑制通胀并推动其在2024年回落至4%的水平,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可能是必要的,如果看不到通胀持续放缓和通胀预期降温的迹象,俄罗斯央行将准备再次加息。

与全球其他央行不同,拉美经济体率先开启降息周期,本周,又有数家拉美央行将议息。当地时间周三,巴西央行料将连续第四次将基准利率下调50个基点,至11.75%。该行行长内托(Roberto Campos Neto)11月底曾表示,巴西央行可以继续降息,下两次会议后将消除不确定性。经济学家普遍预计,虽然巴西经济降温和通胀放缓已达到央行目标范围,但预计巴西央行将在2024年一季度保持降息,但将放慢降息步伐。

秘鲁央行也可能会在本周再度降息25个基点。秘鲁经济目前正在发出衰退警告,已经连续数月陷入通缩,因而市场预计该国央行将继续降息,以帮助摆脱经济衰退。

墨西哥央行通常不会出人意料地采取“鸽派”政策,预计周四也将连续第六次将关键利率维持在创纪录的高位水平11.25%。该行11月会议的纪要显示,几位央行官员表示,2024年第一季度可能会首次降息。墨西哥央行行长罗德里格斯(Victoria Rodriguez)此次可能也会表示,降息讨论将会在2024年初开始。

分析师普遍预期,墨西哥的降息周期将从明年第一季度开始。凯投宏观的首席新兴市场经济学家杰克逊(William Jackson)称:“尽管墨西哥央行决策者已经开始谈论转向货币宽松周期,但他们显然仍然担心强劲的工资压力和核心服务业通胀。墨西哥央行将是该地区最后一家(明年第一季度)降息的主要央行。”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