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华尔街见闻

  降息来得越慢,经济硬着陆风险越高,数据显示未来两年美国企业的到期债务将翻一番。

“超级央行周”来袭,英美欧央行将作何表现?承受高利率重压的负债企业能否松一口气?

2024年是关键的“转折年“,主要央行或将转向降息。问题是未来几个月的通胀能否足以让政策制定者迅速调整,以避免经济硬着陆。本周包括美联储、欧洲央行和英国央行在内的多国央行将召开今年最后一次政策会议。

据媒体周一报道,美国经历了四十年来最激进的加息周期,随着超低利率的贷款和债券到期,而新的贷款和债券的成本要高得多,债务重新定价对公司和家庭的打击加大。

对于那些已经感受到影响的人来说,转折到来得还不够快,美国小企业的乐观情绪在高昂的利息成本下依然低迷,欧元区多个国家的经济正在萎缩。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经济学家 Ellen Zentner指出:

2024年是一个过渡年,它是经济的转折点,也是货币政策的转折点。但这意味着什么呢?是从增长到衰退的转折点吗?是从强劲增长到增长放缓的转折点?

Zentner押注后者,部分原因是家庭资产负债表仍然健康,未偿还抵押贷款的平均利率低于4%。如果美联储如摩根士丹利预计的那样在6月前开始降息,这将有助于减少经济硬着陆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借贷成本维持现状的时间越长,硬着陆风险就越大。牛津经济研究院的数据显示,未来两年美国企业的到期债务将翻一番,到2025年将达到约1万亿美元,而欧元区的到期债务将增加两倍,相当于4000 多亿美元。

美国商会首席经济学家Curtis Dubay说:

任何在2022年之前贷款的企业现在都将面临更高的再融资利率,由于美联储过去的行动,金融环境正在紧缩,这也是2024年经济放缓的原因之一。

而评级低于投资级的公司尤其脆弱,它们的债务期限在加息周期中明显缩短,在美国不到五年,在欧元区不到四年。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