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經濟和金融市場面臨的最重要問題,不是美聯儲會否降低利率,而是降息的理由是什麼。

隨着通脹率從去年的數十年高點大幅下降,2024年降息的可能性看起來越來越大。在連續三次會議維持利率不變之後,預計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及其同事將使用“點陣圖”來預測2024年降息,儘管可能不會像投資者和經濟學家預期的那麼多。

經濟學家預計美聯儲6月份第一次降息

如果美聯儲在通脹降溫的同時下調利率,那麼這對經濟和投資者來說都是好消息。那將意味着美聯儲正在實現難得的軟着陸,即通脹回落到大流行病前的水平,而經濟沒有陷入低迷。

但如果美聯儲降息是因爲經濟急劇惡化、面臨衰退風險或已陷入衰退,那就另當別論了。那將意味着失業率明顯上升,企業利潤將因需求下降而受到衝擊。

“你想要降息,是因爲經濟和通脹已經降溫,而不是因爲經濟處於衰退之中。”畢馬威首席經濟學家Diane Swonk說道。

美聯儲降息的動機,會影響降息的幅度。經濟學家們表示,如果經濟陷入衰退或處於衰退危險中,官員們可能會迅速大幅放鬆政策。而如果經濟沒有出現深度下滑,那麼降息可能更小、更慢。

主席傑羅姆·鮑威爾如何管理政策轉向,對於總統喬·拜登事關重大。由於生活成本飆升,選民已經對拜登的經濟政策感到不滿;如果美國經濟陷入衰退,那麼總統在11月贏得連任將面臨更大阻力。

降息預期

上週五發布的就業報告中,幾乎沒有萎縮爲期不遠的跡象。就業增加人數仍然穩固,失業率從10月的3.9%降至3.7%。

在優於預期的就業報告出爐之後,貨幣市場交易員降低降息預測。他們現在認爲美聯儲在3月首次降息的可能性不到50%,並押注2024年降息略多於1個百分點。本月早些時候交易員認爲3月開始放鬆政策的可能性約爲60%,全年約降息5次、每次25個基點。

目前的市場定價更符合經濟學家的預測。上週接受彭博調查的觀察人士預計,美聯儲明年將降息100個基點,首次降息25個基點發生在6月。

超過三分之二的受訪經濟學家預計經濟在2024年避免衰退,近四分之三的人表示首次降息將是對通脹下降的回應,而不是對經濟萎縮。

經濟學家認爲通脹下降是美聯儲明年降息的關鍵原因

調查顯示,在本週發佈經濟預測摘要時,對通脹持謹慎態度的央行在預測降息方面將比市場保守得多。據12月1-6日對49位經濟學家的調查,預計鮑威爾等人在會後發佈的點陣圖中預計明年降息幅度僅爲0.5個百分點。

“我們預計點陣圖將避免暗示上半年降息。”德意志銀行高級美國經濟學家Brett Ryan說道。

鮑威爾12月1日在亞特蘭大斯佩爾曼學院對學生們說,現在猜測美聯儲何時可能放鬆政策還“爲時過早”,甚至還保留了在必要時進一步加息以遏制通脹的可能性。

SMBC日興證券美國的首席經濟學家Joseph Lavorgna表示,在美聯儲過去五個信用緊縮週期中,從最後一次加息到第一次降息的平均間隔是8個月。美聯儲上次加息是在7月,照此推算3月降息成爲可能。

“3月降息的可能性仍然很大,從現在到那時還會有三份就業報告。”Lavorgna說,勞動力市場惡化和通脹走軟促使美聯儲採取行動。

曾在白宮任職的Lavorgna表示,11月的總統大選也讓美聯儲傾向於明年早些採取行動,以避免政治上的糾葛。

他預計央行明年將降息125個基點,顯然還有更多的可能性。他補充說這不足以阻止經濟衰退,但會限制損失。

相比之下美國銀行首席美國經濟學家Michael Gapen預計經濟將避免下滑,美聯儲將在2024年降息0.75個百分點,首次降息將在6月。他說降息決定將是對價格壓力減弱的回應,而不是對經濟萎縮。

“通脹路徑上存在許多阻力和不確定性。”Stifel Financial Corp.首席經濟學家Lindsey Piegza說道。“美聯儲還不能鬆開腳剎。”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