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錢童心

越南越來越成爲全球產業鏈上的重要一環。

芯片巨頭英偉達正在將投資版圖擴大至越南。該公司正尋求在越南建立基地,以發展該國的半導體產業鏈。

剛剛過去的週末,英偉達創始人兼CEO黃仁勳首次到訪越南。11日,他同當地科技公司及政府討論了半導體領域的合作協議。據媒體透露,英偉達在越南的投資規模預計達到2.5億美元(約合18億元人民幣)。

英偉達方面未就該公司在越南的投資規模向第一財經予以確認。但英偉達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確認,黃仁勳週一會見越南政府和越南企業代表,討論促進越南半導體產業發展的方法,並尋求與越南科技公司的潛在合作伙伴關係。

在11日的活動中,越南計劃投資部部長阮志勇(Nguyen Chi Dzung)表示,該國一直在準備機制和激勵措施,以吸引半導體和人工智能行業的投資項目。

補足半導體設計、製造空白

黃仁勳當天表示,英偉達將擴大與越南頂尖科技公司的合作伙伴關係,並支持越南培訓開發人工智能和數字基礎設施的人才。

“越南已經是我們的合作伙伴,因爲我們在這裏擁有數百萬客戶。”他在週一出席活動時表示,

英偉達將深化與越南的關係,越南最大的電信及移動運營商Viettel,越南最大的IT服務提供商FPT,越南最大私營企業、電動汽車VinFast的母公司Vingroup、越南遊戲企業VNG“都是英偉達希望擴大合作的對象”。

越南政府發佈消息援引黃仁勳的話稱,英偉達將越南視爲自己的“家”,並確認了在該國設立基地的計劃,這也有望促進越南半導體生態系統和數字化的發展。

另據透露,包括越南科技巨頭FPT集團在內的科技公司將參加會談。FPT集團旗下擁有FPT半導體公司,正在與當地的一些機構合作,建立越南半導體培訓中心。

越南擁有大型芯片組裝廠,包括英特爾在內的芯片廠商都在越南進行投資。但目前,越南的半導體產業主要集中在封裝和測試環節,缺少本土的半導體設計能力,製造環節基本爲零,電子芯片等主要部件依賴從其他國家進口。

因此,該國正在將半導體產業作爲戰略行業,試圖吸引芯片設計廠商和芯片製造領域企業投資建廠。

黃仁勳此次的東南亞之行除了越南之外,他還到訪了新加坡和馬來西亞。根據馬來西亞當地媒體報道,馬來西亞能源公用事業公司楊忠禮電力(YTL Power)與英偉達合作,在馬來西亞建設人工智能(AI)基礎設施,在數據中心部署英偉達H100GPU,AI數據中心的投資價值約43億美元。

英偉達沒有宣佈在新加坡的投資計劃,不過黃仁勳在該國訪問時表示,正在考慮重大投資。另據英偉達方面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黃仁勳訪問新加坡是受該國經濟發展局邀請。

東南亞成爲科技巨頭“必爭之地”

在各國政府積極發展人工智能技術和數字化經濟的背後,英偉達作爲算力基礎設施的提供商,受到了極大的重視。東南亞擁有近5億人口,也是科技巨頭瞄準的下一個“必爭之地”。

近期,美滿科技(Marvell)也宣佈通過升級其位於越南胡志明市的子公司,將在越南當地成立一所“世界領先”的集成電路設計中心。通過此次升級,該中心將成爲Marvell集團的全球四大研發中心之一。

而從消費電子行業來看,富士康、立訊精密歌爾股份等公司最近都頻頻出手投資越南基地,這也點燃了越南成爲重要半導體中心的雄心。

經濟正處於蓬勃發展階段的東南亞正成爲美國和中國科技企業競相爭奪的寶地。這個沿着南海延伸的製造中心日益成爲全球供應鏈中的關鍵組裝環節,而這些供應鏈往往依賴中國零部件和美國消費者。越南主要從中國購買零部件,組裝後出口到西方國家。

據越南官方統計數據,今年前11個月,中國內地和香港對越南的註冊投資總額增至82億美元,是去年同期的兩倍——其中中國內地對越南的投資額達到39億美元。中國已成爲越南最大的投資國。

但美國對越南的同期註冊投資額卻從2022年的7億美元降至今年的5億美元,僅僅是該國的第十大投資者。

此外,今年前10個月,越南對美國的出口也驟降15%,至792.5億美元;同期,越南對中國的出口增長了5%,達到近500億美元。

另據越南官方數據,2022年,越南電子產品出口中,98%來自設置在越南的外國直接投資(FDI)企業。美國已成爲越南最大的進口市場,佔越南出口的近三分之一。越南也成爲美國的第三大芯片進口國家/地區,僅次於馬來西亞和中國臺灣。

美國科技公司Avaya副總裁、亞太區總裁富莉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東南亞地區的數字化轉型正在全面加速;各國政府也在積極推動數字化基礎設施的建設,以推動經濟的數字化轉型。東南亞地區的科技創新和初創企業也在蓬勃發展,這些都將爲該地區的經濟發展帶來新的動力和機遇。”

短期內美國對越南投資成果難顯現

越南作爲熱門投資目的地,韓國和日本的科技公司也在向這裏注入資金。儘管美國企業對越南的投資興趣在增加,但投資人認爲,短期內還難以看到明顯的效果。

近期,英特爾在擴建越南芯片工廠投資時就出現了猶豫,並擱置了較原本生產規模幾乎翻倍的投資計劃。市場分析人士認爲,這對於越南渴望擠進全球半導體供應鏈的野心是一個重大挫折。

英特爾目前在胡志明市有一家總投資額達15億美元的工廠,2010年投入使用,是其規模最大的芯片組裝、封裝和測試工廠之一。截至2021年,該封裝測試工廠已累計生產超過30億顆芯片。

2021年,半導體行業巨頭開始相繼在越南佈局。安靠科技(Amkor)在越南北寧省動工興建總價值達16億美元的投資項目第一期;2022年,三星電子宣佈投資8.5億美元在越南生產半導體元件。

有高科技企業高管對記者表示,越南作爲一個投資目的地,優勢非常明顯,例如發展潛力大,擁有年輕勞動力,政策優勢也較爲顯著,但要發展芯片等高科技產業鏈仍然需要克服人才、技術不充分的技術瓶頸,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建成。

從官方的數據來看,越南面臨產業結構單一、工程師短缺、科技基礎薄弱和基礎設施趕不上需求等短板。

對於英偉達在越南設立芯片基地的計劃,一位接近英偉達的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越南官方數據顯示該國只有幾千名高科技產業研發人員,對於高端芯片的研發來說不算理想。”

另一方面,第一財經記者注意到,根據美國最新的芯片限售令,包括英偉達的A100和H100在內的高端芯片產品都被限制銷往越南。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