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經濟參考報

據報道,日本央行將根據明年春季勞資談判和個人消費動向等,或於2024年上半年決定退出負利率。如果退出負利率,這將是該行時隔17年首次上調利率。日本央行爲擺脫通貨緊縮而採取的寬鬆貨幣政策將迎來拐點。

結束負利率預期升溫

據報道,日本央行行長植田和男日前在國會發言稱,從年底到明年在貨幣政策的處理問題上將變得更具有難度,如果加息的話有多種選項可以用於調整政策利率,包括維持適用於準備金的利率以及調整隔夜貸款利率。此番言論加劇市場對於其政策轉向在即的猜測。

與此同時,日本央行副行長冰見野良三暗示,日本央行可能很快就會結束負利率政策,該言論是迄今爲止日本央行領導層發出的最明確的信號。冰見野良三表示,如果處理得當,退出負利率將有足夠的可能性獲得積極的結果,廣泛的家庭和企業將從工資和價格之間的良性循環中受益。不過,冰見野良三沒有具體說明做出決定的時間,他表示日本央行將仔細評估形勢,並考慮退出負利率的時機和路徑。

2016年,日本央行將基準利率從零下調至歷史低位-0.1%,並延續至今。原本許多經濟學家預計,日本央行大概率會在明年某個時候結束負利率政策,但如今看來歷史性加息可能會更早。

分析人士稱,日本央行有望提前加息的原因並不難理解。日本央行一直強調需要維持超低利率,直到能夠持續、穩定地實現2%的通脹目標。而日本10月核心CPI同比上漲2.9%,已連續19個月超過日本央行的目標。

12月19日,日本央行將迎來年內最後一次貨幣政策決議。先前經濟學家認爲日本央行肯定不會在這場會議上採取行動,但植田和男和冰見野良三的表態“讓一切皆有可能”。

一些分析師表示,植田和男和冰見野良三的言論是爲了讓全球市場爲明年日本央行貨幣政策正常化做好準備,現在判斷12月和明年1月加息的預期爲時過早。但可以確定的是,日本央行已經釋放了提前告別“負利率時代”的信號,最早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投資者就會看到歷史性的加息行動。

退出負利率政策影響有待驗證

據日本共同社報道,如果日本央行時隔17年再次上調利率,對於因超低利率而債務膨脹的企業來說是一個考驗。日本國內銀行貸款時的約定平均利率在寬鬆貨幣政策出臺之前爲0.962%,負利率政策實施後則降至0.69%。另外,由於利率面臨上升壓力,截至2023年9月,上述約定平均利率已升至0.878%,這是2015年12月以來的最高水平。

根據東京商工調查公司的數據,日本10月破產企業數量同比增加33%,達到793家。新冠疫情期間,利用無利息和無擔保貸款的企業越來越多地倒閉,因此貸款利率上升有可能加速企業破產。

不過,日本央行副行長冰見野良三表示,退出負利率政策對日本經濟的影響相對較小。他稱,對消費者和金融機構的影響有限,但對某些公司的衝擊可能較大。作爲過剩儲蓄主要來源的家庭部門,其收支狀況將得到全面改善。

金融機構在短期內可能會面臨一些壓力,但他們也有機會通過用新債券替換所持有的債券來提高投資收益率。不同公司受到的影響會有所不同,但與公司大量借貸、手頭現金很少的情況相比,這種影響將更加有限。

荷蘭合作銀行外匯策略主管弗利說,市場會抓住任何與日本央行貨幣正常化有關的細微暗示,新的跡象表明現在可能處於政策快速轉向的開端。盛寶銀行固定收益策略師Althea Spinozzi也表示,“我們從日本央行觀察到的是,任何調整都將是溫和且漸進的。”

日本財務省相關人士指出:“政治上的調整需要時間。即使日本央行決定退出負利率,目前也還需要保持寬鬆的環境。”日本央行有關人士表示:“退出負利率後將回到零利率,視情況再討論有無上調利率的餘地。”如何在避免衝擊的同時上調利率將成爲焦點。

日本媒體報道稱,日本持續了四分之一個世紀的超低利率政策的最大弊端是,利率難以發揮甄別項目等功能,導致低效率現象蔓延至整個日本經濟。而且,不能否認超低利率政策有着使政府和企業改革陷入停滯的一面。迴歸正利率的世界,將成爲日本探索增長之路不可迴避的問題。

日本經濟仍面臨多重挑戰

日本內閣府上週公佈的第三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修正數據顯示,由於內需疲軟,經季節調整後,當季日本實際GDP環比下降0.7%,按年率計算下降2.9%。

修正數據顯示,內需方面,佔日本經濟比重一半以上的個人消費從初值的環比幾乎持平下調至減少0.2%,住宅投資從環比減少0.1%下調至減少0.5%,公共投資從環比減少0.5%下調至減少0.8%。

企業投資方面,日元的疲軟不斷推高企業進口成本,且通脹水平的連續走高主要由進口產品價格的上漲所推動,而不是來自國內消費需求的拉昇,企業不僅不能分享到物價帶來的利潤上升紅利,反而不得不承受成本上升的痛苦,最終只能做出削減投資的選擇。

此外,10月日本實際工資收入同比下降2.3%,連續19個月同比減少。分析人士指出,日本名義工資增加勢頭與物價漲幅相比力度不足。實際工資水平持續下降會令家庭購買力受到抑制,影響消費並拖累日本經濟復甦。市場服務機構TradeX策略師邁克爾·布朗說,市場對日元的做空非常多,而市場已經形成很強的共識,即2024年負利率將會終結。這顯示市場已經準備好抓住任何這方面的機會。這些觀點表明日本央行正在考慮結束負利率,進一步強化了市場加息預期,市場預計日本央行本月結束負利率的概率從2%飆升至4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