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市值风云 

公司只是上影集团的院线资产。

作者 | 罗兰

编辑 | 小白

《繁花》的上海底色,侬晓得伐?

故事情节与A股息息相关的《繁花》,成为2024年开年第一部爆款电视剧。

这部剧不仅收获了较好的口碑(豆瓣评分高达8.5),还赚取了超高的人气,几乎“住在了热搜上”,在各大平台的收视率也一直居高不下。该剧取得了口碑、收视、流量以及话题等全方位佳绩,妥妥的爆剧。

(来源:豆瓣)

浓浓的上海味儿,是《繁花》最鲜明的特色。

该剧出品方是上海本地最具标志性的影视集团——上影集团(以下简称“集团”)。

《繁花》原著小说是一部上海方言作品,作者金宇澄也是上海人;

导演王家卫出生在上海,虽5岁随父母移居香港,但一直有“上海情结”;

剧中大部分主演如胡歌、马伊琍、唐嫣等,也都是上海人。

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健儿表示,《繁花》是一部上海原创、上海拍摄、上海出品的电视剧,集团之所以投资《繁花》,根本原因在于集团对海派文化的传扬有着丰富的经验和不变的初心。

接下来,风云君就聊聊上影集团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上海电影(601595.SH)。

电影大盘强劲回暖,放映主业有所复苏

公司前身东方发行成立于1994年,在完成整体改制和资产重组后,公司于2016年登陆上交所主板。目前公司由上影集团控股,持股比例为69%,实际控制人为上海国资委。

电影放映是公司核心业务,约占公司营收的70%。电影放映又可分为院线和影院业务,院线的主要工作是对影院进行统一管理、排片以及供片。院线和影院的票房分账比例分别为7%和50%。

(来源:市值风云App)

公司的历史业绩并不好,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堪称灭顶之灾。

2017-2019年营收保持在10亿元左右,基本没怎么增长;

受疫情影响,2020年营收仅为3.1亿元,同比大降72%;

2021年营收虽有所反弹,但由于疫情的反复冲击,2022年营收仅为3.7亿元,还不到疫情前水平的50%。

(来源:市值风云App)

利润方面,2020和2022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4.3和3.3亿元,亏损的主要原因依旧是疫情。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疫情前,净利润表现也并不好:2017-2019年,净利润从2.6亿元下降至1.4亿元,累计降幅接近50%。

2023年是疫情后的开局之年,中国电影行业迅速回暖。据拓普数据,2023年中国内地电影市场总票房为549亿元,同比增长84%,且基本恢复至2017年水平。

除了票房恢复外,电影行业内部也发生了洗牌,特别是影院票房集中度有明显的提升。2023年票房300万以上影院数量占比达到48%,较2022年的26%有明显提高。

由于电影大盘复苏强劲,再加上院线集中度明显提升,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分别为6.3和1.2亿元,与疫情前同期水平非常接近。

(来源:市值风云App)

2016年上市以来,公司累计分红3.2亿元,累计股权募资9.5亿元,累计派息募资比仅为0.3,表现很一般。2016-2019年,公司年年都有现金分红,疫情三年由于业绩不佳,故没有分红。

(来源:市值风云App)

2018-2022年间,公司PB在2-4倍区间内波动。进入2023年,公司PB大幅提升,目前高达7倍。

(来源:Choice数据)

背靠大树,却难乘凉

疫情前营收停滞,利润减少,毛利率、净利率双双下滑;疫情期间业绩更是受到全面压制。

在这两个时期内,公司业绩均表现不佳,背后的原因除了疫情这个外部因素外,还包括大股东的经营战略这个内部因素。

大股东上影集团是国内产业链最为完整、历史最为悠久、综合实力最为雄厚的影视集团之一。集团的传统优势是在上游内容端,近几年集团更是提出并推进“抓大作品、搞大制作、出大IP”的精品战略。

上影集团的内容创作具有以下三个特点。

首先是持续输出优质内容的能力较强,且时间跨度不是以几年,而是以几十年为计。

从上世纪的《牧马人》《芙蓉镇》《庐山恋》到本世纪的《东京审判》《三峡好人》《一代宗师》,再到近几年的《爱情神话》《中国奇谭》《繁花》,上影集团打造的经典影视作品实在太多。

除了主控出品,这几年集团还参与投资了《消失的她》《长津湖》《我和我的家乡》等多部叫好又叫座的爆款。集团不仅善于制造爆款,捕捉爆款的能力也很强。

其次是在动画领域拥有独树一帜的优势。

集团旗下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以下简称“上美影”)是中国动画学派的开山鼻祖,曾创作出《大闹天宫》《葫芦兄弟》《黑猫警长》等多部经典动画作品。

2023年上美影主控出品的动画短片剧集《中国奇谭》,一经播出迅速火爆出圈,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7。上美影这把“宝刀”依旧未老。

(来源:豆瓣)

最后是出品内容偏向海派作品。

上影集团偏爱故事发生在上海,具有浓厚上海地域特色和海派文化的影视内容。自王健儿出任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后,这一倾向越发明显。《爱情神话》《繁花》等现象级海派佳作近几年相继出现,可以从侧面印证这个倾向。

为了集中资源开发海派影视项目,今年集团还专门启动了“海派盛宴计划”。

综上所述,影视作品的创作、生产以及投资才是集团的核心主业,丰厚的内容资源以及内容创作、投研团队才是集团真正的核心竞争力。

而位于产业中下游的宣发与放映领域,既不是集团的强项,也不是集团当前重点发力方向。

很多人看到上海电影,误以为这是家电影制作公司,恰恰相反,上海电影只是集团的院线资产。在集团的业务版图中,诸多未上市的影视制作公司如上美影、上海电影制片厂、上影集团电视剧制作等才是集团的核心资产。

背靠上影集团这棵大树,公司业绩依然持续不振,这表明处于院线端的公司并没有很好地利用大股东的优势资源,集团内部的业务协同做得并不好——即使集团搞出了爆款,对公司业绩的正面影响也很有限。

这次爆火的《繁花》,就与公司没有太大关系,因为这个《繁花》是剧版,不是电影版,且据公开信息,公司并没有直接参与投资、制作《繁花》。操盘方是集团,不是公司。

院线扩张,影院收缩

公司院线业务以联和院线为主,联和院线的经营模式是加盟,旗下加盟影院总数从2018年的594家逐年递增至2023年的796家,同期银幕总数则从3727块逐年递增至5101块。

以院线票房计,联和院线长期位居全国前三,其市占率在8%左右。

(制图:市值风云App)

公司影院业务,主要是指直营影院“SFC上影影城”。

上海是SFC上影影城的大本营,公司近一半的SFC上影影城都位于上海。2023年上海地区影院票房排名第一的是SFC上影影城,单店票房排名第一的则是SFC上影影城港汇永华IMAX店。

票价方面,大部分SFC上影影城属于较高端的影院。据猫眼专业版,2023年SFC上影影城的平均票价(不含服务费)为47.7元,高于全国平均的38.4元,其中有2家SFC上影影城平均票价更是超过75元。

与公司逆势扩张院线不同,自疫情以来,直营影院规模整体上是收缩的。直营影院总数从2018年的58家减少至2023年的51家,同期银幕总数也从428块减少至375块。

(制图:市值风云App)

IP运营能否提振业绩?

为了利用集团长期沉淀下来的IP资源,2023年5月公司以6120万元的价格收购上影集团所持有上影元文化51%的股权。

上影元文化是一家IP运营公司,拥有《中国奇谭》《大闹天宫》等众多上影系动画和真人影视IP的运营权。公司未来将把IP运营打造成仅次于电影放映的副业,收购上影元文化是公司拓展IP运营业务的关键一步。

此外,公司还将通过集团的“海派盛宴计划”参与一系列海派IP的整合开发。

(来源:上海电影公告)

公司之所以选择IP运营作为第二赛道,至少有两方面的考虑。

首先是改善业务结构,提高公司抗风险能力。目前公司过于依赖单一的院线业务,且院线业务是线下业务,一旦面临疫情等特殊情况,将遭受严重打击,公司过往业绩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IP运营属于轻资产的线上业务,抗风险能力较强。

其次是强化与大股东优势资源及业务协同,提振公司业绩。

上影集团有IP,又有院线和影院,但两者过去配合地并不好,内容端与院线端尚未完全打通,公司业绩也难见起色。

集团将IP资源注入上市公司体内,显然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