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市值風雲 

公司只是上影集團的院線資產。

作者 | 羅蘭

編輯 | 小白

《繁花》的上海底色,儂曉得伐?

故事情節與A股息息相關的《繁花》,成爲2024年開年第一部爆款電視劇。

這部劇不僅收穫了較好的口碑(豆瓣評分高達8.5),還賺取了超高的人氣,幾乎“住在了熱搜上”,在各大平臺的收視率也一直居高不下。該劇取得了口碑、收視、流量以及話題等全方位佳績,妥妥的爆劇。

(來源:豆瓣)

濃濃的上海味兒,是《繁花》最鮮明的特色。

該劇出品方是上海本地最具標誌性的影視集團——上影集團(以下簡稱“集團”)。

《繁花》原著小說是一部上海方言作品,作者金宇澄也是上海人;

導演王家衛出生在上海,雖5歲隨父母移居香港,但一直有“上海情結”;

劇中大部分主演如胡歌、馬伊琍、唐嫣等,也都是上海人。

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王健兒表示,《繁花》是一部上海原創、上海拍攝、上海出品的電視劇,集團之所以投資《繁花》,根本原因在於集團對海派文化的傳揚有着豐富的經驗和不變的初心。

接下來,風雲君就聊聊上影集團旗下唯一的上市公司——上海電影(601595.SH)。

電影大盤強勁回暖,放映主業有所復甦

公司前身東方發行成立於1994年,在完成整體改制和資產重組後,公司於2016年登陸上交所主板。目前公司由上影集團控股,持股比例爲69%,實際控制人爲上海國資委。

電影放映是公司核心業務,約佔公司營收的70%。電影放映又可分爲院線和影院業務,院線的主要工作是對影院進行統一管理、排片以及供片。院線和影院的票房分賬比例分別爲7%和50%。

(來源:市值風雲App)

公司的歷史業績並不好,尤其是在疫情期間,堪稱滅頂之災。

2017-2019年營收保持在10億元左右,基本沒怎麼增長;

受疫情影響,2020年營收僅爲3.1億元,同比大降72%;

2021年營收雖有所反彈,但由於疫情的反覆衝擊,2022年營收僅爲3.7億元,還不到疫情前水平的50%。

(來源:市值風雲App)

利潤方面,2020和2022年公司淨虧損分別爲4.3和3.3億元,虧損的主要原因依舊是疫情。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疫情前,淨利潤表現也並不好:2017-2019年,淨利潤從2.6億元下降至1.4億元,累計降幅接近50%。

2023年是疫情後的開局之年,中國電影行業迅速回暖。據拓普數據,2023年中國內地電影市場總票房爲549億元,同比增長84%,且基本恢復至2017年水平。

除了票房恢復外,電影行業內部也發生了洗牌,特別是影院票房集中度有明顯的提升。2023年票房300萬以上影院數量佔比達到48%,較2022年的26%有明顯提高。

由於電影大盤復甦強勁,再加上院線集中度明顯提升,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營收和淨利潤分別爲6.3和1.2億元,與疫情前同期水平非常接近。

(來源:市值風雲App)

2016年上市以來,公司累計分紅3.2億元,累計股權募資9.5億元,累計派息募資比僅爲0.3,表現很一般。2016-2019年,公司年年都有現金分紅,疫情三年由於業績不佳,故沒有分紅。

(來源:市值風雲App)

2018-2022年間,公司PB在2-4倍區間內波動。進入2023年,公司PB大幅提升,目前高達7倍。

(來源:Choice數據)

背靠大樹,卻難乘涼

疫情前營收停滯,利潤減少,毛利率、淨利率雙雙下滑;疫情期間業績更是受到全面壓制。

在這兩個時期內,公司業績均表現不佳,背後的原因除了疫情這個外部因素外,還包括大股東的經營戰略這個內部因素。

大股東上影集團是國內產業鏈最爲完整、歷史最爲悠久、綜合實力最爲雄厚的影視集團之一。集團的傳統優勢是在上游內容端,近幾年集團更是提出並推進“抓大作品、搞大製作、出大IP”的精品戰略。

上影集團的內容創作具有以下三個特點。

首先是持續輸出優質內容的能力較強,且時間跨度不是以幾年,而是以幾十年爲計。

從上世紀的《牧馬人》《芙蓉鎮》《廬山戀》到本世紀的《東京審判》《三峽好人》《一代宗師》,再到近幾年的《愛情神話》《中國奇譚》《繁花》,上影集團打造的經典影視作品實在太多。

除了主控出品,這幾年集團還參與投資了《消失的她》《長津湖》《我和我的家鄉》等多部叫好又叫座的爆款。集團不僅善於製造爆款,捕捉爆款的能力也很強。

其次是在動畫領域擁有獨樹一幟的優勢。

集團旗下的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以下簡稱“上美影”)是中國動畫學派的開山鼻祖,曾創作出《大鬧天宮》《葫蘆兄弟》《黑貓警長》等多部經典動畫作品。

2023年上美影主控出品的動畫短片劇集《中國奇譚》,一經播出迅速火爆出圈,目前豆瓣評分高達8.7。上美影這把“寶刀”依舊未老。

(來源:豆瓣)

最後是出品內容偏向海派作品。

上影集團偏愛故事發生在上海,具有濃厚上海地域特色和海派文化的影視內容。自王健兒出任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後,這一傾向越發明顯。《愛情神話》《繁花》等現象級海派佳作近幾年相繼出現,可以從側面印證這個傾向。

爲了集中資源開發海派影視項目,今年集團還專門啓動了“海派盛宴計劃”。

綜上所述,影視作品的創作、生產以及投資纔是集團的核心主業,豐厚的內容資源以及內容創作、投研團隊纔是集團真正的核心競爭力。

而位於產業中下游的宣發與放映領域,既不是集團的強項,也不是集團當前重點發力方向。

很多人看到上海電影,誤以爲這是家電影製作公司,恰恰相反,上海電影只是集團的院線資產。在集團的業務版圖中,諸多未上市的影視製作公司如上美影、上海電影製片廠、上影集團電視劇製作等纔是集團的核心資產。

背靠上影集團這棵大樹,公司業績依然持續不振,這表明處於院線端的公司並沒有很好地利用大股東的優勢資源,集團內部的業務協同做得並不好——即使集團搞出了爆款,對公司業績的正面影響也很有限。

這次爆火的《繁花》,就與公司沒有太大關係,因爲這個《繁花》是劇版,不是電影版,且據公開信息,公司並沒有直接參與投資、製作《繁花》。操盤方是集團,不是公司。

院線擴張,影院收縮

公司院線業務以聯和院線爲主,聯和院線的經營模式是加盟,旗下加盟影院總數從2018年的594家逐年遞增至2023年的796家,同期銀幕總數則從3727塊逐年遞增至5101塊。

以院線票房計,聯和院線長期位居全國前三,其市佔率在8%左右。

(製圖:市值風雲App)

公司影院業務,主要是指直營影院“SFC上影影城”。

上海是SFC上影影城的大本營,公司近一半的SFC上影影城都位於上海。2023年上海地區影院票房排名第一的是SFC上影影城,單店票房排名第一的則是SFC上影影城港匯永華IMAX店。

票價方面,大部分SFC上影影城屬於較高端的影院。據貓眼專業版,2023年SFC上影影城的平均票價(不含服務費)爲47.7元,高於全國平均的38.4元,其中有2家SFC上影影城平均票價更是超過75元。

與公司逆勢擴張院線不同,自疫情以來,直營影院規模整體上是收縮的。直營影院總數從2018年的58家減少至2023年的51家,同期銀幕總數也從428塊減少至375塊。

(製圖:市值風雲App)

IP運營能否提振業績?

爲了利用集團長期沉澱下來的IP資源,2023年5月公司以6120萬元的價格收購上影集團所持有上影元文化51%的股權。

上影元文化是一家IP運營公司,擁有《中國奇譚》《大鬧天宮》等衆多上影系動畫和真人影視IP的運營權。公司未來將把IP運營打造成僅次於電影放映的副業,收購上影元文化是公司拓展IP運營業務的關鍵一步。

此外,公司還將通過集團的“海派盛宴計劃”參與一系列海派IP的整合開發。

(來源:上海電影公告)

公司之所以選擇IP運營作爲第二賽道,至少有兩方面的考慮。

首先是改善業務結構,提高公司抗風險能力。目前公司過於依賴單一的院線業務,且院線業務是線下業務,一旦面臨疫情等特殊情況,將遭受嚴重打擊,公司過往業績已經證明了這一點。而IP運營屬於輕資產的線上業務,抗風險能力較強。

其次是強化與大股東優勢資源及業務協同,提振公司業績。

上影集團有IP,又有院線和影院,但兩者過去配合地並不好,內容端與院線端尚未完全打通,公司業績也難見起色。

集團將IP資源注入上市公司體內,顯然也是意識到了這個問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