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新疆日报

2月10日,大年初一。

“今天是立春第七天,气温升高了,风力也没前几天大了。一年岁首新开局,我们朝着2024年的施工目标奋进吧!”清晨,徐树梅和同事们吃完饺子,走出项目部办公楼放了一挂鞭炮,踩着满地红红的鞭炮碎屑,给大家鼓劲。

头顶上的五星红旗猎猎作响,周围山丘银装素裹。在天山南麓托木尔峰下这个叫“大石峡”的地方,徐树梅和大多数同事已在这里待了好几年。“我在这过了3个春节。”徐树梅说。一年有多少天是6级至8级大风,他们已经数不过来了。

徐树梅是中国能建葛洲坝三公司新疆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I标项目部副经理,1999年参加工作后,她参与修建过7个水利枢纽工程,其中6个在新疆。乌鲁瓦提水利枢纽工程、恰甫其海水利枢纽工程、下坂地水利枢纽工程、布仑口—公格尔水电站工程、阿尔塔什水利枢纽工程,都留下过她的身影。“在新疆干水利工程20多年,我已把自己当新疆人了。”她说。

然而,夜深人静时徐树梅的思绪不由得飞向远方重庆的家。新疆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属于国家重大水利工程,由于工期紧、施工难度大,她来到工地后多次放弃回家过年的机会。截至今年1月中旬,大坝填筑超1500万立方米,填筑高度超200米,超额完成了建设目标,她预订了1月30日回家的机票。

“1月23日乌什县发生地震,我毫不犹豫把机票退了。虽然巡查后,已建设施完好无损,但这个节骨眼上我不能回去,我要留下来确保地震后顺利施工。”徐树梅说,“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最大坝高247米,我们今年要全部填筑完毕,填筑部分要沉降6个月才能进行混凝土浇筑,一天也不能耽误。”

除夕夜,徐树梅和工地上留下来的近百位同事,热热闹闹地吃过团圆饭后开始和家人视频。她的女儿去年6月在贵州参加工作,说好了和妈妈一起回家过春节,妈妈却失约了。母女俩通过手机屏幕互相问候,女儿心疼地问妈妈:“你怎么越来越黑了?”徐树梅笑着说:“戈壁山区风沙大,我们都懒得涂护肤霜了。”

白天,徐树梅和同事在工地上奔走,她看到从山下拉运物资回来的买买提·贾如甫,叮嘱他第二天下山还需要采购哪些物资,不能影响员工的生产和生活。买买提拍着胸脯让徐树梅放心。他是喀什人,认为能参与这个国家重大工程建设非常荣幸。“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建成后,在解决农田灌溉问题、消除洪旱灾害、实施生态输水等方面作用大着呢!”买买提说。

在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发电厂房施工现场,中国能建葛洲坝市政公司员工车有良一丝不苟地检查基坑内的抽水设备。车有良说,抽水系统如果发生故障要及时抢修,要确保24小时抽排水不间断,发电厂房主体结构才能得以顺利施工,“比起自己的小家,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工地这个‘大家’更重要。”

新疆葛洲坝大石峡水利枢纽开发有限公司总工程师周俊芳介绍,截至目前,大石峡水利枢纽工程大坝填筑超1500万立方米,填筑最高高度已超200米;总计完成发电厂房、溢洪道、联合进水口等部位结构混凝土浇筑48.085万立方米,占混凝土总浇筑量的65.92%,为实现2025年四季度下闸蓄水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