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甲辰龍年的第一個工作日,“龍年廣東第一會”廣東省高質量發展大會召開。政、企、學、研各界代表共話新一年高質量發展的目標與規劃。

特殊的是,今年的“龍年廣東第一會”舉辦地從省會城市廣州移師到深圳。

過去四十餘年,深圳從1979年的1.96億元GDP起步,到2021年GDP破3萬億元大關,深圳的快速發展一直是一個奇蹟樣本。去年,深圳GDP突破3.46萬億元,同比增長6%。

從數量上看,經濟總量全國第三、全省第一,深圳在如此大基數的背景下仍實現6%的增速,高基數之上每一個百分點,都意味着要創造更多經濟增加值。從質量上看,每一份“量”的增長背後都蘊含着“質”的有效提升,既有戰新產業對工業經濟的強力支撐,也有科技創新對產業創新的強勢引領,從而形成高質量發展的強大動力。

深圳的高質量發展從不是“獨善其身”。一方面,深圳依託前海、河套等國家級平臺聯動港澳、接軌國際;另一方面,通過建設深圳都市圈、發展“飛地經濟”、落實“百千萬工程”等方式,深圳對周邊地區的輻射帶動作用日益顯著。

戰新產業發展突飛猛進

規上工業總產值4.85萬億元、規上工業增加值1.11萬億元,連續兩年實現全國城市“雙冠”——2023年,深圳再次坐穩“中國工業第一城”。

這其中,戰新產業增加值增長8.8%,佔GDP比重提升至41.9%,已然成爲支撐深圳工業的主力軍。

時間倒回2022年6月,《深圳市人民政府關於發展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羣和培育發展未來產業的意見》印發,明確佈局發展以先進製造業爲主體的“20+8”產業集羣,力爭到2025年實現戰新產業增加值超過1.5萬億元。

“深圳在做好服務型政府的同時,將土地、資金、人才這些生產要素進行了最大化、最優化流通,再以此賦能社會、企業與個人,更好激發出社會生產力和創新活力。”普華永道中國區域經濟主管合夥人張立鈞評價道。

“20+8”產業政策發佈近兩年,深圳以出臺專項政策法規、提供優質產業空間、設立產業基金等方式集聚創新要素,持續提升產業能級。

以新能源產業爲例,根據《2023胡潤中國新能源產業集聚度城市榜》,深圳連續兩年成爲中國新能源產業集聚度最高城市。這背後既有比亞迪、貝特瑞等龍頭企業支撐,也有新能源汽車高質量發展“18條”、電化學儲能“20條”等利好政策的拉動。2023年,深圳新能源汽車整車製造業產值增長85.3%,電化學儲能產業產值增長16.1%。

與新能源共同被納入“20+8”產業的,還有全球汽車技術變革“下半場”的核心——智能網聯汽車。

如今的深圳街頭,主副駕空無一人的L4自動駕駛出租車、自動駕駛小巴,無人送餐小車、無人快遞小車自由穿梭,變道、剎車、禮讓行人等操作皆不在話下。

科幻電影之所以照進現實,是因爲深圳站在新能源汽車的“巨人肩膀”上,率先實現產業換擋,從“造車”轉向了“智車”:不僅出臺了全國首部智能網聯汽車管理法規《深圳經濟特區智能網聯汽車管理條例》,還將全市開放道路里程“擴容”至331公里,覆蓋南山、福田、寶安等多個核心片區。

在一線城市中,深圳土地面積最小,約爲上海的1/3、廣州的1/4、北京的1/8。爲破解戰新產業發展的土地空間制約,深圳探索“工業上樓”,2023年開工建設“工業上樓”項目75個、完成投資351億元,2024年將新開工項目1000萬平方米。

以寶安燕羅智能網聯汽車產業園爲例,首期總投資超26億元,該“工業上樓”項目建成後可提供26.5萬平方米優質產業空間,將聚焦智能駕駛、智能座艙、智能網聯等領域,引入智能終端零部件製造企業,孵化一批汽車核心電子科技龍頭企業。屆時,“上下游就是上下樓,產業園就是產業鏈”將成爲現實。

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數字戰略與經濟研究所所長曹鍾雄分析道,“20+8”產業多處於產業發展週期的早期階段,難以預估產值規模,相關技術類無形資產可發揮多大效用、可帶來多少利潤同樣難以評估,因此需積極引導金融資源向科技創新領域傾斜。

在這方面,深圳也做了“一產業一基金”的周全佈局。綜合考慮與各區主導產業的匹配度,首隻專項子基金工業軟件產業基金已落地龍崗,首期規模21億元;新能源汽車、生物醫藥兩隻規模各50億元的產業基金已落戶坪山;目標規模分別爲20億元、30億元的高端裝備產業基金、新材料基金也已落地寶安。

政策精準扶持,金融持續助力,產業鏈上下游強強聯手,“20+8”產業正爲深圳帶來源源不斷的“增量”。另一方面,技改投資及其背後日益完善的數字化生態將激活“存量”,讓傳統產業“老樹發新芽”。

“利用數字化手段,減少製造業對土地的依賴,提升運行效率是必然選擇,也是唯一選擇。”深圳市工信局局長餘錫權曾公開表示。

今年,深圳明確實施數智賦能工程,全面落實“技改18條”,推廣“5G+工業互聯網”“AI+智能製造”,目標打造2個以上數字化轉型公共服務平臺,新增5家以上無人工廠、燈塔工廠、國家智能製造示範工廠。

機械臂整齊劃一地在產線上揮舞,AGV小車有條不紊地在過道間穿梭,深圳正以“工業4.0”盤活傳統制造業。“存量”與“增量”協同發力,“工業第一城”根基愈發牢固。

新質生產力厚植勃發

邁過GDP 3萬億元門檻已有三年、拿下“工業第一城”已有兩年,擺在深圳面前的新課題是:如何穩固下一階段的增長動能,完成“十四五”目標,到2025年加入目前只有北京、上海的GDP“4萬億俱樂部”。

日前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以科技創新推動產業創新,特別是以顛覆性技術和前沿技術催生新產業、新模式、新動能,發展新質生產力。

面向科創前沿,培育形成新質生產力,也是深圳給出的答案。

2023年最後一個交易日,人形機器人Walker S與優必選董事會主席、執行董事兼行政總裁周劍在港交所敲響開市鑼,“人形機器人第一股”誕生;2024年1月5日,速騰聚創掛牌上市,成爲新年港股首個IPO,也是港股“激光雷達第一股”。一尾一頭,成爲深圳不斷強化企業科技創新主體地位的最好佐證。

數據顯示,2020財年、2021財年、2022財年,優必選研發開支分別爲4.29億元、5.17億元、4.28億元,佔相應時期收入的57.9%、63.3%、42.5%;速騰聚創的研發開支也從2020年的0.82億元增長至2022年的3.06億元,2023年上半年達到2.46億元,研發費用率接近75%。

目前,優必選已有人形機器人有效技術專利763件,數量全球第一;速騰聚創在激光雷達領域也擁有近1400項專利及專利申請。

“企業最開始是做應用研究,更關注成果轉化和規模化生產。但隨着企業在專業領域積累了強大的經濟實力,產品技術也往高端化發展,就有需求,也有條件去補足應用基礎研究的短板。”上海交大安泰經管學院教授陳憲認爲,深圳以企業爲創新主體,更能沿着市場化的邏輯補足前沿創新短板,補出來的成果與市場、與產業也更能匹配。

深圳市政府工作報告顯示,2023年深圳全社會研發投入1880.5億元、增長11.8%,佔GDP比重提升至5.81%,其中企業研發投入佔全社會研發投入比重達94.9%、居全國第一。

完善的創新生態體系也驅動深圳形成更高質量的企業梯隊。截至2023年底,深圳境內外上市公司達561家,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達742家、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超2.4萬家,科技型中小企業突破2.33萬家。

如今,越來越多科技資源正在向企業傾斜。設施上,深圳搭建了大型科學儀器設施資源共享平臺,入網儀器總數超過1.1萬臺,原值超110億元,共享率達到100%。其中,有“國之重器”之稱的合成生物研究、腦解析與腦模擬設施去年開始運營,材料基因組大科學裝置今年也將建成投入試運行,有望實現“新材料研發週期減半、研發成本減半”。

資金上,深圳財政科技研發資金投向企業需求佔比不低於60%,還在全國率先推出“深圳創投日”品牌活動,風投創投機構數量和基金管理規模穩居全國城市前三。

企業與高校、科研機構也漸漸縫合“兩張皮”,形成產學研協同創新的新局面。去年,中科院深圳先進院與皓影醫療、國家高性能醫療器械創新中心組成的聯合研發團隊,成功研製出國產全球最高頻血管內超聲成像系統;由顏寧領銜的深圳醫學科學院、深圳灣實驗室則與華潤集團、GE醫療等簽訂產學研合作協議,將圍繞抗腫瘤藥物研製、生物醫學影像核心技術等方面開展聯合攻關。

“深圳是中國第一個把創新從純科研的活動轉變成爲經濟活動的城市。”中國科技開發院副院長姚琳評價道,深圳較早建立了以企業爲主體、市場爲導向、產學研深度融合的創新體系,吸引大量人才、資本集聚,如今已成爲極具全球影響力的產業科技創新中心。

從“一花獨放”到“百花齊放”

一花獨放不是春,廣東省高質量發展大會移師深圳,更是看重深圳向外聯接港澳、向內輻射帶動全省經濟的強勁“向心力”。

與大會同日,《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迎來印發五週年。在新發展格局的戰略支點、高質量發展的示範地、中國式現代化的引領地“一點兩地”的全新定位下,國家部署橫琴、前海、南沙、河套爲灣區建設的四大合作平臺。位於深圳的前海和河套,尤其肩負起拓展香港發展空間,深化深港現代服務業、科技創新等領域合作的使命。

去年12月,國務院批覆的《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總體發展規劃》全文發佈,賦予前海“深港深度融合發展引領區”和“現代服務業高質量發展高地”兩大新定位。

“從原來的深港‘合作’變爲‘融合’,就是要將前海打造成‘兩制’融合的試驗區,讓‘兩制’的優勢在一個特定區域疊加、融合,使深港從物理移動的合作變爲化學反應式的合作,達到1+1>2的效果。”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研究總監方舟表示。

對香港而言,金融、法律、財會等高端服務業在本地提供的就業機會增長有限,而前海背靠深圳和整個大灣區,疊加“擴區”優勢,高端服務業市場廣闊,將大大幫助香港緩解就業市場的結構性矛盾。

對深圳乃至全國來說,香港的優勢在於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的開放。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前海國際事務研究院院長鄭永年認爲,借力香港,前海在我國推進與CPTPP、DEPA等國際先進經貿規則接軌的進程中將發揮重要作用。

2023年,前海實現GDP 2464.1億元,同比增長15%;引進落地151家全球頭部服務商,港澳專業人士在前海備案執業範圍增加到22類,包括港澳醫師、稅務師、導遊等。

河套合作區也在去年迎來綱領性文件《河套深港科技創新合作區深圳園區發展規劃》,被賦予“打造世界級創新平臺和增長極”“成爲世界級的科研樞紐”等使命。

雖然深圳和香港園區相加還不足4平方公里,河套卻是大灣區唯一以科技創新爲主題的特色平臺,具有一河兩岸、一區兩園、跨境接壤、合作開發的獨特優勢。

目前,河套深圳園區已佈局大灣區量子科學中心、金磚國家未來網絡研究院等高端科研機構,香港5所知名高校已在深圳園區設立10個創新研發平臺。

今年,河套還將引進港澳及國際優勢學科科研項目10個以上,新增高端科研機構、頂尖企業研發中心、高水平科研團隊20個以上,包括中國科學院香港創新研究院、一汽大灣區研發院等。

對外,深圳依託前海、河套等平臺吸引國際高端要素集聚,助推深港融合,從而以更強的整體實力參與全球競爭;對內,隨着《深圳都市圈發展規劃》《深汕特別合作區條例》等政策的印發實施,深圳對周邊地區的輻射帶動作用日益顯著。

廣東省發展改革委主任艾學峯指出,深圳都市圈地跨珠三角地區東岸(深莞惠)、沿海經濟帶支點(汕尾)及北部生態發展區(河源),都市圈內經濟交往頻密、人緣相近、文化相融,但圈內各市發展水平懸殊。

作爲都市圈中心城市的深圳,受成本、土地空間等要素制約,製造業外溢成爲必然趨勢,相關產業鏈的有序轉移爲惠州、東莞等周邊地市帶來了巨大機會。深圳和東莞共同打造廣佛深莞智能裝備集羣、深圳與惠州共建健康產業組團、比亞迪在深汕部署汽車工業園等,均實現了跨市合作,助推產業能級不斷提升。

深圳市政府工作報告透露,今年將深入實施《深汕特別合作區條例》,高水平建設深汕智造城、高端電子化學品產業園、深圳職業技術大學深汕校區等項目;強化深莞惠創新協同、產業協作;加快建設深江鐵路、深大城際等工程,規劃建設深南高鐵、廣深第二高鐵等項目;搶抓深中通道建成通車機遇,加強與中山、江門等產業合作。

作爲經濟大省的廣東,正爲穩定全國經濟“挑起大梁”。作爲經濟強市的深圳,則在全省挑起促進區域協調發展的“大梁”,助力廣東實現“百花齊放春滿園”。

作者:陳思琦 編輯:孫超逸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