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大厂失业的中年人:我花一年时间找到了新方向|在春天许一个愿望⑩

界面新闻记者 | 程璐

界面新闻编辑 | 文姝琪

拼多多阿里全国生鲜负责人、阿里高级专家、年薪数百万、职业级别P9,拿出任何一项头衔,吴可都算得上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只是这些光环都成为了过去,2022年10月离开大厂之后,吴可进入了长达一年的中年失业期。这期间,他焦虑过也消沉过,但从来没有停止过探索,直到一年后,吴可找到了自己的新方向,转型为投资人。

过去几年里,大厂接连进入降本增效、资源重新分配的调整期,从美国的科技巨头蔓延到中国的互联网公司,裁员消息不绝于耳。

在外界眼里,高职级的“高P”是财富和地位的代名词,但在大环境变化的当下,这批中年“高P”互联网人也正在成为裁员重灾区。

根据追踪科技行业裁员动态的Layoffs.fyi网站最新统计,2024年到目前为止,已有包括微软谷歌亚马逊在内的123家科技企业进行了裁员,全球约32000名科技行业工作者丢掉了饭碗。

冰冷数字的背后,是一个个身份迥异的个体,他们的职业路径被彻底改写,影响也深入到生活的细枝末节中。

失业之后,有人开始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审视生活,当一切归零后,该如何重新开始?作为一个毫不避讳谈论“中年危机”的人,吴可也希望在这个时候能以自己的经历,给大家提供更多参考。

以下是吴可的自述,经界面新闻编辑整理:

去年5月,我写的一篇帖子《没想到,中年危机竟发生在我身上》火了。

其实在发帖的半年前,我就离开了拼多多,中间歇了小半年,也在朋友的公司做过顾问。但去年那段时间热搜话题几乎都挂着“裁员”,想到几年前互联网大厂的蒸蒸日上,和现在日渐萧条的反差,我很感慨,于是就写了一篇帖子。但更主要是希望大家看看我的简历,想出去看看好的项目找机会合作。

结果帖子发出来后,从脉脉到自媒体、公众号、今日头条、小红书,一圈一圈的传播速度非常快,到现在,这个话题估计已经有1个亿的曝光了。

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没有太大的感觉。虽然网上出现了很多负面舆论,评论我的学历、跳槽频率等等。但我本身就是做商业的,以前任何商业上的日常动作都会成为被解读的对象,很正常,从之后的结果上来看,的确有一堆项目找过来合作,所以还是一件好事。

从大厂出来的人,不是真的找不到工作,而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阿里、拼多多的竞争对手都盯着我,但当时我已经P9了,考虑到我这个级别和年龄,想再找P10几乎是不可能的,内部升不上去,外面接不住,可以说大多数从互联网出来的人都要面临着薪资断崖式下跌的境况。

过去当企业高速发展的时候,缺人会优先从公司内部提拔,所以会将内部一些实际没有到达那个位置的人“拉”到那个位置,这是增长红利,大概率是运气而不是努力。而今天,大厂的增长红利已经结束了,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增量,团队只能进入维持的阶段,事实就是你也不可能找到更好的大厂了。

我不算是跟着增长红利起来的,2005年从安徽农业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农业生鲜领域工作,我做过从0到1的创业,社招进入了拼多多,所以我其实比大多数互联网人都有更多选择。

但离开拼多多后,我一直在找自己的方向,折腾了差不多一年时间才找到,方向有很多,但是符合自己的很少。

在这个过程中,我摸索出了一套快速找准定位方向的方法,可以提供给更多人参考,这个方法其实很简单,但是可能被大多数人都忽略了——就是要将打工思维切换成创业思维。

从大厂出来,继续打工必然不是最优解,你可以对外寻找好的项目合伙创业,这时候就会有很多项目找你,你也就有机会看看外面的企业到底需要什么,在沟通中找准自己的价值链,用自己的价值提供服务。

举个例子,原本你的月薪是10万块钱,想要再找到这么高的工资很难,但如果你是找项目,帮小公司解决问题,告诉对方我不需要10万月薪,只需要5000块钱就能帮你把事情搞定。我是自由职业,但可以给你提供服务,企业都很乐意,他相当于用5000块钱找了一个价值10万的合伙人,对你来说,如果能找到20家公司同时服务,那同样可以达到10万月薪。

在这个过程中,你要摸清楚自己到底是值5000还是值1万,你的价格要与实际给别人带来的价值是公平的。

失业一年后,最终有几个基金公司愿意支持我去做投资,因为我之前的经验,在全国可以很容易地连接到十几万个各种类型的农业、生鲜、零售的企业,并且做出判断,另外整合手上的资源,去扶持那些真正有强发展潜力,但暂时又没有资源的初创企业。

企业缺钱,我们20亿元规模的基金可以去投资;企业缺商业指导,我可以给他商业指导;缺销售渠道,我也会给他匹配全国的各种销售渠道;如果他缺人才,会帮他去招募一些人才。这四件事我做起来已经轻车熟路,但也是折腾了一年才想清楚方向。

到今天,我们已经了投资了4个项目,其中有两个是农业品类里的高科技项目,还有两个是农业生鲜的产业链平台。虽然这些项目加起来,还没有达到我以前几百亿销售额的盘子,但以前是拼多多平台在给我创造价值,价值是拼多多的,不是我的,现在我通过社会资源的整合去帮助项目,感觉和我的关系更大一点,也更有成就感。

通过努力,或许三五年之后,我投的项目加起来也能有几百亿的规模。

离开大厂之后,我也经历过压力和焦虑,但这个压力是人本能带来的反应,而非实际压力。

我的消费水平总体很低,过去跟我同职级的同事买车标准都是奔驰大G起步,我不干这件事,我也不买奢侈品,没背上房贷,所以我有没什么压力。反观身边很多人,其实为了显得光鲜亮丽,为了春节回家开上一辆迈巴赫,每天工作16个小时,被领导PUA还不肯离职,导致自己身陷囹圄,被欲望绑架。

但当我被老板PUA、面临被裁员的时候,我也是非常慌的,我慌的程度和任何一个同事都是一样的。虽然从理性层面我可以不用慌,但只要一想到我之后只能走下坡路了,无法保持高位,就会感到焦虑。

大多数时候,都是情绪模块劫持了你,只要每天多冥想,多运动,那些情绪都会消失。

离职之后,我一直给一个曾经关系特别好,天天一起喝酒聊天的同事,经常打电话聊聊天。但有一天,我突然感觉竟然已经无话可聊。虽然曾经感情很深,但因为离职就不在同一个世界了,也会迅速疏远。

这也不奇怪,任何一家公司,在你离开后,失去了原先平台的光环,进而失去了各种关系。无论这些关系之前看起来有多么光鲜亮丽与觥筹交错。

我这个人比较爱折腾,送快递、送外卖、做保安、开黑车、摆地摊我都干过。干过最基础的事去挣钱,你会觉得特别辛苦,但在此之上你再去做其他擅长的事情,会特别有感恩之心,当经历足够丰富,你的生存能力也会得到提高。

面对现实,顺其自然,是我的价值观。人会本能性地趋利避害,但我觉得自然面对就好,人生不管是利还是害,最后大家的结局不都是一样吗?生命本来就是应当体验的。

前几年我陪家人的时间很少,一直在最大限度的工作。但现在每天我都增加陪伴的时间、学习的时间、 运动的时间,希望之前被压缩掉的家庭、学习和健康,都能够恢复。

未来我长期的理想是,为50家高潜力的创业企业提供商业指导、资金、人才和渠道供应链的支持,帮助这50家企业从几十亿的规模变成几百亿的规模,帮助基金从20亿的规模扩展成200亿的规模。

对于大厂来说,可能一个项目就很容易能达到这个目标了,但这是我未来5到10年的一个长期目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