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而归

文/叶仁军

 

不要去阿拉斯加,那晚的极光

如一道闪电,把你劈成两半。

一半落魄,一半奢靡。

心无所属的人,

在寒冷的边界踟蹰不前。

不管是星空,还是大海,

我们都用匕首把它刺穿。

孤墙,孤独的海岸,

对涛声和船队视而不见。

他独自享受这里的宁静和虫鸣,

在绝望的时候,在忧郁的时候。

丢失了太阳,丢失了月亮,

只有在密林深处,雪域高原,

才能找到父亲,苍老的容颜。

沉默的时候,我们是一对夫妻,

离开时,我们是两个男女。

我们把自己泡在海水里,

把自己放在星空下,

等落叶铺满大地,

等信号灯发生转变。

秋天,千帆进发;

冬天,大地雪白。

想飞的时候,

我们会有一双翅膀。

负重前行的人,空手而归。

心怀妄念的人一心向北,

我们给夏天去一封信,

冬天和雪花一同收到回信。

读灯光下的思念,

为一个漂亮的词语,喋喋不休。

雪冷了,滚烫的文字也冷了,

只有心还在冒着丝丝热气。

那个黯淡的夜晚,一列南下的火车,

溃败正散发着神奇的力量。

无动于衷的人,面临巨大的悲伤。

健壮的肉体里藏着蒙昧和无知,

远山的火焰在信仰之外。

荒原上,爆发出原始的力量。

我们不要神袍,也不要盔甲,

我们决定,在有生之年,

空手而归。

 

作者简介:叶仁军,笔名叶北,重庆市作协会员,重庆文学院创作员,多次在《四川日报》、中国诗歌网、上游新闻、川观新闻、先锋诗人等报刊和网络平台发表作品,出版诗集2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朱阳夏    责编:陈泰湧    审核:冯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