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而歸

文/葉仁軍

 

不要去阿拉斯加,那晚的極光

如一道閃電,把你劈成兩半。

一半落魄,一半奢靡。

心無所屬的人,

在寒冷的邊界踟躕不前。

不管是星空,還是大海,

我們都用匕首把它刺穿。

孤牆,孤獨的海岸,

對濤聲和船隊視而不見。

他獨自享受這裏的寧靜和蟲鳴,

在絕望的時候,在憂鬱的時候。

丟失了太陽,丟失了月亮,

只有在密林深處,雪域高原,

才能找到父親,蒼老的容顏。

沉默的時候,我們是一對夫妻,

離開時,我們是兩個男女。

我們把自己泡在海水裏,

把自己放在星空下,

等落葉鋪滿大地,

等信號燈發生轉變。

秋天,千帆進發;

冬天,大地雪白。

想飛的時候,

我們會有一雙翅膀。

負重前行的人,空手而歸。

心懷妄念的人一心向北,

我們給夏天去一封信,

冬天和雪花一同收到回信。

讀燈光下的思念,

爲一個漂亮的詞語,喋喋不休。

雪冷了,滾燙的文字也冷了,

只有心還在冒着絲絲熱氣。

那個黯淡的夜晚,一列南下的火車,

潰敗正散發着神奇的力量。

無動於衷的人,面臨巨大的悲傷。

健壯的肉體裏藏着矇昧和無知,

遠山的火焰在信仰之外。

荒原上,爆發出原始的力量。

我們不要神袍,也不要盔甲,

我們決定,在有生之年,

空手而歸。

 

作者簡介:葉仁軍,筆名葉北,重慶市作協會員,重慶文學院創作員,多次在《四川日報》、中國詩歌網、上游新聞、川觀新聞、先鋒詩人等報刊和網絡平臺發表作品,出版詩集2本。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編輯:朱陽夏    責編:陳泰湧    審覈:馮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