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很多人對知識有一種匱乏感,也許是因爲信息爆炸,讓人對知識有更大的飢渴;也許是因爲現在職業生命週期在縮短,新職業的不斷湧現,讓人產生了危機感;也許是因爲各種知識付費、知識網紅的不斷鼓吹造勢,讓人產生了焦慮感;又也許,僅僅是因爲對世界充滿好奇,想學習更多而已。

不管動機如何,學習前,都有一個不可迴避的問題,應該學什麼?美國著名教育心理學家、哈佛大學資深教授戴維·珀金斯(David N.Perkins)的《爲未知而教,爲未來而學:什麼纔是有價值的學習?》,書名即道出了答案,爲未來而學,學習有價值的知識。

01 做業餘專家

珀金斯主張,學習者應當學習在未來生活中更具有生活價值的知識。可以想一想,從小學到大學,你學到的知識中,記得的有多少?有哪些在現在的生活中依舊用得到?

知識是什麼?珀金斯打了個比喻,知識就像一輛自行車,能夠載着我們到達某個目的地。自然,我們要做的許多事,要完成的各種任務,也都需要藉助已知的東西才能完成。

可以說,幫助我們「達到目的」的知識,即是在我們未來生活中可能有重要意義的知識。因此,就可以思考,你學過的知識,有哪些是不能引領你「到達遠方」的?

那麼,是什麼阻礙了具有生活價值的學習?珀金斯認爲是因爲 3 類學習議題:學習成就、信息、專業知識。

1、過於關注學業成就,忽略相關性差距。

什麼是「相關性差距」?如果說學業成就差距涉及「學生們是否掌握了 X(X 指某項內容)」的問題,那麼相關性差距所涉及的就是「X 是否與學生今後可能面對的生活有關」的問題。

比如,如果 X 是指「較好地掌握讀寫技能」,那麼,它就能很好解決以上兩個問題。熟練流暢地讀寫,既能縮小學業成就差距,對未來生活亦有高回報,能夠帶領學習者「達到目的」。

但是,如果 X 是指「細胞有絲分裂的過程」呢?答案就不一樣了,它也許能提高學生的學業成就,但是,不具備生活價值。

2、過於關注瞭解性知識,忽略知識內涵的掌握。

什麼是「瞭解性知識」?關於某個主題,人們總是知道一星半點的零碎信息:能夠用來作爲談資、提出問題、閱讀報刊文章、作出選擇和判斷是足夠的了。

那麼,怎麼算是掌握知識的內涵?以地理學習爲例,如果是以獲取信息爲學習任務,你可能只是瞭解「描述性地理知識」。

比如國家的省市、主要的河流山脈等;如果要掌握知識的內涵,瞭解的就是「推理性地理知識」,比如河流、海港、海洋、山脈、森林、湖泊和其他大型地貌的位置如何在過去及將來成爲塑造世界面貌的主要力量。

3、過於強求專業知識,忽略與生活相關的「軟知識」。

這裏不是說專業知識不值得學,也並不是說專業知識與生活不相關。不妨思考兩個問題:「哪些知識在普通教育中比較有用?」「哪些主題和過程構成了某個學科有效的專業知識?」。

所以,這裏的問題是,一個學科的專業知識,學什麼、怎麼學?是在學科學術視角之下的高級學習,還是塑造業餘的專家?所謂業餘專家,指不強求專業知識,卻能夠自信、正確、靈活地理解和運用基礎知識。

比如數學學科教育,生活中統計與概率學,比二次方程更重要、更常用,更有生活價值。

一個業餘專家,也許不瞭解多元線性迴歸或因素分析之類的高級內容,但是,卻很清楚平均數和標準差意味着什麼,它們在什麼情況下能夠或不能很好地描述總體;如何用小樣本數據來測謊;依據什麼樣的比值比和迴歸率可以作出有效推測;如何用餅狀圖和柱狀圖來描述分佈情況等問題。統計與概率學中的這些知識,幾乎涵蓋了日常生活中的所有運用需求。

02 把知識理解透徹

思考一下:你真正理解透徹的知識有哪些?你是怎樣做到理解這些知識的?你怎麼知道自己已經理解了這些知識?

你會發現,雖然我們總是說要理解知識,但並不是很明白怎麼去理解,怎麼纔算是真正理解。這裏,珀金斯提供了一個概念:全局性理解。

什麼是「全局性理解」?全局性理解更加生動靈活、具有適應性,更積極主動,與我們生活的世界和生活方式息息相關。判斷標準包括:深刻見解、行動、倫理道德、機會這四方面。

1、深刻見解方面:全局性理解應當有助於呈現物理、社會、藝術等不同世界的運轉機制。

2、行動方面:全局性理解應當能夠指導我們採取有效的專業行動、社會行動、政治行動等。

3、倫理道德方面:全局性理解應當敦促我們變得更有道德觀、更有人性、更有同情心、更願意規範自己的行爲。

4、機會方面:全局性理解可能出現在各種場合中,表現爲多種不同的重要形式。

以「風險」爲例,風險具體涉及概率問題的基本現實理解:收益與損失概率的心理學(通常損失的概率更受重視)、系統偏差的風險(如人們總是過度擔心那些很罕見、但卻很嚴重的消極事件)、賭博的本質等等。

再來參考全局性理解的四個判斷標準:

1、深刻見解方面:研究表明,概率論的基本原理是判斷「風險」的根本依據,但很多人並沒有理解它,這一點導致人們經常作出危險的選擇。

2、行動、倫理道德方面:對「風險」這個主題的全局性理解提供了關於風險如何發揮作用、人們如何應付它(有時明智、有時愚蠢)的信息;由此產生了一些行動的準則以及道德倫理方面的警示。例如,對不負責任的、愚蠢的冒險行爲的警告。

3、機會方面:我們有很多機會面臨有風險的選擇,例如,市場投資、決定治療方法、購買保險、選擇賭博策略,等等。

與「全局性理解」相對的一個概念是「利基理解」,它是指在特定的技術背景下非常重要,但在學習者可能的生活中不太有用的理解。

基於上述分析,有一個疑問:全局性理解因何而具有了生活價值?實際上,全局性理解只有在生活中的一些特定時刻纔有所貢獻。但它對你的日常生活,比如穿衣喫飯、上班通勤就發揮不了作用。

我們的日常生活,更有賴於所謂的「配方知識」(recipe knowledge)。什麼是「配方知識」?只要從配方說明中獲悉應該做什麼,我們就能採取行動。

而且,「配方」往往也很靈活,絕不僅限於其中死板的文字提示。比如,就算你對烹飪一無所知,只要給你一個食材配方及烹飪步驟,你也能輕易做出一道菜。

如果在大部分情況下「配方知識」爲我們提供了生活所需的 90% 的解決方案,那麼,全局性理解的作用體現在哪裏呢?全局性理解提供了剩下 10% 的解決方案。

當新的情況發生,而熟悉的「配方知識」已經不起作用的時候,全局性理解就能幫助我們思考並採取行動,並且在需要作出重大的人生抉擇或承諾時發揮關鍵作用。

珀金斯認爲,全局性理解對我們生活的貢獻,至少有三類相互轉化的作用:

定向:全局性理解幫助我們確定並保持方向。

慎思:全局性理解幫助我們審慎地思考不同的情況。

深入學習:全局性理解爲深入學習奠定基礎。

03 讓知識在生活中融會貫通

知與行之間並非可以無縫銜接,而是有斷層的,大體掌握有價值的知識,並不等同於能夠實踐運用。所以,爲了與「生活價值」相對應,珀金斯創造了一個名稱「爲生活做準備」(lifeready)。

如果具有生活價值的學習在特定的場合中能夠被整合起來,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做決定、做計劃、接納並享受一段經歷,或者只是理解外部世界,那麼,它就能夠爲我們的生活做好準備。否則,這種知識對我們而言仍然沒有什麼意義。

1、學習即理解,理解即思考。

學習即理解,可以參考上述全局性理解。那爲什麼說「理解即思考」?通常,當人們談到自己真正理解的事情時,幾乎都會提到一系列思考活動:計劃、有策略地思考、解決問題、做決定、解釋、教授相關內容(無論什麼主題)等。

珀金斯將理解即思考的觀點,稱爲理解的「行爲表現觀」(a performative view of understanding):人們通過形成和展現「理解」的各種行爲表現,包括解決問題、預測、基於已知來解釋未知等,從而形成並表達自己的理解。

2、學習即運用,把你的理解和思考用起來。

你不僅要透徹地理解某個主題,還要在理解之後,以它爲工具來思考其他問題、在各種場合運用它來理解同類事情,二者並非同一回事。

可以把全局性理解視爲一系列的意義建構。它給予我們的不是一個單獨的概念,而是一整套概念和案例,藉此,我們可以理解當前的形勢,並決定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難點在於,如何把主題轉變爲工具?可以嘗試對比:將風險的邏輯學與心理學作爲理解的主題,或作爲理解個人境遇、個人決定和公共事態、公衆決策的工具。

3、學習即注意,不是「過度聯想」而是「未曾聯想」。

西方有句諺語叫「拿着鐵錘的人,看什麼都像是鐵釘」,而這裏的問題不是「過度聯想」而是「未曾聯想」。也就是說,「用鐵錘敲打的壓根不是鐵釘」,而是「遺漏了應當被敲打的鐵釘」。

有個概念叫「僵化知識」(inert knowledge),指我們依原則瞭解的、與當前狀況有關的概念和觀點,往往總是僵化的。所以,在一定的情境中遇到問題時,無法充分地利用自己已擁有的思維工具,進行批判性、創造性的思考。我們拿着錘子,卻看什麼都不像鐵釘,找不到落錘之處。

4、學習即感興趣,全局性理解源於發自內心的渴求。

要有「爲自己而理解」的思維方式,因爲只有當你發自內心地希望理解某事,而不是試圖囫圇吞下打包好的知識,才能更好地形成全局性理解。而且,只有當你出於自己的意願希望理解某些狀況時,才能更好地運用全局性理解來應對你面臨的狀況。

5、學習即融會貫通,用知識解決生活實際問題。

總結前面四點:如果,你已經掌握了一種能夠爲生活做好準備的全局性理解,那麼,你就已經準備好:以它爲工具來進行思考、能夠運用它、在不同的場合中注意它,並對它所引發的新問題和答案感興趣。

如果你瞭解學習科學,可能會發現,這四種特徵都與所謂的「學習遷移理論」有關。「遷移」意味着學習者在某處獲得的知識和技能可以運用到完全不同的領域(也即融會貫通)。

珀金斯認爲,知識的遷移要麼需要高端的反思性學習,從而實現有意識的、深思熟慮的遷移;要麼需要低端的大量實地練習,從而實現無意識的、自動的遷移。可以從興趣出發,培養自己鑽研學習內容、廣泛地聯繫學習內容所必需的敏感性和傾向性。

04 各學科背後的認知方式

我們的教育是劃分學科的,你知道每個學科代表了不同領域的知識,但是,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每個學科及其子學科、不同的專業領域,甚至不同的文化,都代表了一種獨特的認知方式,它們有自己的重點關注範圍以及特定的論證和解釋模式。

我們說要學習一門學科,不僅僅是要積累知識,更重要的是,瞭解這門學科所代表的的「認知方式」,直白地說就是「弄清楚某事的方式」或「探究的方式」。而我們,要培養自己「像 X 一樣思考」,X 可以是科學家、數學家、歷史學家、藝術家或者類似的專業人士。

這些不同的認知方式分別是什麼樣的?它們之間有哪些差異?珀金斯提供了一個途徑,即審視認知方式所發揮的四種重要作用:描述、論證、解釋、應用。具體而言,任何一種認知方式都能夠:

依據特定的規則、使用特定的語言來描述事物,強調其特定的性質和表現。

通過其偏好的特定爭論、證據和直覺判斷來論證一些主張、理論和觀點。

以同樣獨特的方式解釋其所面臨的問題。

擁有特定的應用範圍和形式。

這與全局性理解有什麼關係嗎?很顯然,某個學科的認知方式及其所有表現形式,構成了全局性理解,這是學習的重中之重。

珀金斯總結了四種常見的認知方式:

1、歐幾里得式認知

歐幾里得式認知是一種基礎認知方式,它爲我們提供了形式化的演繹推理:廣義上的猜想與證明。一方面,猜想即提出力圖證明的觀點;另一方面,以定義、公理、已證實的定理、廣泛概括的各種數學對象和系統爲基礎,藉助於證明的機制,嚴謹的數學方纔得以建立。

2、培根式認知

實證科學的粗略版本:提出假設、實驗論證,我們稱之爲「培根式認知」,以著名散文家、哲學家弗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名字命名。他在 1620 年發表的著作《新工具》(New Instrument of Science)中提出了這種科學方法。

培根式認知從假設開始,即基於觀察和思考提出一個概括性的命題。你以爲他可能是正確的,但還不大肯定。換句話說,假設就是未達到命題水平的觀點,它需要證據支撐,但目前證據不足。

3、牛頓式認知

自然科學大多按「數學建模」的方式來利用數學知識,數學建模始於具體情境,進而試圖通過建構數學模型來描述現實情境,並通過數學推理得出各種含義及預測,最後再回歸現實生活。

例如,17 世紀的數學物理學家牛頓就是利用自己發現的萬有引力定律來構建行星的運動軌跡模型,所以,我們將之稱爲「牛頓式認知」。牛頓的數學建模方式與培根的探究世界方式交織在一起,共同構成了科學探究。

4、修昔底德式認知

歷史的認知方式與衆不同,歷史事件發生在無法重現的過去,任務獨特,只能回顧書面的報告文獻,這既存在偏見,也容易因感覺和記憶的主觀性而歪曲事實。我們稱之爲「修昔底德(Thucydides)式認知」。它通過解釋原始資料、批判性地探討其中可能的偏見、拼接多元資料,進而建構歷史敘事。

熟悉多種認知方式,能夠爲整合跨學科思考奠定基礎。真正的跨學科學習,也要求學習者充分理解不同的認知方式所發揮的作用。

05 小結

看到這裏,你或許有疑問,那是不是詩歌這樣的文學作品,或者一些藝術作品,是不是就不值得學習了,畢竟,它們能有什麼實際的生活價值呢?

對此,珀金斯回答,我們有必要將現實的實用性與超越現實的實用性區分開來。現實的實用性包括修理輪胎、準備面試、檢查你打算購入的房屋有沒有鬧白蟻等;而超越現實的實用性則涉及我們如何投身於世界之中,包括接觸這個世界上的藝術、人、歷史、未來、不幸與希望。超越現實的實用性影響了我們大半的人生並且關乎生活的質量,所以,它似乎也不那麼「超脫」。

《爲未知而教,爲未來而學》這本書,旨在回答一個問題「什麼知識值得學習?」,圍繞「具有生活價值的學習」而展開。現在你可能發現,生活價值,它不是固定的,不是由誰來定義的,它是可以由你自己來定義,因你而改變的。你想要什麼樣的生活?你正在爲什麼樣的生活而努力?你在創造出生活的價值。

珀金斯說,在我們未來生活中可能有重要意義的知識,能引領我們「到達遠方」。然而,芸芸衆生,千姿百態,不同的人,嚮往的遠方是不同的。有的人的遠方是壯闊山河,有的人遠方是詩詞歌賦;有的人的遠方是思維的樂趣,有的人是遠方是人間煙火氣;有的人的遠方是兼濟天下,有的人的遠方是獨善其身。

所以,當你明白了這些,再去思考:學什麼、怎麼學?思路是不是就更開闊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衆號“開智學堂”(ID:openmindclub),作者:藍玲,36氪經授權發佈。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