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这是一篇反思职业生涯的文章。在两年前的今天,24岁的杰克·雷恩斯(Jack Raines)发表了他的第一篇博客文章。两年后,26岁的杰克·雷恩斯仍然在播客网站上忙碌着。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他对“职业生涯”的想法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本文来自编译,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今天,我要分享一些与职业相关的想法,这些想法是我在创办这个网站后改变主意的:

1)上班和“传统”工作不是你应该逃离的“监狱”。

从2020年到2022年,我对传统的工作有了厌倦。这种观点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在我短暂的白领生涯中,除了工作的头四天,我的每一秒都是在卧室的办公桌上度过的。18个月来,我一直穿着睡衣一边吃着肉桂脆面包一边回复邮件,在Zoom会议上假装感兴趣,重新整理电子表格,我开始相信,像我这样的上班族只有两个选择:

  • 为自己工作
  • 完全逃离劳动力市场

然而,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的想法发生了变化。虽然我(多少有点)为自己工作,但我不认为它适合所有人。事实上,对大多数人来说,自主创业可能会降低生活质量。虽然连续创业家喜欢宣扬“做自己的老板”的口号,但许多人已经悄悄地把每周50小时的工作时间和稳定的薪水,换成了每周80小时的工作时间和不确定的收入。如果你认为一个专横的老板不好,那就试试管理那些不稳定的员工,安抚那些不守规矩的客户,把90%的时间花在追逐和扑灭那些似乎永远不会结束的事情上。所有这些额外的压力都不能保证更高的收入。

另一方面,FIRE运动,即“经济独立,提前退休”,也有其弊端。

在2021年的一篇关于“提前退休的弊端”的文章中,尼克·马焦利(Nick Maggiulli)引用了匿名博主“LivingAFI”的一篇悲伤的文章,这篇文章讲述了他在2015年提前退休后的六年生活。在短暂的无忧无虑的快乐之后,他的生活停滞不前,人际关系恶化,他与过着“正常”生活的同龄人越来越疏远。节选自这篇文章:

我发现自己和同龄人慢慢失去了亲密感。他们工作很忙,而我没有。我们开始失去一些当初帮助我们建立友谊的共同兴趣和活动。20多年来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一些纽带也许正在松开。

不瞒你说,这些变化让我很困扰。在最初的几年里,我们生活中的差异似乎并不重要。但到了第三年,它们就开始变得重要了。

当你不喜欢现在的工作时,很容易产生一种“浪漫”的想法:走进老板的办公室,宣布“我不干了!”,然后去某个热带海滩享受余生。但这种“享受余生”的想法并不会持续一生,对工作的蔑视很快就会被无限期的无聊所取代。

罗马尼亚裔美国作家埃利·威塞尔曾经说过:“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比起冷漠的生活,我宁可选择一份讨厌的工作。

是的,有些工作,事实上,很多工作,确实很糟糕。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工作都很糟糕。我相信大多数有收入的员工都能找到一份不差劲的工作。

实事求是地说,每周花50个小时做一份你喜欢但并不热爱的工作绝对没有错,这份工作的薪水足以养家糊口,还能让你有空闲时间从事自己喜欢的活动。

2)“你真正想做什么”比“你想告诉别人你在做什么”重要得多。

当我22岁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当然,也不完全是这样:我知道自己想赚大钱,而且我知道上顶级的商学院会给我更多的机会,让我比从一般大学毕业时有更多的机会赚更多的钱。

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后,我想我会在以下五个领域之一工作:投资银行、咨询公司、对冲基金、风险投资或私募股权。为什么呢?因为它们都是赚大钱的好去处。

我现在从事写作是一种侥幸,这从来就不该成为我的职业。

我创建这个博客的唯一原因是,我在2021年8月申请了Morning Brew的一份专职作家的工作,以便在旅行时赚些钱,但因为缺乏写作经验,我的申请被拒了,我想写 3 个月的博客可以让我有足够的作品集来重新申请。

然而,两年后的今天,我仍然在写博客。原因何在?

去年9月,德里克·汤普森(Derek Thompson)写了一篇我读过的最好的职业建议文章(后来我也多次引用过)。整篇文章值得一读,但有一点让我印象深刻,那就是:你不应该做你想告诉别人你在做的工作。你应该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引自这篇文章:

我告诉当时在《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担任撰稿人的同事詹姆斯·法洛斯(James Fallows),当我在派对上告诉人们这个新职位的时候,我是多么兴奋。这个职位很快就会像胸前的胸花一样随身携带。“不要做你想告诉别人你在做的工作,”他说,“要做你真正想做的工作。”“好吧,确实是这样”我回答。就是这样。大约五分钟后,我拒绝了这个职位。

从那一刻起,时间过去得越久,吉姆的话就显得越智慧。工作不是LinkedIn个人资料上的一串单词,而是你在这个世界上一系列的时刻。如果你不享受这些时刻,那么任何荣誉都无法消除你的痛苦。

德里克最初的兴奋引起了我的共鸣。有几年,我想,“当然,我很想告诉别人我在_________工作。”但事后回想起来,我知道如果从事自己最初“梦想的工作”,我可能会很痛苦。更糟糕的是,我会利用这种声望,以及炫耀这种声望所带来的短暂多巴胺,来证明自己继续从事这些工作是合理的。

所以,是的,我是一名作家/博客作者/编辑/主题策划人,Linkedin 上的垃圾邮件发布者。告诉别人我是做什么的很难开口,而且通常会引发更多的问题而不是答案。但我喜欢自己工作的每一秒。否则我就不会在凌晨1点04分写这句话了,也就是在你读它的7个小时之前。

话虽这么说,“声望”这件事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3)声望一直很重要。

就在2022年5月,我还在犹豫是否要搬到纽约或去哥伦比亚大学就读。我已经看清了写作这件事的发展方向,我想在目前的道路上加倍努力,而且自己并不完全需要常春藤盟校的 MBA 来在互联网上吸引粉丝。我担心上课会分散我的精力。

我考虑过和朋友一起搬到奥斯汀或华盛顿这样的新城市。我想继续我的世界旅行,也许在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呆一段时间。我觉得唯一比去哥伦比亚大学更酷的事,就是决定我不需要哥伦比亚大学了,我喜欢把谨慎抛到九霄云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但我想仔细考虑清楚,所以在5月5日,我坐下来写下了每个选择的利弊。每当我要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时,就会坐下来把它写下来。如果不把所有可能的变量都写在纸上,我就无法做出明智的决定。

当我考虑自己的选择时,不可避免地意识到:无论我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道路,声望都很重要。

如果我想写一本书,特别是一本与金融相关的书,那么“哥伦比亚大学毕业生和金融作家杰克·雷恩斯”肯定比“无业游民杰克·雷恩斯”要更有说服力。

如果我想为更大的出版物或众多开始制作自己内容的财富管理和风险投资公司之一撰稿呢?或者,如果我觉得在这些公司重新找到一份真正的工作可能是个好主意呢?哥伦比亚大学的金融专业毕业生要比那些翘掉商学院和朋友一起去西部闯荡的打工仔更符合这些要求。

声誉良好的学校和雇主仍然令人印象深刻,这一点短期内不会改变。声望是放大你生活其他方面的系数。声望 x 零是没有价值的,但声望 x 事业抱负和在任何领域的工作证明都是无价之宝。

4)数字游民生活很有趣,但家庭堡垒是必要的。

两年前,我计划进行一次为期一年的环球旅行。我会从8月的巴塞罗那开始,环游欧洲直到冬天,然后再从那里出发。我想,12 个月的旅行将是我在商学院就读前度过最后一年的完美方式。

但在欧洲待了四个月后,我的流浪之心愈发强烈。我回到美国住了一个月,再次踏上旅途,和在葡萄牙认识的加拿大朋友迈克一起,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租了一间 Airbnb,住了七个星期。在阿根廷期间,我开始在网上写作和赚钱,我开始想:“我可以这样过很多年。”

天啊,这听起来像是一生一次的冒险,不是吗?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待两个月,也许在悉尼和黄金海岸待上一个夏天,在东南亚待上一段时间,或者无限期地在西班牙海滨城市定居。

即使在决定搬到纽约读商学院之后,我仍然渴望旅行。我对自己说:“明年夏天我可以在国外度过,在任何地方工作。一旦我完成这个项目,就可以无限期地在路上了。”

但是,最有趣的事情发生了。11月,我决定翘一周的课,去哥伦比亚麦德林旅行,迈克在那里生活了几个月。到了第四天,我发现自己……很想回到纽约。尽管我去年就计划好了,但今年夏天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在纽约度过的。是啊,等我完成学业,我就可以自由地去旅行了,但我更想把自己的时间留在大本营纽约。

发生了什么事?

我逐渐意识到,旅行作为一种有限的经历是最有价值的。我会永远珍惜上学前的旅行时光,那段时光对我来说很宝贵,因为我知道那段时间只有一年。我想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一年,去体验一切,享受每一分每一秒。如果没有结束的那天,这些经历就会失去光泽。

在上面提到的那篇讲到FIRE的文章中,尼克还分享了他的一个推特粉丝的故事,讲述了他无限期地作为数字游民生活的经历,下面是这个故事中的一段话:

两年多前,我离开了工作,去环游世界,每次住1-3个月的Airbnbs……不管一个人怎么伪装,这都是一种孤独的存在。对我来说,每到一个地方,我都是孤独的。如果你总是在度假,那你就永远不是在度假。你总是在见一些人和地方,而这些人和地方你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你结交的朋友和生活习惯会随着地点的改变而结束,人际关系几乎不可能建立。

如果你总是在度假,那你就永远不是在度假。

我们需要一个与朋友、家人和爱人在一起的地方。熟悉的咖啡馆散发着我们熟悉的香气,我们需要熟悉的街道名称,了如指掌的餐厅菜单,以及酒保不用开口就知道你要喝什么的酒吧。

我们需要这些东西,因为当我们离开时,需要一些东西来期待回去。否则,我们的旅行就是空洞的。

我喜欢旅行,这对灵魂有益。但是,虽然旅行是一个人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应该是一个人生活的全部。

5)看似不费吹灰之力的成功,需要的时间比你想象的要长。

帕基·麦考密克(Packy McCormick)是我的一位作家朋友,他撰写的时事通讯《不无聊》(Not Boring)大获成功,拥有 20 多万读者。

我记得自己第一次读《不无聊》是在2021年9月,当时我立刻想到,“这个时事通讯业务太简单了,只要让2.5万人开始阅读我的作品,我就可能以此为生。”

就在那天,我决定要成为一名作家。然而,在这个幼稚的观察中,我确实忽略了两个小细节:

  • 让成千上万的人阅读你的文章是非常困难的。
  • 每周都发表文章,一写就是好几年,也是非常困难的。

我以为自己可以在六个月左右的时间内冲刺到十万读者。

但这并没有发生。

事实上,我花了将近六个月的时间才有了第一个 1,000 名读者,而从 0 到 42,000 多名读者,我写了 185 个博客、400,000 多字,用了大约两年的时间。

你需要很努力才能显得不费吹灰之力,达到这个水平需要很长的时间。——杰克

译者:TeresaChen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