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通財經瞭解到,美國頁岩油的繁榮有助於抑制過去兩年油價的飆升,但這種繁榮目前正在減弱。

根據聯邦記錄機構的數據,相比去年,2024年美國原油日產量預計將僅增加17萬桶,低於2023年每天100萬桶的增幅,這是自2016年以來最小的年度增幅(不將疫情期間納入考量)。

此前,儘管面臨歐佩克(OPEC)減產和全球動盪(包括最近的中東動盪),美國新原油的湧入仍幫助抑制了油價的飆升。在俄烏衝突導致油價在2022年初飆升至每桶120多美元后,私人生產商徵用鑽井平臺,推動了油價上漲。

現在,這種增長預計將大幅放緩。油價下跌導致生產商在去年關閉了鑽井平臺。隨後,許多放棄鑽探的運營商被尋求在美國擴張的大公司收購。這些大型上市公司優先考慮的是向股東返還現金,而不是鑽探新井。

渣打銀行大宗商品研究主管保羅·霍斯內爾(Paul Horsnell)說:“除非有人提出非常引人注目的新技術創新,否則輕鬆增長的局面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上週,摩根士丹利分析師下調了對美國今年原油產量的預期,並將對布倫特原油的預期從每桶75至80美元上調至80至85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舉的前一天,Diamondback Energy公司表示將收購私人控股的Endeavor Energy公司,並表示將優先控制成本。

Endeavor等私營公司近年來一直是該國的搖擺生產商,在油價高漲時提高產量,在油價下跌時削減產量。據標普全球商品洞察公司(S&P Global Commodity Insights)稱,包括Endeavor在內的10傢俬營生產商佔據了二疊紀盆地2019年12月至2023年3月增產量的一半。

二疊紀盆地橫跨德克薩斯州西部和新墨西哥州東南部,自疫情以來,該盆地幾乎佔據了美國原油產量增量的全部份額。去年,美國原油日產量約爲1290萬桶,創歷史新高,超過其他任何國家。

但根據油田服務公司貝克休斯(Baker Hughes)的數據,自2022年底以來,在美國作業的石油鑽井平臺數量下降了近20%,約爲500個。

渣打銀行的霍斯內爾說,因爲最近鑽井數量如此之多,而且頁岩油井的產量在其生命早期下降得最快,這種下降預示着增長速度可能會大幅放緩。

分析公司Enverus的數據顯示,在2023年,有39傢俬營勘探與生產公司被上市公司收購。這其中包括推動後疫情時期二疊紀產量捲土重來的十大公司中的四家。

交易狂熱耗盡了該國尚未開發的油井供應。尋求出售的公司往往會對此前鑽探的油井進行壓裂,以提高產量,從而提高買家吸引力。例如,據研究公司EnergyAspects稱,石油公司赫斯(HES.US)在10月份宣佈被雪佛龍(CVX.US)收購之前,就在北達科他州的巴肯地區大幅提高了壓裂水平。

與此同時,大公司也須着力於整合所收購的項目。二疊紀私營運營商高城勘探公司(Tall City Exploration)的首席執行官邁克爾·奧斯特曼(Michael Oestmann)說,他們也傾向於將重點縮小到合併後公司的最佳前景上。奧斯特曼稱:“買家明白了這一點,並開始分清主次。”

不過,一些分析師認爲,美國石油產業可能會再次給市場帶來驚喜。麥格理(Macquarie)能源策略師沃爾特·錢塞勒(Walt Chancellor)預計,今年12月的日產量將比2023年同期多出66萬桶,因爲鑽井效率往往會隨着鑽機數量的減少而提高。他說,其餘的私營公司以及新成立的公司也可能會提高產量。

錢塞勒說:“我們看到這些公司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崛起,所以這是2024年需要關注的關鍵問題之一。”

壓裂公司Liberty Energy首席執行官克里斯·賴特(Chris Wright)說,如果價格足夠高、時間足夠長,即使是大型上市公司也會想辦法提高產量。

賴特說:“人們不會因爲短期的曇花一現而改變計劃”“但美國的原油產量增長能力並沒有消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