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立生物医药技术(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澎立生物”)在年前终止了科创板上市审核,这家公司的保荐机构是海通证券(600837.SH),亦是该券商2024年的第一个IPO终止项目。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如果将时间拉长,海通证券2023年IPO终止项目为20家,2022年为14家,2021年这一数据为12家,三年多时间的IPO终止项目约为47家。

就在澎立生物终止上市审核之前,上交所2024年1月末披露了针对海通证券某IPO保荐项目的《关于对海通证券及有关责任人采取监管措施的决定》以及《关于对保荐代表人晏璎、谢丹予以通报批评的决定》。

两名保代“违反自律规则”被罚

上交所的公告显示,因海通证券在IPO保荐项目中存在履职尽责明显不到位、投行质控内核部门未识别项目重大风险及对尽职调查把关不审慎等缺陷,IPO项目保荐代表人晏璎、谢丹被通报批评;海通证券、时任保荐业务负责人姜诚君、时任内核负责人张卫东、时任质控负责人许灿同步被采取监管措施。

其中,保荐代表人晏璎、谢丹被通报批评的原因主要来自三方面,“一是保荐人对发行人关联方核查不充分,对控股股东1497.17万元的其他应付款系因前次申报报告期体外资金循环配合客户汇款事项形成的情况未给予披露,且该体外资金循环事项与申报期内的关联方及疑似关联方高度相关。其次是保荐人对发行人的收入核查不到位,发行人存在报告期内收入确认存在多笔外部验收单时点与内部工时不匹配的情况及跨年度调节收入的风险。另外还有保荐人对毛利率及成本核查不到位,保荐人未能关注到物料耗用与产量不匹配的情况,也未能充分核查发行人毛利率异常及成本核算准确性的问题。”

对以上的责任认定,两名保代虽进行了申辩,但皆被上交所驳回。

上述被处罚的两名保代,晏璎学历为硕士研究生,2011年6月29日加入海通证券并在公司从事一般证券业务,后于2017年登记类型转变为保荐代表人并继续在海通证券执业。

相比之下,另一位保代谢丹的从业经历丰富得多。

谢丹入职海通证券之前,先后于2014年10月和2017年12月在南京证券和华宝证券从事一般证券业务;2020年10月加入海通证券并于2021年6月成为保荐代表人。从其转为保代的时间及项目经历来看,谢丹参与该项目时刚接触保荐工作不久,本次被通报批评可以说是“出师不利”了。

目前中国证券业协会网站上,两名保代的执业声誉信息都已呈现处罚记录,处罚类型是“自律处罚”。

除了以上两名主要负责该项目的保代,另外还有海通证券时任保荐业务负责人姜诚君,海通证券时任内核负责人张卫东,海通证券时任质控负责人许灿皆因该项目受到相应监管警示。

艾文智略首席投资官曹撤于2月8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被处罚的保荐代表人,其后续的职业生涯是会受到一些负面影响的。根据我国证监会的相关规定,保荐代表人因违规行为被采取监管措施或纪律处分后,将影响其职业信誉评级,可能导致其在未来参与的项目受到审慎监管,甚至可能影响到其所在券商的业务开展。另外,保荐代表人个人在行业内的声誉和地位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可能会影响其个人职业发展。”

7年都“送不上市”的IPO项目

该项目现场检查虽然查出了大问题,但是上交所的处罚公告并未披露项目详情,仅表示该项目为二次申报项目,前次申报报告期为2017年度至2020年1-6月,第二次申报报告期为2020年度至2022年度,其中2020年1-6月为重叠段。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相关公告与资料后发现,该项目疑是杭州百子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百子尖”)。

最直观的证据即是海通证券于2023年1月10日公告披露的《关于杭州百子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工作进展情况报告(第一期)》,该文件在辅导人员板块中提到,主要的辅导人员有晏璎、谢丹,且晏璎担任该项目辅导工作小组组长,辅导期为2022年9月23日至该报告出具之日。

另外,从本次被处罚项目的财务细节中也能找到蛛丝马迹。

首先,从杭州百子尖第一次冲击上市时发布的审计报告来看,公司从2017年至2020年(前6个月)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113.44万元、1.38亿元、2.16亿元及6020.71亿元,这与上交所处罚决定中提到的“发行人申报期内收入呈高速增长趋势”一点吻合。

另外,审计报告中还提到杭州百子尖还与关联方杭州工软存在1497.17万元的其他应付款,与上交所处罚决定中提到的相应数据一模一样,对该数据的形成,审计报告中的解释为“其他应付关联方余额主要系向关联方拆入资金形成的其他应付款项”。

杭州工软是杭州百子尖的控股股东,直接持有公司2703.34万股股份,持股比例50.26%。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为了确认该项目是否是杭州百子尖,时代周报记者于2月8日致电海通证券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无法告知相关人员联系方式,希望记者发送一份采访提纲。然而截至2月20日发稿时,时代周报记者仍未收到海通证券的采访提纲内容回复。

“尽管上交所未披露有关IPO项目的名称和详细信息,但如果该项目后续想继续冲击上市,确实可能会受到本次处罚的影响。”曹撤认为,“首先,保荐代表人的违规行为会导致该项目在审核过程中受到更多关注,监管部门可能会对项目进行更为严格的审查,这可能会延长项目审核周期,影响上市进程。其次,保荐代表人的处罚情况可能会对投资者信心产生一定影响,从而影响项目的认购情况。最后,券商及相关责任人受到处罚,可能会对公司在资本市场的形象和信誉造成负面影响,进而影响公司其他业务的开展。”

因此,本次处罚虽不会直接导致项目无法上市,但确实会增加项目上市的难度和不确定性,更何况杭州百子尖已经不是第一次申报了。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百子尖第一次申请上市的保荐机构是中银证券,申报期从2017年始,后公司于2020年12月24日发布了杭州百子尖的发行保荐书,当时的保荐代表人指定杨玉国和王冰,章骏飞为项目协办人。然而就在首次提交科创板申请文件后的两个月不到,杭州百子尖和中银证券就撤回了申请,对于撤回的原因,未有相应信息披露。

此次因保荐项目尽责明显不到位,两名保代被通报批评,而且还连累海通证券被采取监管措施。如今,随着澎立生物在2024年1月末终止了上市审核,使得海通证券过去三年多的IPO终止项目达到了47家。

业绩来看,海通证券预计2023年归母净利润为9.18亿元到10.10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减少55.35亿元到56.27亿元,同比减少84.57%到85.97%。

交银国际研报指出,海通证券2023年“盈利显著低于我们和市场预期。公司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43.6亿元,同比下降28%,由此计算4季度单季亏损规模在33.5亿-34.4亿元之间。我们将目标价从5.0港元下调至4.2港元,考虑到公司盈利波动性较大,维持中性评级。”

2月20日收盘,海通证券港股以上涨3.83%报收3.80港元,A股以上涨1.01%报收9.01元。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