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銀行成IPO“難產戶”:業績分化,部分資產質量承壓|IPO觀察

二級市場標的估值節節攀升,一級市場卻上市舉步維艱,這就是當下上市銀行和擬上市銀行之間的割裂現狀。

近年來,銀行IPO節奏明顯放緩,2023年銀行IPO甚至“顆粒無收”,擬上市銀行排隊多年無果。而且,隨着經濟環境的變化,部分擬上市銀行正在面臨較大的業績壓力,是繼續堅守,還是黯然撤單,是擺在他們面前的一道艱難的選擇題。

中小銀行IPO降速

今年以來,二級市場大幅振盪,在機構避險、低估值、低倉位等因素影響下,“低估值、高股息”的投資策略備受追捧,銀行股是典型的“低估值、高股息”品種,具有現金股息率高、分紅穩定、企業相對成熟等特點。

Wind數據顯示:年初以來,在31個申萬一級行業中,29個行業收跌,僅銀行、煤炭兩個行業收漲,其中,銀行板塊漲幅達到7.95%,漲幅排名第一,超額收益明顯。

然而,在一級市場,銀行卻是擬上市企業中的“老大難”,去年全年註冊制啓動之後,於證監會排隊IPO的10家銀行平移到了滬深交易所。

不過,自受理以來,已過去近一年的時間,這10家擬上市銀行中,僅湖州銀行於去年11月1日進入了首輪問詢,其餘均仍停留在受理階段,同期受理的上市公司,快則上市多時,慢則至少已進入多輪問詢階段。

排隊最久的藥都銀行自2018年3月就已發佈了招股書,在等待了近6年無果後,於今年2月10日撤回了IPO申請,藥都銀行也是10家擬上市銀行中規模最小的一家。除此以外,2022年,排隊4年之久的廈門農商銀行亦撤回了IPO申請。

從上市進程來看,近兩年,銀行IPO節奏明顯放緩,2022年僅蘭州銀行(001227.SZ)成功登陸資本市場,2023年銀行IPO甚至顆粒無收,而在2021年、2019年分別有4家、8家銀行上市。

作爲外源性補充工具,IPO是商業銀行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的重要方式,不僅能帶來巨大的資本增量,而且,上市後還可以通過增發、優先股等方式繼續對資本金進行補充。

星圖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薛洪言對第一財經表示,銀行上市節奏放緩背後,主要是近兩年資本市場連續下跌,資金持續流出,A股市場融資能力下降。在此背景下,監管部門放緩了IPO節奏,優先保障硬科技企業的融資需求,其他行業則被延後處理,待市場信心回暖後,IPO纔會正常開閘。

“銀行都是大塊頭,更加適合在市場行情好的時候上市。” 薛洪言說。

結構化金融專家宋光輝對第一財經表示,從中小銀行自身的發展來看,在當前經濟下行,競爭壓力較大的環境裏,其發展瓶頸不是資本金不足,而是風險管理的問題。銀行業本身就是週期性較強的行業,與實體經濟的景氣度高度相關,當前存在很大的業績壓力。

“IPO及再融資對於股市的資金消耗,一直是二級市場上高度被關注的問題。當前政策更傾向於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尤其是科技創新行業,相對而言,地產、金融,以及過剩產能行業的融資會受到階段性限制。”宋光輝說。

擬上市銀行陣營業績分化

目前,全國性商業銀行、區域性龍頭銀行大多已登陸資本市場,接下來的上市主體主要爲區域性次龍頭,其經營範圍更加聚焦於地方經濟,風險也更加集中。近年來,隨着銀行業經營環境的變化,即便是上市銀行也面臨着較大的業績壓力,擬上市銀行更是如此,排隊陣營的業績日漸分化。

以主動撤單的藥都銀行爲例,數據顯示:藥都銀行2022年營業收入下滑了10.54%,淨利潤下滑26.68%;2023年1至9月,藥都銀行營業收入同比下降11.51%,淨利潤同比下降5.49%。

在息差表現方面,2021年,藥都銀行的淨息差爲4.10%,2022年下滑至3.35%,截至2023年9月底,淨息差進一步下滑至2.88%。在資產質量方面,2020年至2023年9月末,藥都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分別爲1.52%、2.17%、3.11%、3.33%,不僅上升勢頭明顯,而且遠高於其它擬上市銀行。

來自廣佛(廣州、佛山)地區的順德銀行、南海銀行、廣州銀行2022年均增長不佳,淨利潤清一色下滑,其中,順德銀行淨利潤同比下滑3%、南海銀行下滑10%,廣州銀行更是下滑19%。

2023年上半年,三家銀行的增速依舊緩慢,其中,廣州銀行營業收入下降3.78%、淨利潤微增3.06%;順德銀行營業收入下降1.5%、淨利潤下降0.11%;南海銀行營業收入微增0.30%、淨利潤下降1.40%。

無論是營收增速抑或淨利潤增速,這三家銀行在9家擬上市銀行中均處於尾部。目前,在廣佛地區,尚無A股上市銀行,“破冰”的希望都寄託在了這三家銀行的身上。

而毗鄰廣佛的東莞銀行,卻展現出了較爲強勁的發展勢頭,2023年上半年,東莞銀行實現營業收入54.98億元,同比增長7.83%,增速在9家擬上市銀行中排名第三;實現淨利潤23.52億元,同比增長15.73%,增速排名第二。

雖然東莞銀行截至2023年上半年的資產規模僅爲廣州銀行的七成左右,但淨利潤卻是廣州銀行的1.4倍,是9家擬上市銀行中淨利潤規模最高的銀行。

另外,湖州銀行的增速也十分可觀,2023年上半年,湖州銀行營業收入同比增長9.95%、淨利潤同比增長21.60%,增速均位列榜首。

湖州銀行的業務經營區域主要包括湖州、嘉興以及杭州地區,區域經濟較爲活躍,區位優勢明顯。湖州銀行的實際控制人爲湖州市人民政府,其存貸款市場份額在湖州市同業中居前列,作爲區域性商業銀行,其在支持當地經濟發展、維護當地金融穩定等方面發揮重要作用。

崑山銀行和海安銀行均來自江蘇省,目前在A股市場,江蘇省共擁有9家上市銀行,是上市銀行最多的省份,而且這9家上市銀行的淨利潤表現均可圈可點,得益於區域經濟的發展,這兩家擬上市銀行業績增長也表現良好。

其中,崑山銀行規模較大,增速也較快,2023年上半年,崑山銀行實現營業收入20.60億元,同比增長3.50%;淨利潤9.73億元,同比增長10.62%。海安銀行實現營業收入10.33億元,同比增長4.25%;淨利潤5.02億元,同比增長8.32%。

部分銀行資產質量承壓

在資產質量方面,順德銀行、南海銀行、廣州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均在持續攀升中,尤其是廣州銀行,截至2023年6月底,其不良貸款率已經達到2.35%,較2023年初提升0.19個百分點,在9家擬上市銀行中不良貸款率最高。

招股書顯示:廣州銀行的資產質量主要受房地產拖累。截至2023年6月30日,廣州銀行的房地產行業公司貸款和墊款爲266.37億元,佔公司貸款和墊款總額的比例爲15.06%,不良貸款率達到4.41%;個人住房按揭貸款爲320.21億元,佔個人貸款總額比例爲17.34%,不良貸款率爲1.88%。

廣州銀行表示,由於2021年以來,國內房地產行業受宏觀經濟政策調控影響,多家大型房地產集團相繼出現流動性危機,本行部分房地產業貸款客戶的還款情況也受到一定的影響,因此房地產業不良貸款率有所上升。

而順德銀行的不良貸款主要來自租賃和商務服務業、批發和零售業以及製造業,其中,批發和零售業的不良貸款餘額和不良率最高,截至2023年6月30日,其批發和零售業不良貸款餘額爲14.08億元,不良貸款率高達7.90%。

南海銀行在招股書中也表示,受經濟結構轉型、行業政策調整等影響,本行未來可能面臨不良貸款上升壓力,無法保證未來能維持或降低當前不良貸款率,亦無法保證目前或未來向客戶發放的貸款質量不會下降,進而可能對本行的資產質量、財務狀況和經營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