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隔夜逆回购协议(RRP)这个重要的美联储流动性工具已经降至很低规模,但市场分析师认为,美联储可能还会继续缩减资产负债表。

RRP被符合资质的机构用来在美联储存放现金并赚取一定利息,上周其使用规模一度跌破5,000亿美元,延续了长达数月的下降趋势。

与此同时,最新数据显示,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另一大负债——银行的准备金余额为3.54万亿美元。这高于美联储2022年6月开始缩表时的水平。美联储的缩表进程也被称为量化紧缩(QT)。

“富余资金从RRP工具流出但无处可去,只能重新进入准备金余额,带来了淤塞资产负债表的风险,” Wrightson ICAP经济学家Lou Crandall在给客户的报告中写道。“美联储可能认为富余现金从RRP工具溢出到银行准备金账户是低效的,会成为其继续从整个金融体系中抽走流动性的一项理由。”

量化宽松政策已经实施了一年半多,美联储每月允许多达6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多达350亿美元的机构债到期而不进行再投资,但关于美联储是否错误判断了不造成金融体系准备金短缺的情况下可以多大程度收紧流动性,市场中一直存在争论。

策略师们一直试图确定在RRP清空的情况下是否还能继续缩表,以及在引发类似于2019年9月那样融资市场动荡之前银行准备金可以缩减到什么程度。

巴克莱美国银行策略师都推迟了他们预测的开始量化紧缩减码的时间。

在上个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政策会议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决策者们计划在3月会议上进行更深入的讨论。他承认个别成员在会议上提到了减码量化紧缩。上次会议的纪要将于周三公布。

然而Crandall表示,目前还不清楚官员们如何看待RRP余额快速下降。

达拉斯联储行长Lorie Logan指出了RRP规模的重要性。她在1月份表示,随着逆回购余额接近低水平,应该放慢缩减资产负债表。纽约联储行长John Williams上个月指出,银行准备金这个用于指导缩表的关键指标与美联储启动量化紧缩之前相比几乎没有变化。

自去年6月以来,对RRP的总体需求一直在下降,当时美国财政部在债务上限暂停后增加国库券发行,为短期投资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随着交易员开始押注美联储今年将大幅降息,对国库券的买盘加速,促使货币市场基金进一步配置国库券以获取较高的收益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