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李 准 ●王 逸

“这绝对是美国外交政策立场的转变。”对于美国在一份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草案中提出“尽快在加沙实现临时停火”,卡塔尔半岛电视台20日这样评论。此前,美国一直反对联合国在针对缓和巴以局势所采取的行动中使用“停火”一词。

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高恩认为,这是迄今为止美国在联合国发出的“最强烈信号”,表明自己耐心有限,以色列不能完全依赖美国的外交保护。不过外媒同时注意到,美国使用的措辞仍然给以军方留有余地,且美国并不着急让该决议草案进入表决流程。值得注意的是,据法新社报道,

当地时间20日上午,美国在安理会再次动用否决权,阻止阿尔及利亚所提决议草案的通过。这份要求立即实现人道主义停火的草案得到了阿拉伯国家的支持。


当地时间2月20日,联合国安理会就阿尔及利亚代表阿拉伯国家提出的要求加沙立即人道停火的决议草案进行表决,因美国一票否决,决议草案未获通过

“足以让以色列感到紧张”

美国在这份安理会决议草案文本中称,“在切实可行的情况下尽快在加沙实现临时停火”。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外交事务编辑贝斯认为,华盛顿的决议草案似乎意味着其在措辞上出现重大变化,“美国首次提停火一词……这很重要,因为以色列不希望在任何决议中出现停火这个词”。英国《卫报》19日说,这是本轮巴以冲突爆发以来,美国首次明确支持停火,尽管它给以军留下了回旋余地。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美国的说法与其他大部分安理会成员国的意愿并不一致,后者希望“立即实现人道主义停火”。

据美联社19日报道,美方的草案文本呼吁解除对人道主义援助的所有运输限制,并认为以色列对拉法的大规模地面进攻计划“在目前情况下不应该实施”。现在约有150万巴勒斯坦人在这座与埃及接壤的加沙南部城市避难。该草案警告,平民将进一步受到伤害并流离失所,可能进入周边国家,地区和平与安全将受到严重影响。



拉法地区人烟稠密(图/美联社)

就这份决议草案进行表决的时间尚不确定。CNN引述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话称,美方“不打算急于”进行表决,想留出时间开展谈判。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高恩对法新社说,无论如何,仅仅是美国提出这样一份决议草案的事实就足以让以色列感到紧张,美国“终于”将安理会作为表明自己对以色列的行动耐心有限的平台。

CNN称,针对以色列如何推进战争,拜登政府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直白地表达担忧。上周五,拜登对记者说,他在过去几天里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进行了“广泛的对话”,并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即“必须暂时停火”,以确保被哈马斯扣押的人质得到安全释放。

“U型大转弯。”《印度斯坦时报》20日称,美国历来保护以色列免受联合国所采取措施和行动的影响,但其提出的决议草案表明,立场有所转变。华盛顿未具体说明要采取何种外交姿态,不过,它采用了一种微妙的方式,并表明以色列在联合国将不再受到无条件的外交保护。这种情况也给正在进行的解决巴以冲突的国际努力增加了复杂性。

而在《以色列时报》看来,美国决定起草决议可能是迫于国际社会施加的日益增大的压力——华盛顿被要求采取更积极主动的行动来结束战争。报道认为,“临时停火”这一说法反映美国仍然支持以色列瓦解哈马斯的总体目标。

第三次动用否决权

值得注意的是,在联合国安理会20日就阿尔及利亚所提决议草案投票前,美国已经表示“不支持”该草案。据美联社报道,美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伍德此前称,这份要求立即实现人道主义停火的草案“并非有效的机制”,“无法实现我们希望看到的三件事情:解救人质、提供更多援助、长时间暂停冲突”。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除了20日的投票,美国在这轮巴以冲突中已两次动用否决权阻止安理会通过旨在缓和局势的相关决议。另外,在表决有关加强对加沙人道主义援助、呼吁实现紧急和长期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时,美国两次投下弃权票。据俄新社20日报道,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波利扬斯基说,每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指美国动用否决权),都是对美国声誉的无情打击,尤其是在中东地区。

“美国在加沙战争中的两副面孔。”印尼《罗盘报》20日以此为题报道称,美国不支持阿尔及利亚所提决议草案的原因是担心它不利于该国与埃及、以色列、卡塔尔正在进行的谈判。但实际情况是,阿拉伯国家正为阻止人道主义灾难、推动人质释放而斡旋停火。目前为止,外界还没有看到华盛顿为防止拉法可能面临的人道主义灾难而作出真正认真的努力。

以色列经济萎缩近20%

毫无疑问的是,以色列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国际压力。据法新社19日报道,自加沙战争开始以来,欧盟一直难以就以色列的军事行动作出统一回应。不过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除了匈牙利以外的所有欧盟国家外长19日就一项声明达成一致,呼吁“立即实施人道主义停火,进而实现永久停火”。同一天,英国外交大臣卡梅伦说:“我们呼吁立即停止战斗。”英国《伦敦旗帜晚报》说,这是他就以色列军事行动发出的迄今“最强硬言论”。


图为卡梅伦资料图,他呼吁立即停止战斗

与此同时,以色列政府还要应对与日俱增的国内压力。半岛电视台说,以色列民众持续举行示威,而以色列国防军前总参谋长埃森科特日前致信战时内阁说,实现战争目标的难度越来越大。《以色列时报》称,他批评内塔尼亚胡一再坚称以色列将取得对哈马斯的“全面胜利”。埃森科特目前是以色列战时内阁的观察员。

以色列经济也尝到巴以冲突带来的苦果。该国中央统计局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第四季度以色列经济按年率计算萎缩约19%。2023年以色列经济增长2%,明显低于前两年水平。2021年和2022年,以色列经济分别增长了8.6%和6.5%。综合CNN、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凯投宏观经济专家皮奇说,以色列经济收缩“比预期的严重得多”,2024年GDP增长可能将是有记录以来“最弱的”增长率之一。《以色列时报》说,消费者支出、贸易、投资等受到沉重打击。冲突爆发后,以色列召集大批预备役人员走上战场,大量企业停止运营,人们为免受火箭弹袭击而待在家中,建筑业、农业等高度依赖外国劳动力的行业所受冲击尤其严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