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周二的数据显示,由于德国Deutsche Pfandbriefbank(PBB)银行仍受困于商业地产市场低迷,做空者对该行押注升至历史新高。

此前,美国商业地产低迷蔓延至德国,导致德国银行Deutsche Pfandbriefbank (PBB)和Aareal Bank AG的无担保借贷成本皆在不断上升。一周前,PBB便曾表示,因利率上升导致美国商业地产面临高昂债务,PBB对该行业的风险敞口迫使其增加了贷款损失拨备。

持有公司空头头寸是指投资者借入公司股票,押注股价将会下跌。根据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数据,上周四借给做空者的PBB股票占该行市值的比例达到19%,为该行2015年上市以来的最高值,周二这一数值略微回落至17%。而两周前,PBB股票的空头总量还不到8%。

PBB拒绝置评。该行本月试图向投资者保证,目前拥有足够的资金来应对给众多银行蒙上阴影的房地产市场低迷。

标普(S&P)上周下调了PBB的信用评级,理由是担心该银行的商业房地产风险敞口,PBB的股价在二月下跌了30%,其一种债券的价格也跌至历史最低点。

该行的市值已萎缩至约5亿欧元,但作为德国最大的房地产金融公司之一,一直受到密切关注,尤其是在它进军美国商业房地产市场时,人们对美国商业房地产违约的担忧便已经飙升。

此外,一些全球最大的投资管理公司和对冲基金拥有足够大的空头头寸,因此需要向德国监管机构披露,这其中包括市值622亿美元的千禧管理公司(Millennium Management)、市值160亿美元的Qube Research & Technologies公司、市值19亿美元的Kite Lake Capital公司、市值9570亿英镑的惠灵顿管理公司(Wellington Management)及Caius Capital公司和SIH Capital Group公司。

千禧管理公司、Kite Lake、惠灵顿管理公司和Qube Research & Technologies拒绝发表评论。Caius Capital和SIH Capital Group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S&P Global Market Intelligence证券金融总监马特·切萨姆(Matt Chessum)说:“自2023年初以来,人们便开始担心该行的商业房地产风险敞口,对PBB的做空兴趣一直在增长。”他称,其他欧洲银行的借出股票比例平均约为0.25%。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银行对商业房地产行业的贷款约为1.4万亿欧元,其中德国、法国和荷兰的银行对该行业的风险敞口最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