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华西都市报□徐宇

在川北大巴山里,家家户户院前都栽着核桃树,以前没有优良品种,只有小核桃和大核桃两种树,小核桃俗称“米核桃”,取里面的果仁容易。而大核桃的果仁死死地卡在坚硬的壳里,果仁易被敲碎。人们就希望自家的核桃树变成“米核桃”,年年果实压枝头。为了表示诚意,人们会在大年这天,给核桃树“喂年饭”,这个习惯延续至今。后来,川北大巴山人,不仅仅只给核桃树“喂年饭”了,只要是结果子的树,一律“喂年饭”,希望自己种下的果树,在这一年里硕果累累。

年复一年,树皮上留下一道道刀痕,像张开的无数双嘴巴,向人世间诉说过年的美好和吉祥。我清楚地记得,小时候在吃年饭前,母亲先叫我和哥哥去给院前那棵核桃树“喂年饭”。母亲左手端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右手拿着一把砍柴刀,她把白花花的米饭交给我,把砍柴刀交给哥哥,然后向我俩交代,用大刀把树皮砍开一个“嘴巴”,将雪白的大米饭塞进去。要把一碗米饭喂完,不能倒掉,这就叫“吃年饭”。喂完后,我和哥哥就按照母亲的吩咐,面对核桃树毕恭毕敬地大声喊道:“核桃树呀核桃树,望你多给我们家结果子哟!”

也许是我和哥哥虔诚地给核桃树喂了“年饭”,我家的核桃树真的很争气,每年结不少果子。用卖核桃的钱,母亲给我们凑足了上学的费用,还早早地缝上了过年的新衣服。如今,给核桃树“喂年饭”已变成了最亲切、最甜蜜的回忆。我期盼每年的年饭更香,年味更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