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由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增长阶段转换,意味着GDP在评价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时的主导性作用被淡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GDP以及GDP增速等关联指标在预判、评判经济发展水平时不具有理论意义和现实价值。

刚刚召开的2024年河南省“两会”将GDP增长目标确定在5.5%,是基于河南省情、中国国情,以及国外经贸大环境可能的不确定性不稳定性等变数进行科学预判基础上确定的,具有实践上的务实性,理论上的科学性和战略上的合理性。

——从要素支撑的角度考量:5.5%的经济增长目标与河南潜在的增长率支撑要素和发展水平基本吻合。从河南现有的生产要素、发展动能和增长效能等要素分析,5.5%的增速基本反映了河南省域资本和劳动得到充分利用时的经济增长状态。综合考量2023年河南GDP4.1%的增速、未来技术进步推动省域资本质量(资本内含的技术水平)提高、未来教育水平提高推动劳动质量(人力资本)提升,以及数字化转型、智能化升级、进一步深化改革可能释放的政策红利等,经济增长率达5.5%及略高水平合情合理。

——从政策工具的角度考量:年初预判并明确年度GDP增长目标其实是政府协调经济发展的政策工具,是政府引导地区经济发展的策略行动。既如此,评判增长目标是否具有务实性、科学性、合理性,应当全面而系统的综合分析作为政策工具和发展策略的预定目标对引导地区经济增长可能产生的实际效果。当经济回暖和市场复苏压力依然较大时,政府将经济增长目标确定在有希望、可争取的“略高”水平,不仅有利于形成向好的投资和消费预期,而且有利于激发资本、劳动、技术、数字和制度等要素活力,实现逆周期调节。因此,5.5%的增速是策略性安排、合理性安排。

——从战略合理性角度考量:河南将经济增长目标确定为5.5%,略高于潜在增长率水平,符合河南推动经济换档加速、产业转型升级、发展方式优化转化等基本要求。既具有务实的一面,垫垫脚可以“摸到”,努努力可以实现,杜绝了急功近利、杀鸡取卵和寅吃卯粮式发展,也具有倒逼各级政府“撸起袖子加油干”的另一面,因为,目标并不能轻而易举的实现,告诫政府、企业和人民,躺平不可取,也将无法达成目标。只有进一步深化改革、调整产业结构、培育小微企业和提升技术能力等,才能推动经济由投资驱动和规模导向朝创新驱动和效率导向转变。

——从迎接新机遇和应对新挑战的角度考量:国际经贸形势不确定性不稳定性正在加速演变,利好和利差都在可能的预期当中,5.5%的增速基于巨大的河南经济体量,可以确保河南在面对利差时不那么被动,在面对利好时可以更好的主动出击,寻找商机。从而可以为社会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为新产业发展和新消费形成打开充分的空间,为推动河南企业走出去请进来创造有利条件,进而推动河南省域经济加快形成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新格局。

作者:宋向清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副会长 华德榜创始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