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曾經的“網紅雪糕”鍾薛高再次引發關注。

天眼查APP顯示,近日,鍾薛高食品(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鍾薛高)所持3500萬股權被凍結,涉及旗下3家公司。

近年來,鍾薛高負面輿論不斷:去年10月曾因欠薪登上熱搜,如今又引發“股份凍結”熱議。

2月21日,華西都市報、封面新聞記者發現,鍾薛高的官方微信公衆號、微博、小紅書均已停更數月甚至半年。此外,在第三方購物平臺上,鍾薛高的產品均以很低的價格銷售,其中臨期產品已低至2.5元一支。

負面傳聞不斷,所持3500萬元股權被凍結

記者從天眼查APP獲悉,近日,鍾薛高新增3則股權凍結信息,凍結股權數額分別爲2000萬元、1000萬元、500萬元。

股權凍結被執行的企業分別爲殊趣食品(上海)有限公司、盤箸有喜(上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鍾嘉(上海)商貿有限公司,凍結期限爲2月6日至2027年2月5日,執行法院均爲浙江嘉興市秀洲區人民法院。

事實上,這已不是鍾薛高第一次被股權凍結。天眼查APP顯示,去年年底,鍾薛高曾陸續增加了4則股權凍結信息,凍結股權數額分別爲100萬元、139.57萬元、139.57萬元、100萬元。

除了股權凍結,鍾薛高近年來還因價格爭議、欠薪、斷貨等原因幾度陷入風波。

2023年10月,欠薪事件一度將鍾薛高推到輿論的風口浪尖。當時,在社交平臺上,有多位自稱曾在鍾薛高工作的網友爆料稱被鍾薛高拖欠工資,在職員工也面臨工資緩發的情況。

昨日記者發現,鍾薛高的官方微信公衆號、微博的更新均停留在2023年8月,其小紅書的最新一篇筆記也停留在2023年9月。

雪糕賣不動? 網上售價低至2.5元一支

說起鍾薛高,最早其因較高的售價被網友吐槽爲“雪糕刺客”,此後又因雪糕“火燒不化”引發全網熱議,使其一度陷入各種負面輿論和質疑。

2018年3月,鍾薛高誕生,名字諧音“中國雪糕”,創始人林盛的目標是“做中國最好的雪糕”。2018年“雙十一”,其兩萬支單價66元的厄瓜多爾粉鑽雪糕在15個小時內售罄,讓鍾薛高全網“出圈”。

然而,極速狂飆的鐘薛高終究未能實現長紅。近年來,鍾薛高頹勢凸顯,2023年“雙十一”,原本是榜單和頭部直播間“常客”的鐘薛高沒了蹤影,依靠線上渠道崛起的它似乎正在失去主戰場。

2023年夏天,記者曾在成都多家雪糕批發店和便利店看到,鍾薛高多在打折銷售。有店主說,鍾薛高的銷售並不好,不少到店的消費者會問價,但購買的不多。

艾媒數據顯示,在2023年中國消費者購買單支冰淇淋或雪糕的可接受價調查中,3-15元價格區間的佔比最高,15元以上的嚐鮮後基本無人問津。

2月21日,記者在某第三方購物平臺搜索“鍾薛高”,發現其產品都在打折促銷,算下來一支雪糕的價格在3.9-10.4元之間,均價5元左右居多。此外,記者還看到,有店鋪的臨期20支裝鍾薛高草莓白巧僅賣60元,平均1支3元;20支裝粉紅檸檸冰僅賣50元,平均1支2.5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雪糕刺客”的標籤下,鍾薛高也曾尋求低價策略。去年4月,鍾薛高推出全新低價雪糕產品“Sasaa”,售價3.5元,但反響平平。

角逐千億市場,鍾薛高需要講“新故事”

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5-2021年,中國冰淇淋、雪糕行業市場規模由不足900億元增長至1600億元,6年間累計上漲超90%,預計2027年將突破2000億元關口。

雖然雪糕市場規模在不斷擴大,但行業競爭激烈。近年來,隨着消費者習慣的轉變,高價雪糕開始賣不動了,“性價比”“健康”等成爲消費者更看重的標籤。一度負面輿論纏身的鐘薛高更難以被消費者買賬。

“鍾薛高在市場上走的一直是高端路線。說起鍾薛高,大多數人第一反應是:這是一個非常貴的雪糕。”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江瀚說,大部分人對鍾薛高有一種偏排斥的心態,核心原因在於其定價過高。

貝恩公司全球高級顧問潘俊表示,雪糕作爲鍾薛高的主營業務,其口味和質量一直是最重要的賣點。自從雪糕“火燒不化”的危機風波爆出後,鍾薛高陷入了一場無法與消費者調和的矛盾之中,此後又因種種內部危機站上了風口浪尖。

中國食品產業評論員朱丹蓬認爲,鍾薛高的平價產品比不過伊利、蒙牛、雀巢、夢龍等大品牌,高端產品也已賣不動了。歸根結底,其經營理念是沒有可持續性的,比較看重眼前,利用一點流量就去“收割”消費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