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科技日报

颜 宁 深圳医学科学院院长、深圳湾实验室主任、清华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

说起基础研究,人们会想起自由探索。我本人也一直在相对自由宽松的学术环境中成长至今。但是像人类基因组计划这类目标明确的大项目显然属于有组织科研,极大地促进了基础研究领域的原创发现。所以,有组织科研与自由探索之间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要让有组织科研与自由探索相互促进,激发科研人员内驱力,开展“顶天立地”的科研。

所谓“顶天”,就是能在科学史留下浓墨重彩篇章、在世界范围内有重大影响的原创发现。专心科研本身就是一种幸运。成为世界上首个发现者或创造者,简直是人生最大的馈赠。若能充分激发科研人员的内驱力,使其将才智发挥到极致,何愁没有创新?激发科研人员的内驱力,就要给大家充分的自由,让他们不被事务性的工作打扰,建立科研经费包干制,给予科研人员更大的自由度和决策权。资助机构应长周期、滚动式地支持,依托单位应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尽可能创造“科研无忧”的环境。

所谓“立地”,是目标导向类基础研究,是以需求端作为问题出发点的研究。具体到生物医药领域就是揭示致病机理,开发新药物、新疗法。这正是发挥有组织科研的优势领域,也能产生原创成果。我们希望科学家与临床医生加强合作。临床医生发现问题,科学家凝练问题、探索问题,支持他们在基础研究领域获得重大发现,开发新疗法、新药物,助力临床救治。

做“顶天立地”的科研,还需要避免科研评估“一刀切”,防止人才“帽子”异化。针对基础研究和转化研究,应分类制定人员考核机制和绩效评估机制,用不同的评价体系衡量成果产出,尽量避免科研过度功利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