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晨阳】澳大利亚20日宣布了未来10年耗费超过350亿美元建立“二战以来最大规模海军”的庞大计划。西方媒体普遍认为“此举加剧了澳大利亚与中国在印太地区的紧张关系”。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中国专家认为,澳大利亚打着“中国威胁”的幌子大幅强化水面舰队与水下核潜艇力量,但澳方渲染“存在冲突风险”的南海等地距离澳大利亚本土超过2000公里,到底谁在威胁谁一目了然。

“现有水面舰队已经过时”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20日称,根据澳大利亚政府发布的声明,由一名退休美国海军上将领导的独立审查小组发现“目前和计划中的水面作战舰队不适合我们面临的战略环境”后,澳大利亚海军将把主要水面作战舰艇总数增加到26艘。澳大利亚海军参谋长、海军中将马克·哈蒙德在声明中表示:“强大的澳大利亚依赖于一支强大的海军,这支海军有能力在我们的地区开展外交,威慑潜在对手,并在接到召唤时捍卫我们的国家利益。”“未来水面作战舰队的规模、杀伤力确保了我们的海军能应对地区不断演变的战略挑战。”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1日称,未来澳大利亚海军的主力舰艇将包括20艘驱逐舰、护卫舰,以及6艘大型“可选载人水面舰艇”。这些水面舰队将与澳大利亚根据同美国和英国的AUKUS协议建造的核潜艇舰队配合作战。美国“海军新闻”网站21日详细展望了澳大利亚海军的未来组成:由3艘“霍巴特”级防空驱逐舰、6艘具备反潜和远程打击能力的“猎人”级护卫舰构成“一级战斗舰”,11艘小型通用导弹护卫舰和6艘大型“可选载人水面舰艇”组成“二级战斗舰”。其中通用导弹护卫舰将在西班牙、德国、韩国和日本的现有设计方案中作出选择,以便尽快交付。“可选载人水面舰艇”则是以美国海军大型无人水面战舰为基础研制,可以搭载水手或作为无人舰艇独立运作。报道称,这些无人舰艇将配备32单元的垂直发射系统,可显著增强澳大利亚海军的远程打击能力。


具备非常强的针对性

根据澳大利亚政府的声明,独立审查小组认为,当前澳大利亚拥有“历史上最古老的舰队”,因此迫切需要大规模更新换代。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中国专家认为,澳大利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服役的“安扎克”级护卫舰和“柯林斯”级常规潜艇等部分舰艇的确需要替换,但就整体状况而言,澳大利亚海军远没有自己说的那么“老旧”,例如采用美国宙斯盾系统的“霍巴特”级防空驱逐舰2017年才开始服役;“猎人”级护卫舰是以英国新锐的26型护卫舰为蓝本研制,满载排水量高达8800吨;两艘“堪培拉”级两栖攻击舰分别于2014年和2015年服役,稍加改装就能转化为轻型航母。


专家认为,澳大利亚海军相对于周边国家没有对手,之所以还要花费巨额资金大规模扩军,主要是跟随美国的印太战略推动转型,以更好地配合美国海军作战。澳大利亚政府去年发布“国防战略审查”报告,炒作所谓“中国军事威胁”。新南威尔士大学堪培拉分校副研究员珍妮弗·帕克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海军扩军计划表明政府和国防部对我们的战略环境是多么担忧。”她还宣称,中国在南海的“侵略行为”导致印太地区进入风险期。

英国《金融时报》称,虽然澳大利亚政府相关文件中并未直接提及中国,但明确表示未来的水面舰队需要“支持关键活动的能力,包括巡逻我们的北部航道、近距离护航和战区海上防护任务”。澳大利亚退役海军少将罗文·莫菲特认为,澳大利亚的东部、西部和南部都是“蓝水”海域,只有北部的群岛周边区域被视为有利于轻型舰艇活动的“褐水”。中国专家认为,澳大利亚海军大规模建造小型护卫舰和“可选载人水面舰艇”,就是对此而来。该专家认为,考虑到澳方渲染的“南海风险地区”距离澳大利亚超过2000公里,澳大利亚近年建造的核潜艇和水面舰艇都具备适合远航的特点,具备非常强的针对意图。

存在多方面不确定性

然而澳大利亚海军堪称“疯狂”的扩军计划遭到各方质疑。法新社称,长期以来,澳大利亚的主要国防项目一直受到成本超支、政府政策180度变化等因素困扰。例如澳大利亚国防部在“猎人”级护卫舰的采购程序上存在重大失误,导致出现吨位超标、工期延误、成本超支等一系列问题。因此预计要持续到本世纪40年代的澳大利亚海军扩军计划能否持续还是问题。

“海军新闻”网站称,之前为建造AUKUS协议规定的核潜艇,澳大利亚不得不筹集数百亿美元。如今面对新一轮水面舰艇扩军计划,资金捉襟见肘的澳大利亚海军被迫“拆东墙补西墙”,包括取消“安扎克”级护卫舰的升级计划,大幅削减“猎人”级护卫舰和“阿拉弗拉”级海上巡逻舰的建造规模,以节约宝贵的资金用于推动新型舰艇的研制。

同时,澳大利亚海军能否提供足够的专业人才也成为问题。CNN称,反对者表示,当新型舰艇开始服役时,澳大利亚海军无法保证能提供足够数量、经过训练的专业船员。“海军新闻”称,澳大利亚海军一直面临兵力不足的问题,现役人员数量持续下降。最糟糕的是,根据澳大利亚海军参谋长马克·哈蒙德不久前的公开表态,“澳大利亚海军大多数技术人员正在离职”,这给澳海军带来额外挑战。

《金融时报》称,澳大利亚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国际安全项目主管萨姆·罗格文认为,澳大利亚扩大水面舰队规模的举动“不太可能让中国感到不安”,因为中国具备更强的打击能力,“认为这会使天平向澳大利亚倾斜的想法是错误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