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環球時報

【環球時報特約記者 晨陽】澳大利亞20日宣佈了未來10年耗費超過350億美元建立“二戰以來最大規模海軍”的龐大計劃。西方媒體普遍認爲“此舉加劇了澳大利亞與中國在印太地區的緊張關係”。接受《環球時報》採訪的中國專家認爲,澳大利亞打着“中國威脅”的幌子大幅強化水面艦隊與水下核潛艇力量,但澳方渲染“存在衝突風險”的南海等地距離澳大利亞本土超過2000公里,到底誰在威脅誰一目瞭然。

“現有水面艦隊已經過時”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20日稱,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發佈的聲明,由一名退休美國海軍上將領導的獨立審查小組發現“目前和計劃中的水面作戰艦隊不適合我們面臨的戰略環境”後,澳大利亞海軍將把主要水面作戰艦艇總數增加到26艘。澳大利亞海軍參謀長、海軍中將馬克·哈蒙德在聲明中表示:“強大的澳大利亞依賴於一支強大的海軍,這支海軍有能力在我們的地區開展外交,威懾潛在對手,並在接到召喚時捍衛我們的國家利益。”“未來水面作戰艦隊的規模、殺傷力確保了我們的海軍能應對地區不斷演變的戰略挑戰。”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21日稱,未來澳大利亞海軍的主力艦艇將包括20艘驅逐艦、護衛艦,以及6艘大型“可選載人水面艦艇”。這些水面艦隊將與澳大利亞根據同美國和英國的AUKUS協議建造的核潛艇艦隊配合作戰。美國“海軍新聞”網站21日詳細展望了澳大利亞海軍的未來組成:由3艘“霍巴特”級防空驅逐艦、6艘具備反潛和遠程打擊能力的“獵人”級護衛艦構成“一級戰鬥艦”,11艘小型通用導彈護衛艦和6艘大型“可選載人水面艦艇”組成“二級戰鬥艦”。其中通用導彈護衛艦將在西班牙、德國、韓國和日本的現有設計方案中作出選擇,以便儘快交付。“可選載人水面艦艇”則是以美國海軍大型無人水面戰艦爲基礎研製,可以搭載水手或作爲無人艦艇獨立運作。報道稱,這些無人艦艇將配備32單元的垂直髮射系統,可顯著增強澳大利亞海軍的遠程打擊能力。


具備非常強的針對性

根據澳大利亞政府的聲明,獨立審查小組認爲,當前澳大利亞擁有“歷史上最古老的艦隊”,因此迫切需要大規模更新換代。接受《環球時報》採訪的中國專家認爲,澳大利亞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服役的“安扎克”級護衛艦和“柯林斯”級常規潛艇等部分艦艇的確需要替換,但就整體狀況而言,澳大利亞海軍遠沒有自己說的那麼“老舊”,例如採用美國宙斯盾系統的“霍巴特”級防空驅逐艦2017年纔開始服役;“獵人”級護衛艦是以英國新銳的26型護衛艦爲藍本研製,滿載排水量高達8800噸;兩艘“堪培拉”級兩棲攻擊艦分別於2014年和2015年服役,稍加改裝就能轉化爲輕型航母。


專家認爲,澳大利亞海軍相對於周邊國家沒有對手,之所以還要花費鉅額資金大規模擴軍,主要是跟隨美國的印太戰略推動轉型,以更好地配合美國海軍作戰。澳大利亞政府去年發佈“國防戰略審查”報告,炒作所謂“中國軍事威脅”。新南威爾士大學堪培拉分校副研究員珍妮弗·帕克在接受澳大利亞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海軍擴軍計劃表明政府和國防部對我們的戰略環境是多麼擔憂。”她還宣稱,中國在南海的“侵略行爲”導致印太地區進入風險期。

英國《金融時報》稱,雖然澳大利亞政府相關文件中並未直接提及中國,但明確表示未來的水面艦隊需要“支持關鍵活動的能力,包括巡邏我們的北部航道、近距離護航和戰區海上防護任務”。澳大利亞退役海軍少將羅文·莫菲特認爲,澳大利亞的東部、西部和南部都是“藍水”海域,只有北部的羣島周邊區域被視爲有利於輕型艦艇活動的“褐水”。中國專家認爲,澳大利亞海軍大規模建造小型護衛艦和“可選載人水面艦艇”,就是對此而來。該專家認爲,考慮到澳方渲染的“南海風險地區”距離澳大利亞超過2000公里,澳大利亞近年建造的核潛艇和水面艦艇都具備適合遠航的特點,具備非常強的針對意圖。

存在多方面不確定性

然而澳大利亞海軍堪稱“瘋狂”的擴軍計劃遭到各方質疑。法新社稱,長期以來,澳大利亞的主要國防項目一直受到成本超支、政府政策180度變化等因素困擾。例如澳大利亞國防部在“獵人”級護衛艦的採購程序上存在重大失誤,導致出現噸位超標、工期延誤、成本超支等一系列問題。因此預計要持續到本世紀40年代的澳大利亞海軍擴軍計劃能否持續還是問題。

“海軍新聞”網站稱,之前爲建造AUKUS協議規定的核潛艇,澳大利亞不得不籌集數百億美元。如今面對新一輪水面艦艇擴軍計劃,資金捉襟見肘的澳大利亞海軍被迫“拆東牆補西牆”,包括取消“安扎克”級護衛艦的升級計劃,大幅削減“獵人”級護衛艦和“阿拉弗拉”級海上巡邏艦的建造規模,以節約寶貴的資金用於推動新型艦艇的研製。

同時,澳大利亞海軍能否提供足夠的專業人才也成爲問題。CNN稱,反對者表示,當新型艦艇開始服役時,澳大利亞海軍無法保證能提供足夠數量、經過訓練的專業船員。“海軍新聞”稱,澳大利亞海軍一直面臨兵力不足的問題,現役人員數量持續下降。最糟糕的是,根據澳大利亞海軍參謀長馬克·哈蒙德不久前的公開表態,“澳大利亞海軍大多數技術人員正在離職”,這給澳海軍帶來額外挑戰。

《金融時報》稱,澳大利亞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國際安全項目主管薩姆·羅格文認爲,澳大利亞擴大水面艦隊規模的舉動“不太可能讓中國感到不安”,因爲中國具備更強的打擊能力,“認爲這會使天平向澳大利亞傾斜的想法是錯誤的”。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