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来看,欧盟距离拥有“第二份生命保险”还早。

文 | 徐立凡

近日,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援引外媒报道,由于担心2024年11月的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会导致跨大西洋关系再度恶化,欧盟正在考虑建立一个北约的替代组织,以防美国未来可能会撤销对欧洲的安全保障。

报道称,在德国参加第6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的欧盟官员表示,他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关注美国大选前的民调数据。他们不仅关注拜登和特朗普在摇摆州的数据,还分析研究有关参众两院选情的数据,试图预测下届国会的立场倾向。

文章称,近日,有欧盟官员私下讨论建立一个包括整个欧洲大陆范围的北约补充机构。一旦美国撤销对欧洲的安全保障,这个机构就可以代替北约,来加强欧洲的集体防御。

不过,报道也说,欧盟成员国对此远未达成共识。法国和德国在为由谁来负担该机构的支出问题上存在争论。东欧国家在涉及俄罗斯的问题上对西欧国家并不完全信任。此外,欧洲国家也没有建立统一的核盾牌的设想。

特朗普的表态刺激了欧盟

刺激欧盟官员私下讨论建立北约替代组织的是特朗普。

2月10日,特朗普在南卡罗来纳州的一次集会上说,如果自己再次赢得大选,那些未能在国防领域投入足够支出的北约成员国在面临俄罗斯的攻击时,他会鼓励俄罗斯 “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

这件事发生在第60届慕尼黑安全会议召开前,立刻让参加会议的欧洲参会者陷入了焦虑当中。《2024年慕尼黑安全报告》对本年度的全球安全展望本就悲观,称西方国家因俄乌冲突陷入了“战争疲劳”,后冷战时代关于和平稳定和经济发展的乐观主义已经消散,世界面临陷入“双输”局面的风险。

特朗普就北约问题表态后,有欧洲参会者更是公开把美国大选列为了全球安全风险因素。

欧洲人感到紧张实属正常。特朗普虽然时有自相矛盾惊人之语,但在对待北约的问题上,他一直是个“疑北约者”。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特朗普就曾多次说北约“过时了”;2018 年北约领导人召开峰会时,特朗普曾问当时的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我们应该在这里创造历史并退出北约吗?”

2020年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期间,特朗普又对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说,“北约已死,我们将离开,我们将退出北约。”进一步梳理他的话可以发现,特朗普对北约的不屑言论早在他还在冷战时期当商人时就有了。

欧洲盟友对拜登政府也不放心

对于特朗普破坏美国与北约关系的言论,注重搞“价值观联盟”的拜登自然要灭火,拜登表示特朗普的言论“可怕、危险、不符合美国精神”,但他的表态对欧洲盟友的安抚效果看来不大。

事情是明摆着的。对欧盟最担忧的俄乌冲突,尽管拜登政府和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参议院不断加力要给乌克兰增加新一轮援助,但在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被牢牢卡住了。

另一方面,谁都看得到,在本轮巴以冲突和红海护航问题上,欧盟与美国态度不一样,而拜登政府的“双航母”战略和对也门胡塞武装持续数周的空袭也没有起到威慑作用。相反,胡塞武装日前在亚丁湾还重创了一艘英国货轮,迫使船员弃船。这是红海危机爆发以来首次有货轮可能因遭袭沉没。

所以有部分欧盟官员认为,即使是拜登在下届总统选举中获胜,美国—欧盟的跨大西洋伙伴关系仍然会发生变化。与其怨这怨那,不如靠自己。

距离拥有“第二份生命保险”还早

特朗普2月10日在南卡罗来纳州针对北约的惊人言论传出来后,欧盟国家立刻就有了反应。

2月12日,法国、德国和波兰外长在巴黎附近举行了“魏玛三角”机制会晤。这是1991年法国、德国和波兰建立的定期外长会晤机制。

在会上,法国外交部长塞茹尔内表示,欧洲在维护北约这一军事联盟的同时,须加强自身安全建设,从而拥有第二份“生命保险”。与此同时,波兰总理图斯克也到巴黎和柏林会见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朔尔茨。图斯克一直主张欧盟凭借自身实力成为一个强大的军事联盟。

欧洲一直是有追求战略自主想法的,也有一些类似“魏玛三角”、波罗的海集体防御的松散机制。但就目前来看,欧盟距离拥有“第二份生命保险”还早。

迄今为止,法国和德国这两个欧盟支柱的军费支出占GDP之比只有1.9%和1.65%,还没有达到特朗普标准。加上现在经济形势不佳,何来资金推动建立北约替代组织?

此外,还有谁来当头儿的问题,以及“老欧洲”与“新欧洲”的互信不够的问题。而且欧盟也没有统一的可替代的核盾牌。

到目前为止,欧盟关于建立北约替代组织的讨论,还如同被黑社会老大收取保护费后的私下嘟囔,真要把这件事提到议程上来,可能还需要更多的刺激。比如,特朗普真回来了,并对北约里的欧盟成员国发出了新的咆哮。

撰稿 / 徐立凡(专栏作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