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每經記者注意到,多隻小微基金召開持有人大會審議持續運作的議案,但其中多隻基金的持有人大會都召開失敗了,有的甚至連一個投票的都沒有。

而據記者進一步瞭解,有的基金持有人大會召開失敗之後,並不打算繼續二次大會。有業內人士表示:“按要求召開持有人大會投票是否持續運作,這屬於小微基金規定動作,不通過決議,那就是基金還會持續運作。”

這相當於持有人大會實際上變成了只是走個過場,召開成功是持續運作,而召開失敗,也不影響其繼續運作。但實際上,會議召開的費用卻產生了,且有的由基金資產買單。這樣的開會是否還有必要?

多隻基金持有人大會召開失敗

2月21日,光大保德信恆鑫混合公告稱,近期基金召開持有人大會審議了《關於持續運作光大保德信恆鑫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的議案》,不過在表決期限內未收到任何表決票。

具體來看,出席此次大會的基金份額持有人或其代理人所代表的基金份額共計0份,佔權益登記日總份額的0%,未達到法定的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召開條件,故此次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召開失敗。

同樣在近期召開持有人大會的還有金鷹民穩混合。2月21日,該基金也公告截至權益登記日,出席此次大會的持有人總計持有0份,佔權益登記日基金總份額的0%,未滿足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通訊開會的有效條件。

而在2月初時,金鷹基金旗下的金鷹添悅60天滾動持有短債基金也曾公告截至權益登記日,出席此次大會的持有人總計持有約70份,佔權益登記日基金總份額的0.0007%,未滿足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通訊開會的有效條件。

此外,今年以來,公告召開持有人大會失敗的基金還有平安合聚1年定期開放債券、招商中證消費電子主題ETF聯接、中銀健康生活混合等多隻基金。

記者注意到,上述這些基金大多是小微基金,有的開會是爲了清盤,而有不少基金是爲了持續運作。

召開失敗依然能持續運作,有的費用由基金資產承擔

雖說召開持有人大會審議的事項是關於基金持續運作,不過記者注意到,即使召開失敗,也不影響基金繼續運作。

根據相關規定,基金一般會在招募說明書中約定,《基金合同》生效後,連續20個工作日出現基金份額持有人數量不滿200人或者基金資產淨值低於5000萬元情形的,基金管理人應當在定期報告中予以披露;連續60個工作日出現前述情形的,基金管理人應當向中國證監會報告並提出解決方案,如持續運作、轉換運作方式、與其他基金合併或者終止基金合同等,並在6個月內召集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

不過這些規定,只是要求小微基金如果出現規模小或人數不足,就要召集持有人大會,但並沒有指出必須持有人大會召開成功。這就使得不少基金的持有人大會更像是走個過場,不管有沒有投票,把開會流程走完即可,更不會影響其繼續運作。

有基金業內人士就坦言:“按要求召開持有人大會投票是否持續運作,這屬於小微基金規定動作,不通過決議,那就是基金還會持續運作。”

但是要知道基金召開持有人大會,是有費用產生的。基金份額持有人大會費用一般包括公證費、律師費,大約在2萬—3萬元左右,由基金管理人或基金資產承擔。比如金鷹民穩混合、平安合聚1年定期開放債券基金、中銀健康生活混合,近期的持有人大會費用都是由基金財產承擔。

雖然費用並不是很大,但如果持有人大會僅僅是走個過場,費用還需要由基金資產來承擔,是否還有開會的必要?

審議持續運作的開會流程大可不必

從一些具體的事例來看,比如匯安嘉盈一年持有期債券,2023年5月曾公告召開持有人大會失敗,但是從2023年5月至今,也沒有第二次召開持有人大會,基金同樣處於持續運作中。

再如光大保德信高端裝備混合,去年9月份公告召開持有人大會審議持續運作的議案,但同樣也是召開失敗,截至目前,也同樣沒有二次開會,但同樣也是不影響其繼續運作。

而各只基金不管持有人大會召開成功與否,想繼續運作,重點還在於持續營銷。有基金公司人士表示:“產品規模因爲連續過小,按照合同規定召開了持有人大會,後面主要還是推動持營,儘量保住產品繼續運作。”

但小微基金的規模要實現逆轉也並不容易。再以匯安嘉盈一年持有期債券爲例,該基金2023年三季報和四季報都顯示,基金連續超過六十個工作日基金資產淨值低於五千萬元,基金管理人已按法規要求向證監會報送解決方案,解決方案爲持續營銷。

不過從截至去年四季度末的基金資產淨值來看,不到2000萬元,反而還低於2023年二季度末的規模。

如果持續營銷未能起色,那麼諸多小微基金最終的命運只能是走向清盤。上述基金公司人士進一步指出:“確實也是要考慮運營成本,如果持營一直沒有起色的話,覆蓋不了成本,也會再次召開會議,後續就是要清盤處理了,目前主要看持營的情況。”

另有基金業內人士也坦言:“能做大的配合持營努力做大規模,有一些實在沒有活力的考慮清盤。”

只是回顧整個流程可以發現,如果說召開持有人大會審議基金合同終止,是爲了基金清盤,那麼召開持有人大會審議持續運作,實際上並沒有對基金的運作起到任何作用。畢竟,召開成功也是持續運作,召開失敗同樣也能持續運作;召開成功也要持續營銷,召開失敗同樣也要持續營銷,而唯有費用是實實在在地增加了,並且有的還是由基金資產買單,這對於本就規模不大的基金而言,實際上投資者的利益有所受損。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