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唱多特斯拉的投资者、未来基金管理合伙人加里·布莱克对他在这只股票上的投资观点进行了自我反省,目前该股仍处于低迷的交易区间。

布莱克表示:“三年来,我对特斯拉股价的预测一直是错误的。”他补充说,在特斯拉下跌19%、而纳斯达克100指数上涨32%的这段时间里,这只股票一直是他“表现最差的多头”头寸。

布莱克承认他对特斯拉销量轨迹的预测是错误的。他说,尽管特斯拉大幅降价并推出了电动汽车贷款服务,但其销量增长已经放缓。他指出,该公司预计2024年的销量同比增长15%,远低于2023年的38%。

这位特斯拉投资者表示:“我大错特错的地方在于,我没有预料到特斯拉会发动价格战,这导致了特斯拉2024年和2025年的盈利能力崩溃(过去12个月下降了45%)。”

“这是我研究中最大的错误,”布莱克说。他说,传闻中的2.5万美元的Model 2已经被推迟到2025年底,尽管他曾经认为这款车可以解决消费者的负担能力问题。

“因此,事后看来,通过降价来推动销量是不可避免的,”他表示。

但布莱克认为自己对全自动驾驶(FSD)软件的判断是正确的。他说:“在埃隆预测FSD会自动驾驶之后,它在很多年内都不会达到L4级,所以我一直认为Robotaxi的估值为零。”

这位基金经理说,尽管FSD作为一种驾驶辅助工具有了显著改善,但它的转换率仍徘徊在略高于10%的水平。他估计,该技术目前为特斯拉2024年的预期每股盈利增加了14美分。

尽管如此,布莱克仍然认为他给予特斯拉的290美元目标价是正确的。他保持乐观的前提是,他预计其他电动汽车制造商要么放弃,要么将削减电动汽车投资。不过,他告诫特斯拉不要进一步降价。

“特斯拉进一步降价将粉碎我的投资论点,即汽车毛利率(去年)第三季度在16.3%触底,现在正在上升,因为特斯拉管理层了解到,他们从去年的降价中得到的好处很少。”

“当我做了一笔糟糕的交易,就像我在特斯拉做的那样,我只能怪自己。空头几乎没有导致股价下跌,损失很大程度上是该公司自己造成的,我早该预见到这一点。”

布莱克说,为了达到290美元的目标价格,特斯拉管理层应该学会使用价格以外的营销工具。尽管目前存在基本面问题,这位基金经理仍坚定地看好该股。他说:“但我持乐观态度,仍然是特斯拉多头。”

责任编辑:于健 SF06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