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唱多特斯拉的投資者、未來基金管理合夥人加里·布萊克對他在這隻股票上的投資觀點進行了自我反省,目前該股仍處於低迷的交易區間。

布萊克表示:“三年來,我對特斯拉股價的預測一直是錯誤的。”他補充說,在特斯拉下跌19%、而納斯達克100指數上漲32%的這段時間裏,這隻股票一直是他“表現最差的多頭”頭寸。

布萊克承認他對特斯拉銷量軌跡的預測是錯誤的。他說,儘管特斯拉大幅降價並推出了電動汽車貸款服務,但其銷量增長已經放緩。他指出,該公司預計2024年的銷量同比增長15%,遠低於2023年的38%。

這位特斯拉投資者表示:“我大錯特錯的地方在於,我沒有預料到特斯拉會發動價格戰,這導致了特斯拉2024年和2025年的盈利能力崩潰(過去12個月下降了45%)。”

“這是我研究中最大的錯誤,”布萊克說。他說,傳聞中的2.5萬美元的Model 2已經被推遲到2025年底,儘管他曾經認爲這款車可以解決消費者的負擔能力問題。

“因此,事後看來,通過降價來推動銷量是不可避免的,”他表示。

但布萊克認爲自己對全自動駕駛(FSD)軟件的判斷是正確的。他說:“在埃隆預測FSD會自動駕駛之後,它在很多年內都不會達到L4級,所以我一直認爲Robotaxi的估值爲零。”

這位基金經理說,儘管FSD作爲一種駕駛輔助工具有了顯著改善,但它的轉換率仍徘徊在略高於10%的水平。他估計,該技術目前爲特斯拉2024年的預期每股盈利增加了14美分。

儘管如此,布萊克仍然認爲他給予特斯拉的290美元目標價是正確的。他保持樂觀的前提是,他預計其他電動汽車製造商要麼放棄,要麼將削減電動汽車投資。不過,他告誡特斯拉不要進一步降價。

“特斯拉進一步降價將粉碎我的投資論點,即汽車毛利率(去年)第三季度在16.3%觸底,現在正在上升,因爲特斯拉管理層瞭解到,他們從去年的降價中得到的好處很少。”

“當我做了一筆糟糕的交易,就像我在特斯拉做的那樣,我只能怪自己。空頭幾乎沒有導致股價下跌,損失很大程度上是該公司自己造成的,我早該預見到這一點。”

布萊克說,爲了達到290美元的目標價格,特斯拉管理層應該學會使用價格以外的營銷工具。儘管目前存在基本面問題,這位基金經理仍堅定地看好該股。他說:“但我持樂觀態度,仍然是特斯拉多頭。”

責任編輯:於健 SF06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