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每日财报

作者 | 机构投资家 程意

导语:南海农商行净息差和资产利润率逐年下降,其中净息差已从2021年的1.99%降至2023年末的1.71%,已低于监管要求的1.8%“警戒线”;同期资产利润率则由1.29%降至0.82%。

开年以来,已有多个地区的银行机构密集披露了2024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就在2024年除夕夜前一天,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海农商行”)也随之对外进行了披露,由此2023年一些核心的财务指标也呼之而出。

但这份“成绩单”并没让市场惊喜,反而不仅让其“增收不增利”情况浮出水面,而且持续恶化的资产质量也不禁让市场为其“捏了一把冷汗”。

在这份计划报告中,南海农商行还重点表示要全力以赴推进IPO上市,但就目前并不如意的经营成色来看,也可能为其付出多年努力的IPO之路增添了不少隐忧。

1.增收不增利,不良率激增

据其披露的2024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显示,2023年南海农商行实现营业收入118.01亿元,同比微增1.06%;利润总额为25.04亿元,同比减少16.4%;净利润23.83亿元,同比下滑12.61%。也就是说,去年南海农商行陷入了“增收不增利”的怪圈中。

实际上,在2022年之时,南海农商行也出现过净利润与营收背向而驰的情况,当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了13.81%,但净利润却同比下跌了10.35%。与2023年对比来看,这两项核心指标显然还在大幅走低,而且营收增速与净利润增速之间的差距也越拉越大。

虽然南海农商行在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暂未公布更多的财务数据来供参考,但从已知的几个核心盈利能力指标上也能仔细分析出其在2023年经营业绩陷入“颓势”的缘由。

一方面在于衡量银行盈利能力的重要指标—净息差和资产利润率上,南海农商行双双呈现逐年下降趋势,其中净息差已从2021年的1.99%降至2023年末的1.71%,已低于监管要求的1.8%“警戒线”;同期资产利润率则由1.29%降至0.82%。

另一方面,在反映银行成本控制水平和经营效率—成本收入比指标上,南海农商行表现得也不尽人意。一般来说,成本收入比越低,银行的盈利能力越强,但在2023年,南海农商行的成本收入比由上年末的28.57%增长至30.88%,上升了2.31个百分点。

然而,过高的成本收入比会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果银行在追求业务拓展和风险管理的同时,无法有效控制成本,可能导致利润下滑,甚至影响银行的稳健经营。因此,南海农商行需要在成本收入比与风险管理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以实现可持续发展。

资产质量方面,截至2023年末,其不良率已达到近7年以来的最高值,为1.49%,同比2022年末上升了0.36个百分点。要知道从2016年开始,南海农商行不良率就逐年得到压降,虽然在2020年后有所增长,但增幅并不高,并不会像2023年这样急剧拉升。

随着不良率的抬升,南海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也受到很大影响,已从2019年的324.41%“峰顶”骤降至2023年末的230.16%“谷底”,五年时间下降了94.25个百分点。

2.区域竞争加剧,中小微企业贷款高度集中下暗藏隐忧

事实上,南海农商行资产质量承压下行也与展业内区域经济发展结构有一定的关联。南海区是佛山市五个行政辖区之一,是佛山市与广州市联系的重要核心区域之一,也是佛山市经济实力最强的两个区之一,南海区制造业超过60%,民营经济超过70%,中小企业数量更是超过了95%。

在此契机之下,作为区域性农商银行,南海农商行将服务触角逐渐延伸至当地中小微企业,对支持当地经济发展、维护金融稳定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随着业务持续拓展,近几年南海农商行的中小微企业贷款总额和占比也随之逐年增长。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其中小微企业贷款总额为885.28 亿元,占对公贷款总额的比例高达95.63%。

但客观而言,由于当地大企业大项目偏少,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抗风险能力又较弱,在近两年经济下行影响下,当地企业经营压力加大,偿债能力下降,这也给南海农商行的企业不良贷款徒增了不少化解压力。

此外,得益于在当地长期经营以及经营网点下沉至乡镇带来的稳定客户基础,以及作力地方一级法人在决策链条短等方面的优势,南海农行存贷款业务在当地具有较好的竞争力,长久以来,其贷款和存款市场份额均为南海区第一。

然而,随着同业竞争逐步加剧,以及当地国有大行及股份制银行的业务不断下沉,导致南海农商行信贷资源有所分流,存货款市场份额开始呈下降趋势。截至2023年6月末,南海农商行在南海区的存贷款市场份额分别为20.51%和22.27%,较2022年末分别下降了2.17个百分点、0.31个百分点。

3.IPO六年未果,压力还来自何方?

作为一家资产超3千亿级的农商行,南海农商行早在2018年之时就开始了筹备上市事宜,如今已更新了多版IPO招股书,但上市之路可谓跌宕起伏,并非一路顺畅。

根据此前证监会下发的问询函,频繁的股权冻结和质押问题一直是其顺利上市之路上的“拦路虎”。

从其最近一次披露的招股书信息来看,一直以来存在的股权结构分散的情况似乎也并未有明显好转。其中,其法人股占比为53.88%,自然人股占比为45.95%,股权结构分散,无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持有5%及以上股份的股东共计4名,分别为南海承业、能兴控股、恒基实业和长信投资,持股比例分别为6.03%、5.29%、5.16%和5.05%。

股权质押和冻结方面,数据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南海农商行股份质押数为32223.25 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8.17%;冻结股份数为743.32 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0.1884%。这其中,其前十大股东中就有2家股东将持有的股份对外质押,合计质押股份占总股本的4.23%。

众所周知,股权稳定是银行稳健经营的前提条件之一,尤其是对IPO上市金融机构而言,股权质押冻结一直是监管机构关切的重点。但尽管如此,南海农商行方面在招股书中却表示,该行质押冻结涉及的股份数额占发行前总股本的比例较低,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也认为,该等质押冻结情形不会对本次发行造成实质影响。

除了以上提及的经营业绩、股权等层面问题外,《机构投资家》还发现南海农商行前十大借款人中有存在被限制消费失信、被执行和票据违约的情况。

招股书数据显示,2023年上半年南海农商行最大的前十家借款人贷款余额合计为78.91亿元。其中,给佛山市三水深业地产有限公司提供固定资产贷款5.9亿元,但经相关平台查询显示,该企业从2022年至目前存在历史限制消费21条,被执行人信息12条,历史被执行人信息66条。

另外一家借款人也同样出现该种情况,同期南海农商行给阳西博德精工建材有限公司提供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贷款总计5.79亿元,但截至目前,该企业依然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限制高消费和涉及到多起票据违约。

虽然这两家企业总计贷款额度占比仅为14.81%,但就目前两者不太乐观的经营情况来看,如若出现较大风险,可能会加大南海农商行顺利收回该笔贷款难度,从而直接影响到自身不良贷款率。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南海农商行IPO上市进程一直停留在“已受理”状态,仍在排队当中。如今走下坡路的业绩显然会让其思虑万千,未来上市步伐是会更进一步,还是仍原地踏步,我们也将持续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