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筆13億的非經營性資金佔用也是ST華鐵“滑鐵盧”的開始。

被監管高額罰款之後,ST華鐵(000976.SZ)大股東的控制權,業出現了動搖跡象。

2月21日,ST華鐵控股股東拉薩經濟技術開發區泰通投資合夥企業(下稱“泰通投資”)持有的9024萬股,第三次正式司法拍賣。據記者綜合多方獲悉,該筆拍賣的股票是此前的股票質押融資業務的標的。

目前,泰通投資大多股份已處於質押狀態,部分股權進入法拍階段。

股權被質押、司法拍賣背後,泰通投資違規佔用ST華鐵的13億元資金,至今未能收回,導致上市公司深陷資金困局、業績持續虧損,股價業跌跌不休,甚至多個交易日降至1元以下,面臨退市風險。

控股股東股權被法拍

根據阿里資產平臺信息,泰通投資持有的ST華鐵9024萬股股份,從2月19日起開始拍賣,拍賣底價爲1.33億元。截至發稿,該筆拍賣有8000餘人圍觀,但0人報名。

此前,泰通投資持有的上述股份已經兩次拍賣,起拍價分別爲1.66億元、1.33億元,均以流拍告終。業內知情人士稱,正在進行的第三輪拍賣流拍的概率仍較大。從起拍底價看,第三輪拍賣與第二輪拍賣價格一致,均爲1.33億元,約合1.46元/股,高於目前市場價。

對於泰通投資而言,此次拍賣尚未影響期控制權。ST華鐵公告顯示,泰通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青島兆盈瑞通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以下簡稱“兆盈瑞通”)合計持有該公司約4億股份,持股比例爲25.12%。此次拍賣即便順利完成,泰通投資方面的持股數量仍在3億股左右。

ST華鐵董祕在互動平臺回覆投資者稱,控股股東此次被司法拍賣的股票,系股票質押融資業務質押標的。

公開信息顯示,包括此次拍賣部分在內,泰通投資及其一致行動人累計質押的ST華鐵股份數量爲3.998億股,質押比例接近100%。主要質權方包括山東龍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華創證券。其中,2023年5月,泰通投資將持有的ST華鐵8000萬股,質押給給山東龍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2021年11月、2022年11月,又分別將持有的944萬萬、6000萬股給華創證券。

上述質押不久,ST華鐵股價就開始持續走低。2022年8月10日,ST華鐵股價達到階段性高點6.12元后,就一路下跌,2023年4月~5月期間更是經歷斷崖式下挫,從4月初的3.8元,下跌到5月中旬的2元左右。今年2月以來,該股連續多個交易日處於1元下方。

大股東累計佔用資金13億

股價接連下滑、所持股份被法拍,與控股股東長期非經營性佔用ST華鐵資金有關。

2月19日,深交所發出關注函,就提到了該公司存在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大額資金佔用長期未歸還等情形。

早在2022年,因控股股東資金佔用問題,ST華鐵就被出具否定意見的內部控制審計報告,股票亦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公告顯示,ST華鐵實際控制人和關聯公司在2018年至2022年期間,連續5年佔用上市公司資金。2018年至2022年,各期佔用資金分別爲1134.3萬元、2.65億元、2.05億元、8.32億元、11.65億元,累計金額高達13億元。

ST華鐵2023年4月29日披露,稱控股股東及其他關聯方預計償還佔用資金的時間爲2023年11月,且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宣瑞國所持資產的變現價值足以償還資金佔用款及其利息。

到承諾還款時間到期後,控股股東並未履約。據該公司今年2月披露,目前控股股東及關聯方仍然尚未歸還資金佔用本息金額合計約12.9億元。也就是說,近一年時間內,控股股東僅歸還了1000萬元的佔用資金。雪上加霜的是,ST華鐵還收到廣東證監局下發的“預罰單”,因開展虛假貿易虛增業績、連續四年隱瞞關聯交易、控股股東違規佔用鉅額資金等多個問題,公司以及相關負責人擬被處罰合計2630萬元。

高額資金佔用也進一步影響了ST華鐵的經營。根據該公司1月30日業績預告,預計2023年淨利潤虧損5.27億元~6.27億元。該公司稱,由於資金佔用導致公司融資成本劇增,財務費用支出約8100萬。如果加上控股股東佔用資金的減值風險,其實際業績可能更差。深交所關注函也表明,控股股東資金佔用對公司的影響尚未包含在業績預告中。

最近三年來,ST華鐵營收不斷下滑,淨利潤更是由盈轉虧。

數據顯示,2020年~2022年,ST華鐵營業收入分別爲20.72億元、18.70億元、5.73億元,分別同比變動23.92%、-9.76%和-17.08%;同期淨利潤則分別爲4.48億元、2.81億元、-12.07億元,出現大幅下滑,由盈轉虧。

實控人何鉅額佔資流向何處

ST華鐵控股股東泰通投資背後的實際控制人,是自然人宣瑞國。據公開資料,宣瑞國是富山企業有限公司(簡稱“富山公司”)實際控制人。

第一財經從獲得的多份材料中發現,宣瑞國激進收購多家企業或是資金佔用的“源頭”。

宣瑞國曾在2023年5月的一份公開信中解釋稱,資金佔用成因有兩類,一是購買德國BVV集團(下稱“BVV”)資產及日常運營費用,二是購買東營合力車輪廠資產等。兩個項目累計投資達20多億元。

在2023年4月的一則公告中,ST華鐵也稱,非經營性佔用形成原因包括四項,除BVV、東營合力車輪廠收購案外,部分被用於支付實際控制人所持股票質押融資的利息、支付實際控制人因承擔其合作伙伴北京海順德投資有限公司連帶清償責任而導致的訴訟索賠。

記者查詢多份公告資料,上述兩項涉及高鐵輪國產化投資,意在開拓產業鏈新領域。

2017年3月底,富山公司正式完成了對BVV的收購。當時,該公司並未披露具體收購金額。但據行內人士估算,以BVV規模,收購資金約需要1.2~1.6億歐元。

此後,市場又有消息稱,宣瑞國選擇與合作伙伴通過山東波鴻軌道交通裝備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波鴻軌交”)共同出資6.03億元收購了東營合力車輪廠,投入資金進行工廠建設、完善及改造。

根據公開資料,波鴻軌交此前計劃投資50億元,打造年產值100億元的國際化、國產化軌道交通裝備產業基地。其中投資約30億元,建設年產30萬片車輪、5萬根車軸和5萬套輪對、50萬噸輪軸材料製造、城市有軌電車彈性車輪等生產線。

一名軌道交通業內人士分析,此前輪對製造行業長期由國外公司壟斷,德國BVV公司、意大利路奇霓、法國瓦頓以及日本新日鐵住金株式會社是業內四大巨頭。因此,從宣瑞國動作來看,收購BVV、培育波鴻軌交意在開拓高鐵輪國產化市場。但其這些操作違規性頗多,頗有富貴險中求的意味。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