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年伊始,基金經理變更公告頻出。經統計,4天已有近50只(不同份額分開計算)基金髮布基金經理變更公告。

部分基金選擇增聘基金經理,例如匯添富穩樂回報債券發起式增聘徐光,與賴中立共同管理;廣發養老目標日期 2035 三年持有期混合發起式(FOF)增聘倪鑫晨,與曹建文共同管理。Wind數據顯示,2024年以來,共有630多隻基金(不同份額分開計算)選擇增聘基金經理,這些基金由2至3位基金經理共同管理。

某公募人士表示,以前增聘基金經理,原基金經理離職的可能性較大。現在選擇增聘基金經理的考量與以往稍有不同,可能是出於給基金經理減負,在現有業績基礎上做出更好的業績。也可能是業績不好,搬救兵來救火。近年,基金業績波動過大,有基金公司正在從產品創新層面出發,希望通過“多基金經理模式”緩解業績波動。還可能是出於人員晉升或其他人員安排。

關於多基金經理共同管理模式對業績提升的影響效果幾何,該人士表示,投研策略方法的默契程度對業績影響不同。過去,採取多基金經理模式的多爲“固收+”產品,基金經理會採取分倉管理的模式,相對而言投資策略比較獨立。

另一部分基金選擇解聘基金經理,例如紅土創新基金投資總監蓋俊龍節前卸任2只基金,最新管理規模僅剩約3億元。

2月9日,紅土創新基金髮布公告,蓋俊龍因業務調整離任紅土創新醫療保健股票、紅土創新科技創新3個月定開混合基金經理,紅土創新醫療保健由廖星昊繼續管理,趙波接管紅土創新科技創新3個月定開。

同日,宏利基金公告稱,師婧離任宏利宏達混合、宏利新起點混合基金經理,增聘基金經理劉曉晨,與寧霄共同管理上述兩隻基金。劉曉晨於2023年下半年離開中加基金,此番是加入宏利基金後首次管理產品。

宏利宏達混合成立於2014年3月5日,截至師婧離任,兩類份額成立以來收益率爲62.16%、55.68%。宏利新起點混合兩類份額成立來收益率爲36.80%、23.42%。

目前師婧仍在管理1只宏利印度。作爲主動QDII基金,宏利印度業績亮眼,去年四季報顯示,該基金過去三個月、過去六個月、過去一年、過去三年、成立以來均錄得正收益,收益率分別爲8.20%、8.59%、18.30%、26.23%、39.37%。

值得注意的是,鵬揚基金大換人。公司官網年內共計發佈了21條基金經理變更和增聘基金經理的公告。

鵬揚基金第一大股東爲楊愛斌,持股比例爲50%。成立至今約七年,管理規模穩步增長,總管理規模已經近千億元,截至2023年末,83只基金規模爲約961億元。債券型基金佔比較高,管理規模爲695億元,佔比約70%。

翻閱公告,王華卸任了全部8只(各類份額合併計算)基金,包括了債基和混基。歷任基金中,固收類基金業績亮眼。例如,鵬揚雙利債券兩類份額任職回報分別爲32.54%、29.42%。鵬揚添利增強債券兩類份額任職回報分別爲15.98%、14.31%。此前管理的1只權益類產品,業績表現不錯。

羅成卸任全部兩隻產品,均爲權益類,鵬揚紅利優選混合兩類份額任職回報分別爲-6.61%、-7.92%。鵬揚景泰成長混合兩類份額任職回報爲35.72%、34.42%。目前,二人均已不在鵬揚基金基金經理名單內。

某業內人士表示,資管公司的核心競爭力是人才,薪資待遇、晉升空間、投資策略認同等都是基金公司納賢要素。目前,多爲“公”奔“公”,大型公募更有能力納賢,中小型基金公司的優秀基金經理容易被“挖角”。當然部分中小型基金公司的投研文化、高管風格、激勵機制具有吸引力,能夠留住人。同時,有頭部機構曾因缺乏激勵制度等,導致人才流失。

值得一提的是,監管部門重點規範了公募基金經理基金封閉期內的離職行爲,塑造有利於投研人員穩定性的環境。去年11月,中基協修訂發佈了《基金從業人員管理規則》及配套規則和《證券期貨經營機構投資管理人員註冊登記規則》。

在《註冊登記規則》中,明確了不給予基金經理的申請註冊的幾種情況:

1、無特殊情況下管理公募產品處於募集期、封閉期內主動離職,且離職時間未滿24個月(含);2、未配合公司妥善完成工作移交或者無特殊情況管理公募基金產品未滿 1 年主動離職,且離職時間未滿18個月(含靜默期);3、短期內頻繁變換任職單位,即最近1 家任職單位爲公募基金管理人,3 年內變換任職單位2 次以上;或者最近 1 家任職單位非公募基金管理人,3 年內變換任職單位3 次以上;4、從公募基金管理人、證券期貨經營機構離職未滿 6 個月的基金經理、投資經理等。

對於基金經理的變更,明確了當基金經理管理的公募基金產品處於募集期內、基金經理管理現有已成立公募基金產品處於封閉期內、基金經理管理現有已成立公募基金產品未滿1年時,不予辦理變更手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