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基金報記者 馬嘉昕

近期,繼央行開展史上“最猛”降息,即2月20日超預期大幅度調降5年期以上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25個基點後,市場對今年年內降息空間、存款利率後期走勢等問題頗爲關注。

據悉,去年12月22日,四大國有銀行宣佈下調存款利率,其中3年期、5年期定存利率均下降25個基點,隨後股份制銀行以及中小銀行跟進下調了存款利率。整體來看,調整後,三年期定存掛牌利率擊穿2%整數關口,降至1.95%,也意味着存款利率正式邁入“1時代”。

近日,針對上述市場關注的熱點問題,記者採訪了民生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溫彬、恒生中國首席經濟學家王丹、新質未來研究院院長張奧平、光大金融市場部宏觀組研究員周茂華、興業研究公司宏觀研究員宋彥辰多位經濟專家、學者共同分析展望後期存、貸利率的變化趨勢。

具體詳情如下——

存款利率仍將進一步下調

多位業內專家看來,今年存款利率進一步下調仍將是大概率事件。

值得一提的是,近幾日,廣西、吉林兩地的桂林銀行、柳州銀行、榆樹農商行、樺甸農商行等多家中小銀行已經密集發文宣佈了下調存款利率,在存款利率的下調中包括活期存款、定期存款、大額存單等多種存款產品,涉及各種期限,且普遍調降幅度在10至60個基點之間。

例如,2月21日,吉林樺甸農商行公告稱,決定從2024年2月22日零時起,統一調整活期存款、三年及五年期整存整取定期存款利率執行上限,即將活期存款利率由現行0.25%下調至0.2%,下調5個基點;三年及五年期利率由現行2.8%下調至2.7%,均下調10個基點。

不過,周茂華認爲,此次中小銀行的存款利率下調主要是屬於繼去年第三輪大行存款利率下調後的跟進調降。“國內採取大中小型銀行梯次調降存款利率,讓市場充分消化存款利率調降影響,有助於維護存款市場的正常競爭秩序。”

同時,針對於今年後期存款利率的走勢,周茂華表示,目前來看,長期限存款利率仍高於市場利率及6個月理財收益的平均水平,定期存款佔比仍然較高,以及部分銀行淨息差壓力仍較大,銀行存款利率仍有下調空間。“但預計今年存款利率的降幅應該較去年有所收窄。”

宋彥辰認爲,在存款利率方面,央行2023年第四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繼續推進存款利率市場化帶動整體利率水平下行”,此意味着,存款利率下行是中長期方向,年內存款利率仍存在進一步調降可能。    

王丹表示,儘管央行通過降準、公開市場操作等工具提供了流動性支持,但是爲了緩解銀行息差收窄,不排除今年的存款利率進一步下降的可能。

降息仍有至少10bp以上空間

對後期的降息預期上,專家們也普遍一致認爲仍有空間,而時間節點可能或將在年中左右。

王丹指出,由於內需較弱,市場仍有降息預期。“但一兩次小幅降息是無法真正提振市場信心的,需要多次大幅降息。但爲了保護銀行和匯率,貨幣政策不可能大幅寬鬆。”

“從實現經濟潛在增速角度來看,實際利率仍有進一步下調必要,預計年內MLF利率仍有10-20bp的降息空間。”宋彥辰認爲,具體何時能夠開展年內的第二次降息,需要關注“真空期”過後的第一季度經濟數據表現,以及海外貨幣政策轉向進程。

張奧平認爲,若經濟仍長期處於較弱現實中,PMI持續處於收縮區間,則2024年仍具備較大降息空間,預計5年期LPR仍具備至少25bp下調空間。“因近期5年期LPR大幅調降25bp後,貨幣政策應進入效用觀察期,短期下調可能性較弱,新一輪調降觀測期或在年中左右。”

同時,對於後期貨幣政策的展望,溫彬認爲,今年後續貨幣政策的空間肯定仍然具有。“今年一季度,央行貨幣政策加大了逆週期調控力度並前置發力,目的主要是爲了能夠鞏固提升市場信心以及經濟回升向好的態勢,爲全年經濟運行的合理區間提前做好逆週期調控。”

溫彬認爲,後期貨幣政策實施將取決於三個方面的因素。首先,需要結合年內各季度宏觀經濟的運行情況。“去年,我們的經濟增長目標爲5.2%,主要在於2022年基數較低,但如果今年經濟增長目標定爲5%左右,可能仍面臨一定的壓力,需關注各季度經濟的回穩情況。”

其次,需要考慮後續物價水平變化。“去年,雖然我們先後經歷了兩次降息,但物價走勢仍較爲低迷,特別是GDP平減指數爲負,也對實際利率下降造成影響,目前市場普遍預計今年的通脹會有一個溫和的回升,因此後期貨幣政策的空間也需要結合物價水平變化來看。”

最後,在外部環境上,雖然市場普遍預計美聯儲降息應該是大概率事件,但對降息啓動的時間節點和頻次仍存在一定分歧,對其貨幣政策也難以準確預判。“總體而言,我們今年後續貨幣政策仍將堅持‘以我爲主’,並結合後期的宏觀經濟運行及主要經濟指標變化情況來看。”

張奧平也指出,當前,外部環境仍存在不確定性,因今年1月美國通脹水平下降幅度不及市場預期,美聯儲短期降息概率逐步走低,這將對我國外需回升形成一定製約。在外部環境不確定性下,內部宏觀政策更需“以我爲主”主動作爲,擴大內需,推動經濟實現內生性復甦。

他預計,2024年宏觀政策仍將加力,貨幣政策將更加靈活,加大對經濟薄弱環節及形成新質生產力產業方向的“精準滴灌”。

編輯:艦長

審覈:木魚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