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 者丨吳斌

編 輯丨李瑩亮

圖 源丨圖蟲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裏,美聯儲的鷹派傾向往往會同時打擊股債市場,美債收益率攀升,美股走低,但如今這一邏輯正顯著“失靈”。

美國東部時間2月22日,美債繼續承受拋壓,多個期限的美債收益率觸及了年內新高,2年期美債收益率尾盤漲5.8個基點至4.722%,3年期美債收益率漲5.3個基點至4.494%,5年期美債收益率漲3.4個基點至4.336%,10年期美債收益率漲1個基點至4.328%,30年期美債收益率跌2.3個基點至4.456%。

在美債收益率近期大幅走高之際,美股卻並未受到美聯儲降息預期減弱太大影響,22日道指標普500指數雙雙創下歷史新高。道指上漲1.18%,收盤首次站上39000點。標普500指數漲2.11%,創13個月來最大單日漲幅。納指大漲2.96%,收於16041.62點,無限逼近歷史高位16057.44點。

近期美國股債市場“脫鉤”現象已經愈發明顯,背後釋放了哪些信號?

美國股債市場爲何“脫鉤”?

在近期美債收益率和美股同步攀升的“異常”現象背後,美聯儲利率預期對股市的影響正越來越弱,強勁的經濟數據和AI熱潮成爲焦點。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分析稱,近期美國股債市場表現“脫鉤”,與過去金融市場運行邏輯有所偏離,儘管美債收益率攀升,美股卻未受到明顯影響,反而創下歷史新高。這一現象表明,雖然美聯儲降息預期回落,但投資者對於美國經濟走勢的良好預期支撐了股市表現,認爲美國經濟可能會走出一條不同於過去加息週期的增長路徑。而且,當前美國上市企業利潤表現相對較好,特別是科技和非必需品消費等行業,支撐了股價上漲。

過去很長時間,股市投資者往往擔心債券收益率上漲可能令股市承壓,而眼下卻是債券投資者害怕股市火爆會令債市拋售加劇。

三菱日聯證券美洲公司美國宏觀策略負責人George Goncalves指出,只要對高風險資產仍存在需求,資金就會被吸引,撤出固收產品中最安全的部分,其持續時間可能超出理性範疇。

隨着美聯儲降息預期不斷降溫,美元走高、美債承壓、美股大漲的勢頭能長期持續嗎?王有鑫認爲,美元走強、美債承壓、美股上漲勢頭能否持續存在不確定性。美國金融市場本就處於不斷的波動之中,相關價格將隨着美國經濟和通脹動態、美聯儲的政策調整預期、市場情緒而不斷變化。緊縮性貨幣政策持續時間延長,美國經濟下行風險也將進一步累積,一旦政策開始調整,美國股債匯市場走勢也將相應調整。

“類緊縮交易”或難長期持續

在此前美聯儲進行數十年來最激進的加息週期時,緊縮交易成爲市場絕對的主線。而如今,美聯儲降息“將至未至”,降息預期降溫、主要經濟體表現分化等因素引發了“類緊縮交易”,而非典型的緊縮交易。

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鍾正生告訴記者,美國市場上演“類緊縮交易”並非完全出於對美國通脹和貨幣政策的擔憂。美元指數的上行或部分歸因於歐洲和日本孱弱的經濟數據,美債利率的上行或部分歸因於美債供需擔憂。而且,雖然美國資產上演“類緊縮”行情,但非美資產近期表現亮眼,或也側面反映全球投資者對於美元流動性並不過度擔憂。

美國1月通脹不降反升也是近期“類緊縮交易”的一大原因,未來美國通脹會不會持續反彈?鍾正生分析稱,通脹風險目前相對可控。首先,美國經濟增長韌性或減緩通脹回落,但未必持續引發通脹上行。1月美國零售銷售環比收縮,指向美國消費增長趨於降溫。其次,紅海局勢等相關供給衝擊尚不至於令美國通脹明顯反彈,集裝箱運價、美國PMI交付指數等數據暗示,相關供給擾動或遠弱於2021—2022年新冠衝擊和俄烏衝突的影響。最後,美國通脹預期保持相對穩定,有利於通脹走向2%目標。

從種種跡象來看,未來“類緊縮交易”或難長期持續。鍾正生表示,整體而言,美國通脹前景仍有望趨於穩定,並逐步邁向2%目標,美聯儲仍將伺機降息,只是降息節點仍有爭議。伴隨近一週市場降息預期的修正,目前市場降息押注已經基本接近美聯儲去年12月的預測。在此背景下,“類緊縮交易”或不會持續太久:4.3%的10年美債利率和一度接近105的美元指數或已基本處於全年頂部。

接下來“寬鬆交易”仍然可期。在鍾正生看來,近期市場主要博弈的是年中乃至全年的降息決策,但僅僅根據單次通脹數據以及議息會議,很難保證“遠眺”的準確率。往近看一些,美聯儲3月會議前後是比較關鍵的觀察窗口,如果新一期的就業和通脹數據有所降溫,加上美聯儲最新經濟預測將進一步明確降息路徑,市場風格有可能再度回到“寬鬆交易”。

謹慎成貨幣政策主基調

在不久前的1月中旬,市場和不少經濟學家還預計美聯儲可能會在3月19日至20日的會議上開始降息。但隨後美聯儲降息預期不斷降溫,市場在與美聯儲的交鋒中敗下陣來。在數據顯示1月份就業和物價漲幅遠高於預期後,市場將首次降息的押注更是延遲到了6月或7月。

目前謹慎已經成了貨幣政策主基調,美聯儲官員紛紛表態未來存在不確定性。費城聯儲主席哈克表示,貨幣政策的下一步行動是降息,但時間尚不確定。5月降息是可能的,但可能性不大,他預測美聯儲今年下半年可能開始降息。無論美聯儲採取什麼行動,都將由數據驅動。

美聯儲副主席傑斐遜也強調,他會關注一系列經濟指標,確定降息時機是否已到,而不是專注於單一指標。“我們始終需要牢記過度寬鬆的危險,其可能會導致物價恢復穩定的進程停滯,甚至可能逆轉。”

在美聯儲理事沃勒看來,經濟的強勁和最近的通脹數據意味着耐心、謹慎、有條不紊、深思熟慮是合適的。鑑於經濟和勞動力市場的韌性,放鬆政策“沒有太大的緊迫性”。他暗示可以推遲降息,甚至可以再等幾個月的數據公佈後再降息。

過於鷹派和鴿派都不可取,但至少從目前看來,美聯儲更擔心過早降息的風險。美聯儲理事庫克認爲,隨着通脹緩解和勞動力市場正常化,經濟面臨的風險已經變成“雙面”,但現在還不是降息的時候。一旦數據讓人們更加確信通脹趨緩是可持續的,“在某些時候”美聯儲將能夠降息。

需要警惕的是,在此前一系列經濟指標已經展現韌性的背景下,持續刷新歷史新高的美股也成爲美聯儲降息路上的“絆腳石”。在本週發佈的美聯儲會議紀要中,美聯儲官員也對此發出了警告。在討論經濟前景的不確定性時,多名與會者提到,金融環境的限制性已經或可能變得不適合,這種限制性不夠的風險可能會不必要地強化總需求,並導致抗通脹進展停滯。

未來美聯儲貨幣政策將走向何方?王有鑫對記者分析稱,從美聯儲最新議息會議紀要看,當前美國通脹壓力仍然較大,美聯儲降息時點不會很快到來,隨着隔夜逆回購使用規模減少,美國金融體系流動性隱憂逐漸顯現,美聯儲可能會在3月議息會議上開始討論減少每月縮表規模,上半年政策操作可能呈現“價格工具仍然偏緊,數量工具逐漸放鬆”特點,從而在遏制通脹的同時緩解美國金融體系流動性壓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