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姑

文/牟代祥

满姑是我的小姑,一个短发干练的女子。

虽然奶奶给了我五个姑姑,但满姑却给我有着特殊的印象,可能是年龄上差别不是特别大的缘故,让我对她并没有任何距离感,反而多了一份亲切感。

我的故乡在一个比较偏僻的村庄,在岁月的浪潮中几经更迭,而满姑就是这样的一个奇女子,向来不服输的她练就了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拥有着一张可人的面容,在那样不起眼的村子里算是出落得标致的。满姑不仅拥有着奶奶年轻时的容颜,更有着爷爷处事的老练,基本上是把父母好的基因完全占全了。当然,除了先天的优势,后天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

有时候,上天眷顾一个人往往会从一而终,满姑就是把上天带给她的好运气在生活中淋漓尽致的展现——出嫁也不过是离家不足百十米的地方,回娘家就像串门般简单,婚后得一可爱的姑娘,幸福的感觉跃然纸上。

俗话说: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集宠爱于一身的满姑就是这样一个幸运的人,打我记事起,我总能看到她的笑脸。爱笑,也许本就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无论生活给以何种的磨难,她总能笑着应对,所以我总喜欢有事没事去她家里玩耍。

可能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满姑和我父亲年龄仅差几岁而已,分别是爷爷奶奶的幺女和幺儿,所以她把和父亲关系好的情感延续到了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毕竟时代造就人的性格,也塑造着人与人的关系。

随着时间慢慢的推移,春夏秋冬也从未停止轮换的脚步,满姑也经历过人生的低谷。上世纪九十年代里,各种浪潮席卷着社会,下海经商,赚钱养家已经成为了一种趋势,打工潮一时成为了川渝地区的一种主流,流浪的火车川流不息地送走背井离乡的人们,兴许在大家的意识里变或许能够有所成就,不变则只有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屈服于命运。后来,在姑父奔往改革的浪潮中改变命运的同时,满姑就留在了家里,留在了那平凡的一日三餐的生活中,留在了那简朴而单调的故事里。

虽然,时代的浪潮没有涌进贫困的乡村,但乡里面的人们却从未放弃与命运抗争,当然,人活着总要生活,而生活则总要有经济支撑,满姑就是这样的背景下开始了另外的一种生活。

乡村不比城市有着更多的发展机会,也没有过多的选择空间,在那样贫穷的乡村里,当时行着一种简单的小作坊加工的活计,不仅满姑在其中,母亲也在其中。那是为了生活,为了自己的后代能摆脱这种环境,所以不选,也不能选,就这样简单地,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机械的动作。或许,也只有通过加工活计,才能获得一丝生活苦涩的安慰!

记得有一次,满姑担着一箩筐的活计准备去“交差”的时候,在坑洼不平的马路上她偶然看见了在地里干活的我。她脸上干净的笑容顿时如一缕春风直袭我的心上,笑着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当然,作为八九岁的孩童,我自然想答应着她,可毕竟母亲一个人干活也很累,所以我只能悻悻地摇了摇头。满姑或许是懂的,她没有说什么担起箩筐慢慢消失在马路的尽头。

等再次见到满姑时,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看见我她远远地打着招呼。黄昏的光映着满姑的脸庞,如同上天给予她温暖的阳光,婆娑的树影也在夜风中摇摇晃晃,满姑走过来的路似乎突然变得平坦了许多。走近我的身旁时,满姑从兜里掏出来一包零食递在我的手上。我对零食自然是没有抵抗力的,而那包零食不是别的,只是一包鱼皮花生。是的,或许现在不值一提,但在那个年代却是我们孩提时难以得到的佳肴。现在想想,我总能想起那样的一个黄昏,我看着满姑,齿间的味道久久萦绕在心上。

再后来,爷爷奶奶走了之后,我发现满姑的笑容似乎少了很多,或许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这样的话,我想在满姑心里多少都会有一些遗憾,就如同当下的我们也在经历着满姑当年的事情一般。所以,我总想起那句话,不要让陪伴变成一种奢望,不要让遗憾去追忆过往。

现在的满姑已经是当外婆的年纪,偶然的几缕白发也在时刻提醒着她!

可是我总能想起满姑,想起她那温暖犹如春风般的笑容。兴许她在温暖着她的那一大家子人,兴许她在温暖着带着遗憾略显孤独的心,兴许她在温暖着周边的我们和她曾经最美好的故事……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编辑:朱阳夏    责编:陈泰湧    审核:冯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