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埃隆·馬斯克來說,今年並不是開局最好的一年。

這位全球首富在特斯拉、SpaceX 和X 都面臨着問題,從特斯拉的估值暴跌到的X廣告商流失。

以下是馬斯克一直在處理的一些燙手山芋:

特斯拉市值暴跌

在經歷了輝煌的 2023 年之後,由於投資者擔心全球電動汽車銷售放緩,特斯拉股價自年初以來已下跌近23%。

晨星股票策略師塞斯·戈德斯坦(Seth Goldstein)上個月表示:“我認爲市場正試圖對明年的增長率進行定價,並可能假設電動汽車銷量放緩將轉化爲特斯拉銷量放緩。由於特斯拉是一隻高增長股票,即使是小幅下調也會對其估值產生很大影響。”

特斯拉也將全球最大電動汽車製造商的桂冠讓給了比亞迪。儘管今年比亞迪的股價也下跌了約 12%。

據估算,特斯拉今年的股價下跌使其估值蒸發了約1880億美元。截至上週五收盤,該股略低於192美元,公司市值僅略高於6000億美元。

Roth MKM 分析師克雷格·歐文 (Craig Irwin) 認爲特斯拉估值過高,併爲其股票設定了85美元的目標價。

值得注意的是,該股與去年這個時候的水平相當。儘管特斯拉的股價較巔峯時期已縮水一半以上,但其股價在過去五年中仍上漲了近 900%。

然而,2024 年的慘敗讓特斯拉在七強科技公司這一飛速發展的大型科技股中的地位面臨風險。它現在的價值遠低於沃倫·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和製藥巨頭禮來公司,以及微軟、蘋果、英偉達、 Alphabet、亞馬遜和Meta

馬斯克自己的財富與他持有的特斯拉21%的股份密切相關,由於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的股市困境,他的個人財富今年減少了約210億美元。不過,在你開始爲馬斯克感到難過之前,他的身價仍然高達2080億美元。

股東們還不得不應對上個月的一篇報道,該報道稱,一些高管和董事會成員對馬斯克使用LSD、可卡因和氯胺酮等物質感到擔憂。他否認了這些說法。

550億美元薪酬方案被裁定無效

雪上加霜的是,特拉華州的一名法官上個月還裁定馬斯克不得支付特斯拉550億美元的薪酬。

馬斯克作爲特斯拉CEO的薪水爲零。相反,他的薪酬與公司的增長掛鉤。

特拉華州的裁決可能會威脅到他全球首富的頭銜,因爲馬斯克的大部分財富都與他在特斯拉的股權掛鉤。

自裁決以來,馬斯克猛烈抨擊特拉華州不適合企業經營,並承諾召開股東投票,將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的註冊地轉移到德克薩斯州。他的另一家公司SpaceX已申請將註冊地遷至德克薩斯州。

X平臺廣告商流失

馬斯克還必須應對自己在 X 製造的問題,這家前身爲推特的社交媒體公司自2022年10月被馬斯克收購以來似乎一直處於永無休止的危機狀態。

廣告商已開始退出該平臺,以回應馬斯克在去年11 月支持所謂的“反猶”言論,然後又直言不諱地告訴那些對他不滿的大牌贊助商滾蛋(甚至爆了粗口)。

數據顯示,2023 年廣告支出下降 54%,至 18.9 億美元,導致 X在超級碗期間難以銷售廣告位來宣傳熱門話題。據 BI 此前報道,X 上留下的廣告商有時是爲了人工智能“脫衣”應用程序和可疑的加密服務。

馬斯克本週向他的 1.73 億粉絲髮送了一條 X Ads 帖子,這似乎是爲了吸引廣告商的興趣。

據報道,自馬斯克接手 X 以來,資產管理公司富達 (Fidelity) 多次下調了其所持X股份的價值,目前認爲該公司的價值比他440億美元的收購價低了 71%。不過,富達上個月確實將 X 控股的估值提高了 11%。

Starlink的掙扎

最後,馬斯克的 SpaceX 因俄羅斯聲稱使用其星鏈衛星互聯網終端而陷入爭論。

烏克蘭一再聲稱俄羅斯軍隊在其領土上使用星鏈。馬斯克此前否認了這些指控,但基輔本週表示,正在與 SpaceX 合作,禁止俄羅斯進入。

SpaceX 也不得不推遲週二的發射,再次推遲其登月計劃。

上週四,總部位於休斯敦的直覺機器公司(Intuitive Machines)搶先一步,其無人駕駛的“奧德修斯”着陸器成功登陸月球表面,成爲第一個實現這一目標的私人航天公司。

責任編輯:於健 SF06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