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環球時報

成年後繼續“啃老”在美國文化中通常被視爲“恥辱”,如今卻越來越變得“尋常”。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日前的一份報告指出,約1/3的美國人成年後依舊和父母同住。該報告打破了“美國人成年便離家”的“經濟獨立”傳統印象,同時揭示了美國年輕人面臨的經濟困境和頗有些矛盾的生活方式。

客觀而言,美國年輕一代“戀巢”的重要原因在於就業收入與生活支出的嚴重失衡所帶來的經濟壓力。民調顯示,僅在過去兩年裏就有60%的“千禧一代”和“Z世代”搬回家中與父母同住,而其原因通常是財務上的困難。

一方面,相較於前幾代人而言,低迷的經濟大環境限制了美國年輕一代的就業和收入。2019年斯坦福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只有44%的“千禧一代”在30歲時的經濟表現優於父輩;而對於嬰兒潮一代,該數值高達70%。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和2020年開始的疫情重創美國經濟,恰巧在“千禧一代”和“Z世代”進入社會的重要時間節點上給他們以沉重打擊,衝擊其職業抱負,打亂其職業規劃。據統計,經濟衰退給美國年輕人帶來的影響遠高於其他年齡羣體。這些因素拉低了美國年輕人的職業起點,也對他們的事業發展與職業上升空間產生更加久遠的負面影響。

另一方面,即使在經濟復甦、就業情況得以改善之後,通貨膨脹高企帶來的生活成本提高、房價和房租飆漲以及高額的學生貸款,也成爲限制美國年輕一代“獨立成家”的重要障礙。爲刺激經濟,美國政府出臺大規模財政救濟、經濟復甦立法,推行寬鬆的貨幣政策,導致年通脹率在2021和2022年一度飆升至7%和6.5%,極大地拉高了日用品、燃油等生活必需品的價格。同時,房價在近10年內上漲了48.55%,飆升至歷史新高,房租也上漲了36%。

此外,美國不少年輕人還揹負着高額的學生貸款。截至2023年3月,美國學生貸款總額高達1.7萬億美元,僅次於房貸數額,其中“千禧一代”貸款份額佔43%,“Z世代”佔28%,是學生貸款的主力。在25—29歲的美國年輕人中,約有43%揹負着學生貸款,這一比例較1993年的28%有了大幅上升。這與美國教育市場化和私有化導致學費不斷攀升密不可分:過去20年,除去通脹因素的影響,美國私立大學的學費增加了40%,各州公立大學的學費增加了56%,迫使學生不得不通過貸款來獲得教育機會。

然而,不容忽視的還有美國年輕人矛盾的價值理念與生活方式所帶來的問題。美國年輕人的消費觀和生活理念與父輩不同。生長於經濟大衰退時期,“千禧一代”經歷過金融危機的痛苦,“Z世代”見證了父輩在金融危機中的掙扎,因此他們的消費理念偏實用主義,也相對節儉,追求經濟上的安全感和穩定性。他們有自己的財務目標,並願意通過務實的方式來實現,所以越來越多的美國年輕人並不認爲與父母同住是一種禁忌或“恥辱”,反而覺得這是一種理性選擇,甚至願意將這種狀態持續到自己財務獨立爲止。

但另一方面,“網絡土著”的身份特點和疫情帶來的痛苦記憶又令美年輕一代追求個人體驗,強調“今朝有酒今朝醉”和及時行樂的人生哲學,甚至願意花費大量金錢在奢侈品和價格高昂的精神享樂上。這在本質上是一種以“末日消費”的心態來逃避現實壓力的行爲。面臨着氣候變暖、國際局勢動盪、社會流動性下降、生活成本和學生貸款高漲等問題,美國年輕人壓力重重,認爲自己實現購買房產、生兒育女等的可能性極低,便將金錢花費在能夠給自己帶來即時滿足的事情上,享受一時的放鬆與快感。在這種矛盾的價值觀與生活方式引導下,美國年輕人難以積蓄財富,實現經濟獨立,開始心安理得地依賴父母給予的經濟支持。

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有限的就業前景和高昂的生活開銷形成的收支失衡限制了美國年輕人“獨立成家”的可能性,其實用主義與及時行樂的價值理念矛盾又決定了他們安然接受與父母同住的現狀。若這些情況未能有所改善,這一現象很可能將更加普遍。雖然成年子女與父母同住可以幫助其更好地進行財富積累,也有利於照顧年老父母、維繫家庭情感,但這也可能帶來更多的代際爭吵,造成私人空間的減少,加重父輩的經濟負擔等,從長遠看未必有利於美國年輕一代的獨立成長。(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學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