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时报

截至2月23日收盘,上海贵酒报收于13.63元/股,相较于2023年12月12日的收盘价,两个月时间跌去四成

标点财经研究员 吕贡

继信披违规被罚后,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贵酒,证券简称岩石股份,600696.SH)在经营、资金方面也受到监管部门关注。

近期,有媒体报道上海贵酒存在“将员工变成‘团购商’‘经销商’,通过员工扩大销售规模”“公司资金吃紧,大规模拖欠员工工资及供应商贷款”“公司部分业务裁员比例较高”等情况。这也引来上交所问询。对此,上海贵酒称,“公司存在暂时性资金压力,存在拖欠员工部分工资、供应商贷款及客户现金返利等情况。公司已经积极寻找对策以缓解资金压力对生产经营带来的不利影响。”

值得关注的是,在资金暂时吃紧情形下,上海贵酒并未停止对旗下子公司的担保行为。2024年2月23日,上海贵酒连发两则提供担保进展公告。一则为上海贵酒为子公司君道贵酿向中行普陀支行申请总额1000万元流动资金贷款提供担保,目前,君道贵酿已归还其中100万元,并与中行普陀支行重新签署900万元的借款合同,上海贵酒继续为该笔借款提供担保。另一则为上海贵酒为子公司光年酒业向邮储银行申请最高额为3000万元的银行授信提供担保。

截至上述公告披露日,上海贵酒及子公司对外担保余额为2.27亿元(含以上两次担保),占该公司2022年度经审计净资产比例为44.21%。

资金吃紧

据悉,君道贵酿和光年酒业两家子公司,均是上海贵酒近几年为布局白酒领域所成立的全资子公司。前者主营君道贵酿品牌系列产品销售,通过服务区域大商并与之形成稳定合作关系,同大商和合作伙伴一起搭建有效的消费场景,推动业务发展;后者主营十七光年品牌系列产品销售,聚焦低度酒电商及新零售发展,同时布局商超、便利店、餐饮线下销售网络。

除君道贵酿和光年酒业之外,上海贵酒还成立了包括上海高酱、星辉酒业、贵酒科技等多家主攻白酒领域的全资子公司,主营覆盖高酱品牌、军星和军辉品牌、贵酒匠品牌等系列产品销售。

得益于酒类销售业务增长,2023年全年,上海贵酒业绩预计将同比实现大增。经财务部门初步测算,该公司预计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9000万元至1.35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将增加5275.60万元至9775.60万元,同比增长141.65%至262.47%。同期,该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归母净利润预计将同比增长106.01%至238.45%,达7000万元至1.15亿元。

“喜报”发布后,上海贵酒在经营、业绩方面却引来争议。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该公司将员工变成‘团购商’‘经销商,要求员工‘带单入职’,并通过员工扩大销售规模”。对此,该公司日前回应称,“经公司自查,前述媒体报道情况不属实。公司按照劳动合同相关内容对员工定期考核并发放工资,不存在非法用工情形。公司现有规章制度也明确禁止公司员工成为公司的团购商、经销商。公司与团购商和经销商签署销售合同,严格按照合同约定执行相关销售政策,不存在除前述合同外的其他抽屉协议或阴阳合同。”

另一边,上海贵酒的资金状况同样备受市场关注。市场亦传出“公司及关联方海银控股均面临资金紧张问题”。

对此上海贵酒回应称,“2023年,公司累计向控股股东及其他借款人归还借款本金利息合计约3.74亿元。由此导致公司出现暂时流动性困难。”具体表现包括供应商贷款拖欠、员工部分工资存在延迟发放等情况。该公司进一步表示,“目前公司已在着力解决所面临的资金短缺问题,加快业务结构调整、积极洽谈行业大商、大型客户等业务伙伴、优化招商和销售政策,盘活存量资产等等。”通过这一系列举措,上海贵酒能否解决上述拖欠问题,尚待时间验证。

信披问题再引关注

除了资金状况,上海贵酒在经营规范化方面也有待提高。由于涉嫌信披违法违规事项,该公司于2022年7月被上海证监局立案调查。2023年9月,该公司收到上海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经查,上海贵酒2017年至2020年年度报告存在虚假记载,严重影响投资者知情权,违反了相关法规条例。彼时,该公司被处以200万元罚款,而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时任董事韩啸则被处以300万元罚款。随后,该公司对前述年份期间的会计差错进行更正,调整科目包括营业外收入、营业外支出或管理费用,不会对公司各年度当期损益产生影响。

进入2024年后,监管部门仍在跟进关注上海贵酒此次“年报存虚假记载”的信披违规事项。同年2月,上交所对上海贵酒及有关责任人予以公开谴责决定。上交所认为,“韩啸作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组织、参与实施上述违法行为;时任董事长、董事会秘书、董事张佟,以及时任财务总监孙瑶知悉该公司存在证券市场虚假陈述侵权民事赔偿诉讼,在签署确认公司相关年报中未忠实、勤勉履职。”

针对这一处分,张佟和孙瑶曾提出申辩理由称,“在实际控制人刻意向公司隐瞒违法行为情况下,其无法获知相关信息,不知情。并且经与公司相关人员了解,认为该事项对公司年报无实质性影响。”对于二人的异议,上交所均不予采纳。

此外,上交所再次提醒上海贵酒,“公司及董监高人员应举一反三,避免此类问题再次发生。董监高人员应当履行忠实、勤勉义务,促使公司规范运作,保证公司按规则披露所有重大信息。”

或受相关事项影响,2023年12月中旬以来,上海贵酒股价大幅走低,于2024年2月7日触及近三年来新低点9.87元/股。此后几个交易日,该公司股价开始回涨,且期间多次出现涨停。截至2月23日收盘,该公司报收于13.63元/股,相较于2023年12月12日22.53元/股收盘价,仍跌去近四成。

岩石股份近几个月来股价走势变化(按前复权计算)(元/股)

数据来源:Wind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