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中,既有風花雪月、兒女情長,也有大江東去、江山如畫。

你不知道的是,宋詞中也蘊含着人生真諦,隔着時光的洪流,給被塵世喧囂所困的我們人生指引。

 

人有悲歡離合

月有陰晴圓缺

 

《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

【宋代】蘇軾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風歸去,又恐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

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這世間的許多事常常是不遂人願的,我們花了太多的時間去抱怨、痛苦,不承想千年之前的蘇東坡早看開了,人生恰如天上的月亮,有陰晴圓缺,離別苦,相聚歡,苦難、成功……全都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環。

 

時光匆匆

好景不長在,貴在珍惜當下

 

《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

【宋代】晏殊

 

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

夕陽西下幾時回?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

小園香徑獨徘徊。

花的凋落,春的消逝,時光的流逝,都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規律,惋惜流連也無濟於事,我們能做的即是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鵲橋仙·纖雲弄巧》

【宋代】秦觀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戀愛中的情侶總恨不得時時刻刻在一起,卻忘了愛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它不應該成爲束縛彼此的繩索,不若放手讓對方去拼搏,待雙方都成長得更好時,便是金風玉露一相逢勝卻人間無數了。

 

能夠說出來的委屈

都算不得真正的委屈

 

《醜奴兒·書博山道中壁》

【宋代】辛棄疾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

愛上層樓。爲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

 

少年時代,涉世不深,受了一點委屈都要說上半天,當歷盡滄桑,受盡人間苦難,看透這人間種種利益傾軋,滿腹的愁苦倒什麼也說不出了:那麼多難處要先說哪一樁,更何況無人能解其中滋味。

 

行路難,不在水,不在山

只在人情反覆間

 

《鷓鴣天·送人》

【宋代】辛棄疾

 

唱徹《陽關》淚未乾,功名餘事且加餐。

浮天水送無窮樹,帶雨雲埋一半山。

今古恨,幾千般,只應離合是悲歡?

江頭未是風波惡,別有人間行路難!

 

存在於人們心中、存在於人事鬥爭上的無形的“風波”使人畏、使人恨,遠甚於一般的離別之恨和行旅之悲。

 

人間有味是清歡

 

《浣溪沙·細雨斜風作曉寒》

【宋代】蘇軾

 

細雨斜風作曉寒,淡煙疏柳媚晴灘。

入淮清洛漸漫漫。

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

人間有味是清歡。

 

中國古人講究中庸之道,過猶不及,的確,太濃烈的感情會透支生命的能量;太刻骨的愛恨傷人傷己,平平淡淡方能細水長流,於細微處覺生活之美妙。

 

故鄉是靈魂最深處的眷戀

 

《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

【宋代】柳永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

漸霜風悽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

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

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

 

走得再遠,也要回家,我們在那裏擁有過人生中最無憂無慮的童年時光,我們的父母家人永遠會在那裏爲我們點燃一盞回家的燈,走過千山萬水才發現故鄉的雲最美。

 

重要的不是看什麼樣的風景

而是和什麼人一起看風景

 

《雨霖鈴·寒蟬悽切》

【宋代】柳永

 

寒蟬悽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

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若所愛之人不在身邊,千般好的風景也不過是徒增遺憾罷了,好比中秋月圓,與人共賞是團圓,獨自賞月是心傷。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編輯:朱陽夏    責編:陳泰湧    審覈:馮飛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