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舌之勇】

馬斯克需要錢,也熱愛錢,並瘋狂掙錢。目前看來,他掙的錢是乾淨的,給董事會、給股東、給企業、給國家,甚至給全人類帶來了財富共贏效應。

孫勇

當地時間2024年1月30日,美國特拉華州衡平法院法官裁定,特斯拉CEO(首席執行官)馬斯克56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000億元)的薪酬方案無效,理由是特斯拉公司董事會未能證明“薪酬計劃是公平的”。

案情的起因是,2018年1月21日,特斯拉董事會召開特別會議,參加會議的六位董事批准了一項授予CEO馬斯克股權補償計劃的薪酬方案。根據該方案,如果特斯拉未來業績能達到特定的財務目標,馬斯克將有權分批解鎖期權獎勵。這筆期權獎勵涉資巨大,被稱爲“上市公司歷史上最大的薪酬計劃”。

然而,該薪酬方案公佈後不久,就被特斯拉公司的小股東理查德·託內塔提起派生訴訟(股東派生訴訟是指當公司的合法權益受到他人侵害時,符合法定條件的股東個人以公司的名義對侵害人提起訴訟,追究其法律責任的訴訟制度)。託內塔是美國費城一家樂隊的一名鼓手,持有特斯拉9股股票。他聲稱,在該項股權補償計劃的批准中,特斯拉公司的董事違反了誠信義務。託內塔持續多年的訴訟努力沒有白費,特拉華州衡平法院法官的判決讓他暫時成爲勝訴方。

馬斯克對這一判決結果極爲不滿。他不僅在旗下社交平臺X上呼籲“永遠不要在特拉華州註冊公司”,而且宣佈,特斯拉將舉行股東投票,將公司註冊地從特拉華州遷至特斯拉總部所在地德克薩斯州。鑑於此案的判決存在巨大爭議,且不排除馬斯克後續申訴的可能,判決結果能否最終落實,尚存在變數。

對於這起天價薪酬訴訟案,可以討論的話題很多。本文僅以它爲由頭,談談馬斯克的金錢觀。

在一次公開訪談中,馬斯克曾表達了自己對於金錢的看法。他說,“錢只是一種數據(信息),而人們往往會認爲金錢本身就有力量(權力),其實這是錯誤的,金錢本身並沒有力量。” 爲了論證自己的觀點,馬斯克舉了一個極端情況下的例子,“如果你是一個億萬富翁,卻被困在一個熱帶島嶼上,那麼你的錢實際上並沒有價值。因爲孤島上沒有資源分配,錢則是資源分配的數據庫。除了你自己,島上沒有任何資源可以分配,所以錢是無用的。”

馬斯克的以上觀點,帶有一定的世俗超越性。從哲學認知的角度看,這種金錢觀是成立的,也是很深刻的。在錢的問題上,馬斯克堪稱是一位透過現象看本質的思想家。

不過,馬斯克並非虛無的“金錢無用論”者。迴歸到世俗層面,作爲一個務實的企業家和理想遠大的探險家,他深知金錢的重要性:沒有錢,啥事都幹不成。在艱難創業的初始階段,資金鍊面臨斷裂的壓力曾讓他心急如焚;後來,他有錢了,在改善生活、給企業職工提升薪酬福利的同時,他不惜斥巨資研發新科技,實施太空探險與星際移民計劃。而星際移民計劃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燒錢的科技探索項目,即便馬斯克現在是世界首富,身家有2500多億美元,這錢也不夠他燒。爲了支撐自己的夢想或野心,馬斯克還得瘋狂地、源源不斷地賺更多的錢。

由此,也就不難理解,當特拉華州衡平法院法官裁定薪酬方案無效,馬斯克爲什麼會那樣憤怒。對於馬斯克而言,財路是不能斷的,因爲相對於他要實現的夢想而言,他是一個缺錢的人。

2018年初,特斯拉的市值約爲590億美元。當年,特斯拉董事會與CEO馬斯克簽訂激勵後者的薪酬方案,商定:如果特斯拉的市值升至6500億美元,馬斯克將獲得560億美元的期權獎勵。但若沒有達到目標,馬斯克就一分錢也拿不到。公開信息顯示,馬斯克自2019年以來沒有從特斯拉拿過現金工資。換言之,這一時期馬斯克在特斯拉的收入,主要依賴於公司股價上升和市值增長給他帶來的股權收益。從2018年到2023年這5年中,特斯拉的市值從590億美元暴增到1萬億美元以上,按照事先的方案約定,馬斯克拿到560億美元的期權獎勵,理所當然。但是,小股東的一紙訴狀,讓馬斯克的這筆約定好的收入有可能泡湯。

有網友在社交平臺上爲馬斯克鳴不平:“6年前向特斯拉投資10萬美元,今天將價值190萬美元。然而,這位CEO冒着所有風險拿到一堆股票,卻成了天理難容。”

馬斯克本人也表示,沒有哪個500強企業的CEO敢接受他的績效目標(在薪酬方案簽訂時)。的確,5年之內,讓公司的市值從一個本已不低的數字再增加10倍以上,環顧世界,有幾個企業掌舵者能夠做到?

馬斯克需要錢,也熱愛錢,並瘋狂掙錢。目前看來,他掙的錢是乾淨的,給董事會、給股東、給企業、給國家,甚至給全人類帶來了財富共贏效應。就這起天價薪酬訴訟案而言,我認爲馬斯克這一方更佔理。正所謂:“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馬斯克掙的這筆天價薪酬,算得上是“取之有道”,也符合契約精神。在這起案件中,爲賺錢而依法鬥爭的馬斯克是可愛的,理應得到尊重。

(作者系證券時報記者)

本報專欄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特此說明。

責任編輯:梁斌 SF055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