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舌之勇】

马斯克需要钱,也热爱钱,并疯狂挣钱。目前看来,他挣的钱是干净的,给董事会、给股东、给企业、给国家,甚至给全人类带来了财富共赢效应。

孙勇

当地时间2024年1月30日,美国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法官裁定,特斯拉CEO(首席执行官)马斯克5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00亿元)的薪酬方案无效,理由是特斯拉公司董事会未能证明“薪酬计划是公平的”。

案情的起因是,2018年1月21日,特斯拉董事会召开特别会议,参加会议的六位董事批准了一项授予CEO马斯克股权补偿计划的薪酬方案。根据该方案,如果特斯拉未来业绩能达到特定的财务目标,马斯克将有权分批解锁期权奖励。这笔期权奖励涉资巨大,被称为“上市公司历史上最大的薪酬计划”。

然而,该薪酬方案公布后不久,就被特斯拉公司的小股东理查德·托内塔提起派生诉讼(股东派生诉讼是指当公司的合法权益受到他人侵害时,符合法定条件的股东个人以公司的名义对侵害人提起诉讼,追究其法律责任的诉讼制度)。托内塔是美国费城一家乐队的一名鼓手,持有特斯拉9股股票。他声称,在该项股权补偿计划的批准中,特斯拉公司的董事违反了诚信义务。托内塔持续多年的诉讼努力没有白费,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法官的判决让他暂时成为胜诉方。

马斯克对这一判决结果极为不满。他不仅在旗下社交平台X上呼吁“永远不要在特拉华州注册公司”,而且宣布,特斯拉将举行股东投票,将公司注册地从特拉华州迁至特斯拉总部所在地德克萨斯州。鉴于此案的判决存在巨大争议,且不排除马斯克后续申诉的可能,判决结果能否最终落实,尚存在变数。

对于这起天价薪酬诉讼案,可以讨论的话题很多。本文仅以它为由头,谈谈马斯克的金钱观。

在一次公开访谈中,马斯克曾表达了自己对于金钱的看法。他说,“钱只是一种数据(信息),而人们往往会认为金钱本身就有力量(权力),其实这是错误的,金钱本身并没有力量。” 为了论证自己的观点,马斯克举了一个极端情况下的例子,“如果你是一个亿万富翁,却被困在一个热带岛屿上,那么你的钱实际上并没有价值。因为孤岛上没有资源分配,钱则是资源分配的数据库。除了你自己,岛上没有任何资源可以分配,所以钱是无用的。”

马斯克的以上观点,带有一定的世俗超越性。从哲学认知的角度看,这种金钱观是成立的,也是很深刻的。在钱的问题上,马斯克堪称是一位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思想家。

不过,马斯克并非虚无的“金钱无用论”者。回归到世俗层面,作为一个务实的企业家和理想远大的探险家,他深知金钱的重要性:没有钱,啥事都干不成。在艰难创业的初始阶段,资金链面临断裂的压力曾让他心急如焚;后来,他有钱了,在改善生活、给企业职工提升薪酬福利的同时,他不惜斥巨资研发新科技,实施太空探险与星际移民计划。而星际移民计划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烧钱的科技探索项目,即便马斯克现在是世界首富,身家有2500多亿美元,这钱也不够他烧。为了支撑自己的梦想或野心,马斯克还得疯狂地、源源不断地赚更多的钱。

由此,也就不难理解,当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法官裁定薪酬方案无效,马斯克为什么会那样愤怒。对于马斯克而言,财路是不能断的,因为相对于他要实现的梦想而言,他是一个缺钱的人。

2018年初,特斯拉的市值约为590亿美元。当年,特斯拉董事会与CEO马斯克签订激励后者的薪酬方案,商定:如果特斯拉的市值升至6500亿美元,马斯克将获得560亿美元的期权奖励。但若没有达到目标,马斯克就一分钱也拿不到。公开信息显示,马斯克自2019年以来没有从特斯拉拿过现金工资。换言之,这一时期马斯克在特斯拉的收入,主要依赖于公司股价上升和市值增长给他带来的股权收益。从2018年到2023年这5年中,特斯拉的市值从590亿美元暴增到1万亿美元以上,按照事先的方案约定,马斯克拿到560亿美元的期权奖励,理所当然。但是,小股东的一纸诉状,让马斯克的这笔约定好的收入有可能泡汤。

有网友在社交平台上为马斯克鸣不平:“6年前向特斯拉投资10万美元,今天将价值190万美元。然而,这位CEO冒着所有风险拿到一堆股票,却成了天理难容。”

马斯克本人也表示,没有哪个500强企业的CEO敢接受他的绩效目标(在薪酬方案签订时)。的确,5年之内,让公司的市值从一个本已不低的数字再增加10倍以上,环顾世界,有几个企业掌舵者能够做到?

马斯克需要钱,也热爱钱,并疯狂挣钱。目前看来,他挣的钱是干净的,给董事会、给股东、给企业、给国家,甚至给全人类带来了财富共赢效应。就这起天价薪酬诉讼案而言,我认为马斯克这一方更占理。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马斯克挣的这笔天价薪酬,算得上是“取之有道”,也符合契约精神。在这起案件中,为赚钱而依法斗争的马斯克是可爱的,理应得到尊重。

(作者系证券时报记者)

本报专栏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特此说明。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