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年春节档期,中国电影市场持续火爆,截止2月25日,春节档前四部影片票房合计突破100亿元,刷新了历史纪录,展现出了中国电影市场的巨大潜能和观众们的强大消费力。然而,这场盛宴却不是所有参与者都能享受的,哪怕曾经的百亿导演宁浩。他的最新力作《红毯先生》虽备受期待,但最终却因为各种原因在上映一周后不得不宣布择期再战。今晚,宁浩将做客《鲁豫有约一日行》,与鲁豫分享《红毯先生》的创作初衷、对当前电影市场竞争态势的理解,以及中途退出“春节档”背后的故事。



宁浩谈童年:了解世界后,开始尝试摆脱“太钢命运”

出生于1977年的宁浩,成长于太原浓厚的工业氛围中。在这座以钢铁为生命线的城市里,他的父母均是太原钢厂的职工,他童年的大部分时光几乎与巨大炼钢炉和高耸的烟囱为伴。尽管生活环境朴实无华,但宁浩的内心世界却因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文化而丰富多彩,电影和音乐成为了宁浩了解外部世界的重要窗口,谈及少年时代的宁浩为何不“子承父业”而是进军艺术行业,宁浩表示:“选择了一条与父辈截然不同的道路,是为了摆脱所谓的‘太钢命运’。”

1992年,15岁的宁浩考入山西省电影学校,成为“画海报”特招美术生。宁浩画的第一张也是唯一一张电影海报人物就是刘德华。这位不羁的艺术少年,自此开始转动命运的齿轮,也为以后的奇遇埋下伏笔。2002年,立志向导演进军的宁浩考入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图片摄影专业。在这里,宁浩不仅深入学习了影像艺术的理论和技巧,更重要的是,他开始形成自己独特的电影观念和风格。



宁浩的使命:从电影巨匠到新锐导演的摇篮

2006年,宁浩加入刘德华亚洲新星导计划,一“石”激起影坛千层浪。由刘德华所属公司投资出品的《疯狂的石头》采用复杂紧密的多线叙事模式,在仅有的350万的小成本下,它却奇迹般地创下了2350万的票房纪录,不仅成为了中国电影市场令人瞩目的现象级作品,也使宁浩一跃成为中国电影新锐导演的代表之一。2009年的《疯狂的赛车》作为续作,满足了观众对于“疯狂”系列的期待,并收获了1亿人民币的票房。《疯狂的赛车》的成功,也让宁浩成为继张艺谋、冯小刚和陈凯歌之后,内地第四位“亿元俱乐部”导演。

在取得一系列成就后,宁浩未曾停歇于个人荣耀的顶峰,反而转向了一条更为宏大的道路——培育电影行业的未来。宁浩深知在他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来自前辈和整个行业的支持与指导是多么宝贵。他开始致力于发掘和扶持新兴电影人才,为他们搭建一个能够自由展现创意和才华的平台。2016年,坏猴子影业推出「青年电影人未来计划」,签约了一批有创意、有态度和有个性的新人导演,据计算近十年坏猴子影业参与投资《绣春刀》、《刺杀小说家》、《我不是药神》、《奇迹·笨小孩》、《受益人》、《孤掷一注》等13部电影,共获得超过198亿票房。



《红毯先生》遭遇票房挑战,宁浩展现坦然态度

2006年的宁浩因加入刘德华亚洲新星导计划,电影生涯翻开了崭新一页。17年后的宁浩执导《红毯先生》并邀请刘德华担任主演,“向刘德华先生在17年前对自己提携之恩的感谢。”原计划2024年春节档上映,也被视为春节档期的重要竞争者的《红毯先生》在电影上映后,却遭遇了出乎意料的困境。上映的前七天里,票房收入仅为8000多万,除却市场口碑两极分化之外,排片量的严重挤压也是导致《红毯先生》票房低迷的重要原因。综合权衡下,《红毯先生》以及其它三部电影《我们一起摇太阳》、《黄貔:天降财神猫》、《八戒之天蓬下界》纷纷宣布暂退出春节档竞争择期再战。

对于《红毯先生》退出春节档,宁浩表现出了一种坦然的态度。他明白自己作为导演虽然拥有一定的发言权,但也强调了这种权利不应被滥用,“自己有发言权,但也别滥用发言权。”他坚信,专业的事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士去处理,从而确保每一步决策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在春节档这样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本身就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宁浩也对当前电影市场的“卷”文化表达了自己的不适应感,“市场越来越卷,不爱卷的人也开始被迫卷。”他认为,如果要与其他电影竞争票房,就需要获得更多观众的认同。这不仅是一场关于票房的竞赛,更是宁浩在“卷”与“不卷”的文化中探索自己道路的过程。

本期节目中,宁浩还与鲁豫分享了自己工作以外最爱做的事情,以及第一次遭受质疑的感受。更多精彩敬请期待今晚21:10东南卫视、21:20芒果TV、华为视频联合播出的《鲁豫有约一日行》,本周六22:45海峡卫视精彩继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