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将爷

今天太忙,趁着午休这点时间,来说几句董宇辉清空微博这事。


相信大家都看了相关剧情:反对热搜——怒删微博——再上热搜——宇辉尬了。

这事闹得动静很大,现在各种说法都有,有媒介将此事与今天上午东方甄选股价大跌超5%联系在一起,各种猜测董宇辉又和东方甄选有内部矛盾的消息,在满天飞。

最难测量的是人心。所以,我不想猜。

这里,只想说些我的观点:一个人格走向独立,既要退隐,又得反击。二者联动得生机,精神归处再起飞。

董宇辉现在就是这样。

清空微博,是董宇辉在思危、思退、思变,也是他为守护和捍卫自己人格尊严,做出的必要反击。

先说一下这次清空微博背后的两个隐性由头——一个是拒绝卖内衣的坚决行为,另一个是表达三年后罢播变种人生的意愿。

第一件事,是他在直播时拒绝网友讲内衣。当时,有网友让他讲购物车上的内衣内裤。

他很抗拒,几次拒绝,几近愤怒。

这样尴尬的场面,网上都有,我不重复叙事了。反正,忍着,解释着,反抗着……




文化就在生活细节中。董宇辉这么做,我是能理解的。

我在人格志视频号上也做过三场直播,上一场只是在说那本《巨流河》,三小时直播,偶尔只上架这一本书。

聊得夜深时,人还巨多,屋头的让我再上本其他书,我当即就吼她了。

我当然知道,只要我随便介绍一本,老铁肯定狂买。

但,俗利沾不得呀,一碰就有文化耻感。

在文明的框架下,在审美的驱动下,一个人格独立的人,肯定是不能媚俗媚众的,因为他过不了自己的心灵关隘。

董宇辉做到这境界,让他讲内衣,这种事,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这种文化通感,有些网友不能共情,是可以理解的。

毕竟,文化是一件关于审美品位和价值判断的事,如同社会分层,也是有差别的、

价值观决定生活选择,董宇辉必须这样做。否则,满屏卖内衣的切片,他会自觉丑陋。

当然,网友,甚至从资本方讲,也会认为董宇辉矫情了。

对他们来说,董宇辉的拒绝,也就是在反击。

在后一天的直播中,董宇辉针对此事上了热搜,就明确说:“天然就反感热搜,明天就去把微博注销。”

有诺必践,才是爷们。

对此,公司只能说是个人行为,尽管可能事关股价。

第二件事,就他在直播间与小伙伴商量,直播这活他们还要再干多久。

其他同伴说要长期做下去,或者至少干个十年八年。董宇辉立即说,不可能,那太长了。

然后,他接同伴的话说,可以再干三年,还说他前两年的合同作废,现在是新的三年合同期。

“唉,三年又三年,我什么时候才能解脱”,话里话外是很清楚的,他就是在说,等服完这三年役,履行完新合同,就想不干了,就可以解脱了,就要娶妻生子,周游世界了。


如果干的事不是志趣,给的钱再多,也都是熬命。

钱这玩艺,多少才是多?

董宇辉之前说,睡眠差,不喜欢直播卖货,热爱阅读和讲书。也都是在说,另立“与辉门户”的董宇辉,现在虽然是“流量小王子”,但仍在服苦役。

世上哪有什么真的打工皇帝,不过都是资本捆绑的螺丝钉。

董宇辉肯定算是大富大贵了,但本质身份,也还是打工人。

再换个说法,现在东方甄选看似被“与辉同行”打得满地找牙,但本质上还是真正赢家,因为这只是母公司和子公司的关系。

真正失败的,是跟着东方小孙混的那帮小伙,现在他们过得灰头土脸的。其实,跟人就跟有光的人,这才对。

“去董宇辉”不论是战略还是阴谋,本质都是一种文化选择,都是人格之战的必然结果。

董宇辉是有很多身份,比如某某公司的什么高级合伙人、法定代表人、文化助理、副总裁之等。

但,我反复说过了,对一个人格真正独立者来说,每一种身份都不是荣耀,反而是捆绑。

要真正走向独立人格的高处,就必须要摆脱这些捆绑。

微博是个呈现这些身份符号的所在,董宇辉清空微博,就是他走向更加独立的勇敢自主选择。

显然,董宇辉在思危、思退、思变。

我曾说过,有官方意趣和民间正义为董宇辉背书,小董塌房的概率要低很多。

但是,他又不是绝对安全的。在一个民粹泛粹的年代,没有谁是安全的。微博,就是牛鬼蛇神的集中营。

商界马云成为浮云,官场行甲无奈辞职,文坛莫言遭遇狂黑,这些人的身份重量,哪一也不比董宇辉差。但,哪个没招黑?

网友可以狂爱余华同时死仇莫言,而余华则是莫言最铁的粉丝和兄弟。这说明,在一个不讲真相逻辑只讲立场站队的年代,喜欢董宇辉和仇恨董宇辉的,很可能就是同一批人。

我说得更直白点,如果明天给董宇辉一个该死的诺奖,后天他一定也会被扔进阴沟里。

《道德经·第九章》中讲:“功遂身退,天之道也!”,以小董现在的身家实力,以小董的文化价值观,思退是必须的。

退是一种智慧,考验的是时机。如果不是合同,他甚至现在就可以退。

越王勾践和范蠡以及文仲的关系,就是很好的说明。天下既定,范蠡退隐,于是,越王是好王,范蠡也得江湖福报。

文仲不退,只有兔狗之命。


思退,那是因为危机将来,在前面是扛不过去的。正如《左传》里说:“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则无患。”

董宇辉必须思危。盛极而败,物极必反。

直播与读书的长期主义,显然在于后者。

我说得再俗点,如果我今天能实现内心足以支撑家庭和人格站起来的财务自由,面对眼前世界的草台班子,我不退的话,就是立于危墙之下。

思退和思危,并不代表消极。因为,由此思变,才是理性选择。

董宇辉必须思变了。

他确实是个天选打工人,是个财富与文化双收的天赐英雄。

但,也必须说,他真是有运气的。甚至 ,连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他都这样说:

“不能确定自己的影响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事实需要经过时间的检验,而自己无法做出回答,时间会告诉答案。”

不思变,他就得继续凝望人性的深渊,他这个屠龙少年会不会变成恶龙,有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所以,接下来,董宇辉的挣扎还会有很多。

这是一个人走向更高级的人格,必须经历的迷茫阶段。

春节时,我写过一篇爆款,叫《》。其实在说,董宇辉有很多身份,但本质还是一个内容传播者。文化传播者与文化缔造者都高贵 ,但在个体文化境界上,要成为“自己的王”,肯定不能止于传播。

这是文化人格者董宇辉必经的自我养成。

董宇辉的幸运,在于被外力吊诡地推上的直播平台的王位;董宇辉的不幸,是他注定要活着人格养成和权力世俗的夹缝中。

在民粹和资本的双重裹挟下,董宇辉肯定会不停地观照自己。

显然,他比更多人走在前列,在年富力强的时候,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使命。

要完成这样的使命,他必须做出反击——现在是民粹泛滥的微博声浪,未来是泥沙俱下的抖音直播,以及资本战略下的人格博弈。

清空微博,就是他的退隐与反击。他也只能在这样且战且退中,找到一个让自己人格真正站立的安全所在。

只有不倒下,只有成为自己的王,他才可以主动进攻,去开辟自己的文化疆土。


PS全文完共2589字。今天中午随笔,说些文化感慨,应是很多文化同类的人生通感。最是文人不自由,谁也逃不脱。感恩您的陪伴与支持。请大家下面二维码,加好友以保能及时找到我。

欢迎关注人格志视频号,以便不会错过直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