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華夏時報

在沉寂了一週之後,2月27日凌晨,比特幣價格又突發異動,強勢突破5.4萬美元,隨後更是一路飆升,在27日上午10時左右一度突破5.7萬美元,日內漲幅超10%,創下自2022年1月以來的新高。但截至發稿,比特幣最新價格已回調至55866.4美元,日內漲幅縮小至8.45%。

據Coinglass數據顯示,隨着比特幣價格突破57000美元,1小時內全網爆倉達到1.12億美元,其中,空單爆倉金額達8327.26萬美元,多單爆倉金額2849.94萬美元。過去24小時,有超8.8萬人被爆倉,爆倉總金額爲3.8億美元。

“今年又是‘減半年’,節後比特幣看漲行情,市場累計攢了不少空頭,”中國通信學會區塊鏈專委會委員、中關村區塊鏈產業聯盟政策組主席王娟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目前的上漲集中在BTC,並沒有帶動山寨幣和銘文等低門檻投資區間。比特幣市場的大幅上升,一方面是爆空頭,屬於市場的多空博弈;另一方面,由於比特幣資產的通道、交易等各種特殊性,目前的買入上漲包含大宗資本的避險情緒。

比特幣ETF成交量再創紀錄

在比特幣的帶動下,美股加密貨幣概念股也出現飆升。加密貨幣交易所Coinbase (COIN)和MicroStrategy (MSTR) 股價週一均上漲17%。大型比特幣礦商Marathon Digital(MARA)和Riot Platforms(RIOT)分別上漲22%和15%。

摩根大通分析師Nikolaos Panigirtzoglou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在1月份盤整之後,散戶對加密貨幣的興趣在2月份反彈,併成爲價格上漲的重要推動力。他指出了三個關鍵催化劑,有助於解釋新的散戶興趣:比特幣減半和以太坊的下一次技術升級以及現貨以太坊ETF的潛在批准。

監測數據顯示,截至週一美股收盤,除GBTC外的現貨比特幣ETF日成交量達24億美元,創歷史新高,約爲近期日均成交量的兩倍。 其中貝萊德IBIT的成交量達到13億美元,比此前的歷史高點高出約30%。

從比特幣現貨ETF通過以來,截至2月25日,11支ETF持有的比特幣數量從619491增長至732549 個,共累計增持113058個比特幣。比特幣ETF的總持倉數據爲73.2萬個比特幣,管理資金規模從285.9億美元到372.1億美元,累計增加86億美元。

對此,UWEB校長、香港區塊鏈協會榮譽主席於佳寧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比特幣現貨ETF的成功上市不僅爲機構投資者提供了進入數字資產市場的合規途徑,也爲廣大零售投資者帶來了便利,進一步擴大了比特幣的受衆基礎。這種資金流入的增加,無疑爲比特幣價格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

在於佳寧看來,比特幣價格上漲的背後離不開全球宏觀經濟因素。在全球經濟增長預期改善、投資者對風險資產的偏好增加的背景下,比特幣等數字資產因其獨特的價值存儲和潛在增值機會而受到青睞。此外,金融衍生品和槓桿交易的廣泛應用加劇了市場的波動性。在高槓杆的影響下,比特幣價格的小幅上漲可能迅速放大,觸發強制平倉,進而引發更大規模的價格波動。這種機制在短期內可能加速比特幣價格的上漲,但同時也增加了市場的不確定性和風險。

記者注意到,一則有關股神巴菲特投資加密貨幣的消息在“幣圈”被廣泛傳播,消息稱,“巴菲特通過Nubank這家數字銀行,間接投資了加密貨幣。”

記者通過調查瞭解到,Nubank是一家總部在巴西的數字銀行,傳言中的投資,早在2021年便已經完成,當時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對Nubank的母公司進行了5億美元的投資。Nubank在2022年推出了新產品Nucripto,用戶可以通過該產品購買、出售和交易包括比特幣和以太坊在內的十餘種加密貨幣。

儘管如此,目前並沒有巴菲特直接投資比特幣等加密貨幣的確切消息。巴菲特此前曾是比特幣的堅定反對者之一,2018年,他曾將比特幣比作“老鼠毒藥”,並表示加密貨幣最後的結果是會很糟的,因爲他們沒有產生任何跟這個資產相關的價值。

“將此作爲利好消息顯然是很牽強的,‘幣圈’總有自己的邏輯,爲了講故事而講故事的情況也比比皆是。”一位資深投資者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另一則消息也值得注意。2月26日,Microstrategy(微策略)創始人Michael Saylor公開表示,2月15日至2月25日,公司及其子公司以約1.554億美元現金購買了約3000個比特幣,每個比特幣價格約爲51813美元。

事實上,自2020年8月開始,MicroStrategy便開始了對比特幣的“囤貨”之路。截至目前,Microstrategy已經花費了約60.9億美元,購買了19.3萬枚比特幣,平均每枚比特幣的價格爲31544美元。

針對上市公司投資比特幣,中國信息協會常務理事、國研新經濟研究院創始院長朱克力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上市公司投資加密貨幣是一種高風險高回報的行爲,需要謹慎對待。一方面,加密貨幣市場波動巨大,價格暴漲暴跌,一旦投資失誤可能會給公司帶來巨大損失;另一方面,加密貨幣市場監管尚不完善,存在諸多法律風險。

“上市公司在投資加密貨幣前需要充分評估風險,制定詳細的投資策略和風險控制措施,並確保合規合法。同時,上市公司還需要加強信息披露,及時向投資者披露投資風險和投資情況。”朱克力說。

監管並不手軟

隨着比特幣價格的全面回升,全球的監管也緊隨其後。

朱克力認爲,加密貨幣的監管趨勢將越來越嚴格,隨着加密貨幣市場的不斷發展和壯大,各國政府對其監管也將越來越重視。未來加密貨幣市場可能會面臨更加嚴格的監管政策和法規,包括但不限於交易限制、資本管控、反洗錢等方面。因此,投資者需要密切關注監管政策的變化,及時調整自己的投資策略。

朱克力強調,加密貨幣市場波動巨大,價格暴漲暴跌,投資者需要承擔極高的風險。加密貨幣市場監管尚不完善,還存在技術風險、安全風險等方面的問題。因此,普通投資者在投資加密貨幣前需要充分了解市場情況,評估自己的風險承受能力,並制定詳細的投資策略和風險控制措施。在此過程中,投資者還需要保持冷靜頭腦,不被恐慌和貪婪所驅使。

2月7日,美國SEC投票通過了一項規則,要求具有重要流動性的市場參與者遵守聯邦證券法,並將加密貨幣納入其中。規則表示,如果某參與者在加密資產證券中的交易活動,包括所謂DeFi市場涉及的產品、結構和活動,符合最終規則中規定的“作爲常規業務的一部分”的定義,該參與者將被要求註冊爲交易商或政府證券交易商。

2月22日,歐盟選擇德國法蘭克福作爲其新的反洗錢管理局(AMLA)的所在地,該機構將直接監管加密貨幣行業。2023年4月,歐盟立法者投票批准了首個歐盟範圍內的加密貨幣法規MiCA。這一監管框架代表了在歐盟範圍內協調數字資產及其相關活動進行跨司法管轄區監管的首次嘗試。

2月12日,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FSC)表示,將吊銷不符合標準的加密貨幣交易所牌照並驅逐出韓國,任何尋求在韓國運營的海外交易所都將面臨嚴格的要求監管合規性。

天使投資人郭濤向《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加密貨幣的監管趨勢在全球範圍內呈現出不同的特點。一些國家已經開始或正在考慮實施更爲嚴格的監管措施,以防止洗錢、恐怖融資和其他非法活動。同時,監管機構也在關注加密貨幣對金融穩定的潛在影響。然而,也有一些國家採取了更爲開放的態度,甚至推出了自己的央行數字貨幣(CBDC)。

“未來,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的國際合作和協調,以確保加密貨幣市場的健康發展。”郭濤說。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