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核气,指因情志不遂、肝气瘀滞、痰气互结,停聚于咽所致,以咽中似有梅核阻塞、咯之不出、咽之不下、时发时止为主要表现的疾病。

古人讲“咽中如有炙脔”,临床以咽喉中有异常感觉,但不影响进食为特征。

《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第二十二》言:“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半夏厚朴汤主之。”自此以来,半夏厚朴汤成为了治疗该病的经典方剂。

今天分享这个案例就是一个典型的梅核气。患者W先生就诊时很明确的主诉就是咽喉异物感明显1个月。期间自己有在服用半夏厚朴汤,但是改善不明显。我详细询问了患者的其他六大健康标准相关症状,梳理如下:

主要症状:吞咽时有异物感,饭后出现胃胀气、打嗝、肠鸣音,有时会感觉胸闷,心跳快。

睡眠:半夜睡觉时容易醒,但是过一会还能睡着,睡眠质量很差。白天经常头晕,后头部胀,情绪易怒,心烦,容易受到惊吓。

寒热:平时怕冷怕风,活动后汗出多,夜间盗汗。

二便:小便淡黄,大便1天1-2次,时干时稀,大便黏,早泄,晨勃少,性冷淡。

我将患者的症状转换至中医大脑,开方7剂,大脑给出的方剂以疏肝解郁、除烦化痰消胀为主,以半夏厚朴汤为底,根据患者其他症状表现出的体质特点进行加减,做一个综合的体质改变。

前两诊的时候患者的咽喉异物感改善并不明显,反而是大便增多,不成形还很臭,偶尔还会有粘液随着一起排出。

这就是非常好的排病反应,咽部异物感为病之标,肝脾失调为发病之本,气滞痰凝咽喉为其病机关键。

所以在用药上,我们不但要注意上焦化痰,还要调和肝脾、温煦下焦,使上中下三焦通畅,痰气化开。

既然已经出现正向的排病反应,体质调整也需要时间,那么我们就效不更方,继续治疗。

第三、四诊之后,患者大便没有那么臭了,睡眠也得到的改善,半夜不会在醒了,可以一觉到天明了,胃胀打嗝的问题也消失了。

这是很好的变化,中焦气滞已经打开了,不会在淤积在体内了。

第五、六诊之后,他的异物感就开始在逐渐减轻了,每天都有明显改善的感觉,等到最后一次药吃完后,咽喉异物感也消失了。舌象跟最开始就诊时也有很明显的变化。

相关文章